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行业新闻  >  国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指出,因新冠疫情叠加俄乌冲突引发能源供应危机,各国公共财政对化石燃料的财政支持达到新高度。通过设定能源价格上限、取消燃料消费税等措施,油气煤行业景气上行。

  与此同时,在油气等大宗商品价格激增的大环境下,受回报率和需求双双增长推动,上游勘探和开发投资出现反弹。业内认为,过去几年上游投资不足导致产能骤降,供给侧进一步吃紧,在可预见的未来,新一轮油气投资高峰再次降临。

  化石燃料补贴不降反增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统计数据,全球范围内,化石燃料补贴和农业补贴每年总计达到12万亿美元。

  IMF指出,去年全球化石燃料补贴飙升至创纪录的7万亿美元,相当于每分钟1300万美元流入化石燃料行业。按照地区划分,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占全球补贴总额近一半。按照行业划分,成品油补贴占去年补贴一半,煤炭占30%,天然气占20%。化石燃料补贴最大的几个经济体,煤炭补贴力度尤其大。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亚洲、欧洲和美国的化石燃料补贴总额,相当于全球GDP的7.1%,超过各国每年在教育方面的支出(约占全球GDP的4.3%),虽然低于各国每年在医疗保健方面支出(约占全球GDP的10.9%),但相当于医疗保健支出的2/3。

  国际能源署早在今年第一季度就明确表示,与2021年相比,去年全球天然气和电力消费补贴增加了一倍以上,石油补贴则增加了约85%,这些补贴主要集中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化石燃料出口国。

  无独有偶,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日前也作出了类似评估,去年二十国集团(G20)化石燃料行业公共资金总额达到1.4万亿美元,其中1万亿美元用于各种补贴,G20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总量80%。

  尽管各国一直承诺逐步取消补贴,以确保化石燃料价格反映其真实的环境成本,但迄今为止收效甚微。

  英国智库海外发展研究院补贴专家伊派克·根苏直言:“在气候变化危机日益恶化之际,各国仍在火上浇油,不断‘金援’化石燃料。如果要避免气候危机带来不可逆转的悲剧性后果,各国必须拿出最大诚意。”

  油气补贴改革棘手

  IMF首席环境财政政策专家伊恩·帕里表示,削减化石燃料补贴需要成为未来几年努力的核心。“理想情况下,可以通过碳定价来实现,而这部分收入应该用于补偿贫困和脆弱家庭。”

  然而,在经济复苏缓慢、高通胀率的情况下,对大多数国家而言,取消化石燃料补贴仍然有点棘手。《中国能源报》记者梳理发现,去年,圭亚那取消了柴油和汽油消费税;秘鲁将部分运输燃料纳入国家燃料价格稳定基金,以遏制其价格上涨;泰国设定了30泰铢/升(约合0.85美元/升)的柴油价格上限。

  在能源危机最为严重的欧洲地区,欧盟设定了天然气价格上限。值得关注的是,比利时还向难以支付天然气和电费的家庭发放了5700万欧元的补贴,德国则出台了一次性300欧元的能源税减免以及为期3个月的燃油税减免政策。

  亚洲地区,印度补贴情况值得探究。根据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数据,印度对煤炭、天然气和石油的补贴下降了74%,但从绝对值来看,财政资金仍然严重向化石燃料倾斜,补贴规模是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补贴总额的4倍多。

  英国《卫报》指出,停止化石燃料补贴是气候行动核心之一。

  IMF调查发现,全球170个经济体的化石燃料补贴主要分为显性和隐性,其中显性补贴在过去两年增长了两倍,从2020年的0.5万亿美元增至2022年的1.5万亿美元,而占补贴总额80%的隐性补贴才是支撑化石燃料行业发展的主要力量。预计未来一段时间,隐性补贴仍将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显著增长。

  IMF估计,取消化石燃料补贴每年将增加4.4万亿美元财政收入,一部分可以用于补偿因能源价格上涨而受到影响的弱势家庭,剩余部分可以用来削减工作和投资税收,并为教育、医疗和清洁能源等公共产品提供资金。

  伊恩·帕里强调,对各国而言,需要明确而谨慎地设计、沟通和实施补贴改革,并将此作为一揽子综合能源政策的关键组成部分。“虽然存在困难,但仍需要尽快推进,建议排放大国在碳定价或类似政策上进行协调和合作。”

  上游开发投资加速反弹

  体现化石燃料行业景气上行除了补贴机制,还有显著增长的投资规模。高盛指出,油气行业在经历了近10年投资不足之后正在迅速反弹,自2020年以来,大型油气项目数量增加了25%,目前全球有70个正在开发的大项目。

  投资下降导致未来能源资源可用量以及已开发的油气田寿命急剧下降,在新冠疫情和地缘冲突引发的能源价格激增和供应缺口扩大的背景下,能源供应安全岌岌可危。高盛预测,未来5年油气行业资本支出将平均每年增长约10%,这是一个相当健康的增长率,间接反映出较严重的能源供需失衡状态。

  “2014年以来,由于油气生产商在勘探方面的投资减少,能源资源可用量骤降近一半。勘探投资越少,锁定的未来供应就越少。”高盛中东和非洲自然资源研究主管米歇尔·德拉·维尼亚表示。

  据睿咨得能源咨询公司最新预测,今年油气勘探投资有望创2019年以来新高,达到500亿美元。不过,虽然投资出现反弹,但所发现的资源量却并不乐观。该公司调查发现,今年上半年,全球发现26亿桶石油当量的油气资源,比去年同期的45亿桶下降42%。

  “能源转型目标不足以阻止油气投资回升,除非明令禁止此类投资,否则油气行业会继续以高回报率和能源供应安全为导向,重攀高峰。”能源咨询公司Crystol Energy首席执行官卡罗尔·纳勒坦言。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170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