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党建·文化

面对辽河油藏类型多样、地质构造复杂等困难,辽河油田CCUS关键技术研究与试验青年突击队从零开始谋创新,破解了一个又一个难题,被称为——

捕碳驱油“飞虎队”

  白色的管线,一头连着罐车,一头连着井口。在压缩机驱动下,罐车中的二氧化碳被注入井底,驱动3000多米深处的原油采出……9月6日,辽河油田双229块CCUS先导试验项目正在进行。

  此时,十几公里外,辽河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内,辽河油田CCUS关键技术研究与试验青年突击队队长梁飞和队员们,持续关注着现场传来的生产数据。

  从2021年组队,到如今累计注入二氧化碳9.3万吨、增油3.6万吨,青年突击队的134名青年,用实干谱写了一曲“变碳为宝”的青春之歌,被油田誉为绿色转型攻坚战中的“飞虎队”。

  辽河油田CCUS业务起步较晚,对驱油机理认识不清,是青年突击队遇到的头号难题。为此,他们查阅了大量国内外文献,8次赴吉林油田等兄弟单位“取经”,基本摸清了驱油机理,并从全油田近千个开发单元里优中选优,最终确定在双229等8个区块开展第一批试验。

  筛选出目标区块后,制定高效开发方案是另一大难题。“每个区块都有其个性,没有现成经验可参照。”梁飞说。以双229块为例,它是一个埋深超3000米的特低渗油藏,采用多少米井距?注入多大压力?注入量多少合适?都是未知数,必须一点一点试。

  为了寻找最佳开发方案,他们开展数值模拟实验和室内物理模型实验。

  “光数字建模就调用了上万个数据,然后将不同注气量、注气速度、井网、压力等参数进行拟合,从几十种组合中找出最优解。”队员高丽说。那段时间,他们模拟测算做了上百次,有时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大半天,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

  数字建模结果出来后,还要通过物理模型实验来验证数据的可靠性。“一次实验就要一个月时间。”队员吕宏伟说。油藏组11名骨干队员轮流值班、24小时盯在实验设备旁。当时正值伏天,为保障实验环境与现场环境相近,屋内不开空调、不点蚊香。他们经常满头大汗,还得实时记录实验数据。队员们的腿和胳膊经常被蚊子叮得起了很多红包。

  就这样,他们编写的双229块碳驱油与埋存方案顺利通过股份公司审查,通过建立11注39采的注采井网,动用储量358万吨,较原方式提高采收率32.5%,可埋存二氧化碳236万吨。

  “我们团队有很多80后、90后,他们很少把奉献挂在嘴边,却都在默默付出。”梁飞清楚地记得,疫情暴发时,有的队员发着高烧还在坚持做汇报材料;有的为了做实验,记错了陪母亲看病的时间;有的为了及时出方案,相亲的时间一拖再拖……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大家的努力,辽河油田已形成潜山油藏、深层特低渗透油藏、中高渗油藏3种类型的CCUS多元开发模式,碳注入能力达10万吨/年,为打造区域储碳库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记者 罗前彬 通讯员 付钰)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170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