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综述·分析

能源的饭碗必须端在自己手里 2021油气重大成果·勘探
南缘难,难于上青天;油气梦,奋进几代人。新疆油田以敢为人先的自我革新精神,推动认识创新、理论创新、技术创新,在准噶尔盆地南缘持续攻坚啃硬,呼探1井获得重大突破,揭开了天山北坡百亿立方米大气区的神秘面纱——

气龙昂首出南缘

  “这辈子,值了!”虽然时隔一年多,新疆石油人依然清晰记得呼探1井旁沸腾的呼喊声。2020年12月16日,呼探1井喜获高产工业油气流。那一天,油气奔涌,群情振奋。

  跨世纪的执着期待,数十载的艰辛探索,从几百米浅层到7000米超深层的自我革新,一代又一代石油人白了头也无悔的抉择……在时空穿梭中,准噶尔盆地南缘勘探的历史瞬间定格在呼探1井。

  2021年12月13日,新疆油田“准噶尔盆地南缘中段下组合风险探井呼探1井获重大突破”荣获中国石油2021年度油气重大发现成果特等奖。该井长期保持稳产、高产,300余天累计产气超1亿立方米,累计产油近1.6万立方米。更重要的是,呼探1井开启了南缘超深层天然气勘探的新纪元,促使准噶尔盆地“满盆油、半盆气”的格局初步形成。

  往深、再往深

  挺进地下7000米

  准噶尔盆地南缘是新疆油田最早关注的石油勘探领域之一,探采石油已有近百年历史,承载着几代石油人的期待,也见证了他们锲而不舍的探索。

  从20世纪50年代至21世纪初,新疆石油人怀着油气报国的信念,致力于准噶尔盆地南缘勘探,在“背斜控油”认识指导下开展地表地质调查及钻探。

  历经50多年探索,新疆石油人相继发现了独山子、齐古、玛河、呼图壁等“小而肥”的油气田,而这些发现均处于南缘中浅层。

  往深、再往深,新疆石油人并不满足于现状。他们的目光,凝视着南缘更深处。

  准噶尔盆地南缘下组合领域,是期望中的“深处”之一,也是目前国内少有的尚未大规模勘探的背斜型油气聚集群,成藏条件极佳,估算天然气资源量2.5万亿立方米,发育5套规模储层,是推动新疆油田天然气加快发展的最重要保障,也是新疆油田实现大油田向大油气田转变的关键所在。

  勘探前景巨大,困难和挑战同样巨大。

  准噶尔盆地是一个北浅南深的盆地,越往南走,烃源岩埋深越来越深,压力和温度也越来越高。南缘地区的主力油气藏大都埋藏在距地面6000~7000多米深的地层中,地表地下干扰因素多、地层结构复杂多变,即便使用最先进的物探技术,也很难准确刻画油藏的具体情况。

  而另一个难题是,南缘地区超深层高温高压,钻井技术面临诸多世界级难题,稍有不慎,井就很难打成。正是这两个原因,制约着南缘地区油气勘探进程,以致长期以来没有获得重大突破。

  但是这一次,新疆石油人准备好了,他们向世界级难题发起了进攻。

  探索、再探索

  没有一口探井是白打的

  2008年勘探研讨会上,南缘地区超深层勘探工作被正式纳入重点,全面展开。然而大油气田的发现,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只有思想大解放、科技大联合、认识大提升,才能寻求大发现。”新疆油田传递出的这一观念,激励着科技人员在南缘地区超深层勘探领域继续前行。

  如何在南缘下组合勘探这个“空白区”实现新突破,新疆油田首先将突破口放在了深化综合地质研究上。

  2011年8月,新疆油田组织首个“天山南北前陆盆地下组合油气富集规律与勘探前景”研讨会。会上,翟光明、邱中建两位院士,勘探与生产分公司和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等有关领导专家,充分肯定南缘下组合巨大勘探潜力,为之前设想给予科学评价。同时,也为勘探战略和研究方向提供重要思路:整体研究、整体准备、重点突破,加强构造落实,深化储层研究。

  新疆油田联合勘探开发研究院、东方物探、中油测井等优势科技力量,成立联合攻关团队,聚焦南缘下组合资源潜力、规模储层、重大目标优选等关键问题,优选独山子背斜、呼图壁背斜上钻风险探井独山1井、大丰1井。

  希望与失望交织而行。尽管两口井均钻遇厚砂体,见到油气显示,但独山1井受地震资料制约打在圈闭之外,大丰1井受钻井技术制约未实现地质目的,勘探人再次与重大油气发现擦肩而过。

  “没有一口探井是白打的”。他们从独山1井、大丰1井失利中总结经验:要想找到打开南缘大气区的钥匙,必须实现深层物探与工程技术的跨越式进步。

  突破、再突破

  规模勘探现曙光

  失利从来都阻挡不了勘探人前进的脚步。伴随地质理论创新与工程技术创新,南缘勘探再次展开。新疆油田联合各方力量,持续开展工程技术攻关。

  从“十三五”开始,新疆油田加大了南缘地区油气勘探开发力度,通过反复研究和部署,最终把南缘地区地下地质结构基本搞清,特别是通过22条格架线,把南缘地下地质结构看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楚。

  物探技术的攻关突破,在解决南缘的复杂构造问题上立下大功,对南缘深层做了全面“CT检查”。“这让我们看清了南缘地下结构,从而实现南缘超深层地震资料从无到有、从有到好、从好到准的飞跃。”新疆油田首席技术专家雷德文表示。

  在实现“看得准”的目标同时,新疆油田在南缘勘探攻关中形成了超深井安全钻井、钻井液、油气识别及试油配套技术,高温高压超深井实现了“打得快、试得好”。

  “正因为有了工程技术的进步,我们才有能力打这种七八千米深、高温达到150摄氏度、压力达到160兆帕的高温高压井。”新疆油田勘探事业部副经理徐新纽表示。历时10年探索攻关,初步形成了一整套钻试技术。

  随着物探技术和工程技术的跨越式发展,集团公司果断决策,针对4种不同构造类型部署上钻呼探1井、乐探1井等4口风险井。“每口井都是战略棋子,对带动南缘整体突破意义重大,特别是在寻找南缘天然气大场面方面非比寻常。”勘探与生产分公司副总经理何海清在风险井部署论证会上表示。

  2020年12月16日,凝聚着几代人期盼的南缘天然气大突破的呼探1井,在白垩系清水河组7367~7382米井段试油获高产工业油气流,日产天然气61万立方米,日产原油106.3立方米,准噶尔盆地南缘大气区呼之欲出。业内专家评价,盆地天然气规模勘探曙光已现。

  立足当下,面向未来,新疆油田继续寻求理论和技术创新,突出资源战略,加大天然气勘探力度,加快推进南缘中段资源探明和开发建产,力争再获新突破、大发现,推动准噶尔盆地天然气规模勘探早日迎接光辉的明天,早日建成天山北坡百亿立方米大气区。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