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综述·分析

  绿色是大自然的底色,更是美好生活的基础、人民群众的期盼。中国石油坚定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积极推进绿色低碳发展,提出“清洁替代、战略接替、绿色转型”三步走总体部署,为实现“双碳”目标贡献石油力量。百万石油人既是清洁能源的供应者,又是清洁美丽世界的建设者,在各自岗位矢志攻坚、发光发热,为建设美丽中国加“油”添彩。

  在头发丝1/600大的孔隙中找气

  从常规到非常规

  天然气具有清洁、低碳、高效等多方面综合优势。天然气的主要成分为甲烷,并含有少量的乙烷和丙烷,几乎不含硫、粉尘和其他有害物质。同样用于发电,1千瓦时需要的天然气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大约只有煤炭的一半,所产生的空气污染物只有煤炭的1/10。

张涛研究砂体展布图。 李娟 摄

  “今年年初以来,长庆采气二厂已在神木气田擒获3口无阻流量破百万立方米井,实现了储层钻遇率、有效储层钻遇率双提升。”6月6日,长庆采气二厂地质研究所副所长张涛向记者介绍,“这与地质团队全面跟踪水平井钻井进展密不可分,保证了第一时间分析调整、第一时间措施见效。”

  工作初期,张涛的研究对象为榆林气田,这里是储层发育稳定、厚度大、物性好的常规砂岩气藏,采收率可达70%以上,采用直井便可实现效益开发。2018年,张涛岗位调整,研究对象变成了神木气田和米脂气田的致密气藏。在这里,天然气存储在比磨刀石还要致密的岩石中,平均孔隙大小仅有头发丝粗细的1/600,发育不稳定、厚度薄、物性差等问题造成单井产量低,递减率大,采收率不到30%,开发难度成倍增长。

  尽管面对各种挫折与困难,但致密气开发等不得、慢不得。据统计,鄂尔多斯盆地致密气资源占天然气资源总量的80%以上,资源量大、分布广,是一种重要的非常规资源,也是长庆油田接替常规天然气资源、支撑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力量。

  为攻克致密气开发中的技术难题,张涛常年奔波在众多气井之间,陕北高原的天寒地冻、鄂尔多斯盆地的风沙热浪他早就习以为常。“搞致密气开发,必须扑下身子仔细分析每口井。只有功夫下到了,才能获得新认识。”张涛对记者说。提及采气二厂3000余口气井的任意一口,各项数据指标他都了然于胸。

  “从常规气藏转到致密气藏,最为关键的两把‘利刃’是一体化攻关、立体化开发。”张涛总结道。面对技术瓶颈,张涛团队用“庖丁解牛”的方式对砂体逐级描述,建立起储层分类评价标准,并开创性地将三维地震技术运用到随钻导向和压裂改造中。通过三维地震技术给地层做“CT”,透视天然气在地下的分布情况,模拟寻找天然气“甜点”。地质、地震、工艺一体化集成攻关,能让技术人员掌握天然气在地下的分布情况,找到相对优质的储层,储层预测符合率总体达90%以上,水平井气层钻遇率提高10%以上。

  “油气田上每一个技术难题,都蕴藏在地层深处,必须依靠技术从复杂的地质构造里破解。”张涛说。双42-48H3井是神木气田一口致密气水平井,在水平段钻至1112米时,录井岩屑显示由砂岩变为泥岩,钻速大幅下降,情况不容乐观。这时,张涛判定水平段已由砂体底部穿出,结合区域构造和沉积微相特征,随即下指令增斜向上钻进。不久后,钻井显示持续向好,水平段轨迹重回优质储层。

  以神木、米脂等致密气田为“试验田”,长庆油田已逐步探索形成了“储层描述、地质导向、钻井工程、试气改造”四大系列19项配套核心技术,使久攻不克的Ⅱ、Ⅲ类储层从无效变有效、低效变高效,加速推进致密气开发进程,实现规模开发。(记者 栗倩玮)

  为钻井输送绿色“血液”

  从追赶到领跑

  胺基钻井液是一种钻井用的绿色环保“血液”,能有效抑制活性泥页岩的水化膨胀与分散,提供良好的井壁稳定性,可重复利用,从处理剂源头上解决了钻井液污染难题,固液分离后可直接排放。

屈沅治做环保新材料润湿性测试。 耿莉 摄

  目前,工程技术研究院屈沅治带领团队研发的环保型胺基钻井液正在华北油田、冀东油田及乍得的作业区块共20余口井中应用。此前,环保型胺基钻井液已在国内外应用1300余口井,成为抑制泥页岩水化的主体技术,从处理剂源头上解决了钻井液环保难题。

  钻井液是钻井的“血液”,是复杂结构井能否“打得成、打得好、打得安全、打得环保”的关键技术。钻井过程中,水敏性泥页岩易水化膨胀,由此引起的井眼缩径、坍塌等井壁失稳问题一直是困扰钻井界的世界级难题。2007年,为有效解决水敏性泥页岩井壁失稳难题,攻克油基钻井液带来的环保问题与高成本,国际油服公司率先推出了高性能环保钻井液体系,但其核心产品价格居高不下。

  面对高性能环保钻井液在国内没有资料可参考的困境,屈沅治博士和同事一起,梳理钻井液国际前沿动态与最新成果,奋起直追,开启了环保钻井液的创新之路。为确定关键材料的合成工艺,屈沅治常常为优化反应物配比、催化剂种类及加量、反应路线等废寝忘食、通宵达旦。2010年,屈沅治带领团队经过一次次实验求证,一次次改进提升,终于实现关键材料自主可控,创新研制出具有端胺基结构的胺基抑制剂和钻具成膜的极压抗磨润滑剂等环保处理剂,核心产品实现从“0”到“1”的突破,关键技术实现了与国外“并肩跑”。

  此后,研发团队一直致力于解决深层超深层、页岩油气及环保等领域的钻井液技术难题,并将研究成果应用在集团公司油气勘探开发和提质增效主战场上。团队依托集团公司重点攻关课题,持续开展抗高温环保钻井液新材料研发,攻克了配套处理剂“环保不抗温、抗温不环保”的难题,实现处理剂绿色环保,无毒且生物易降解,创建的抗温200摄氏度环保型胺基钻井液新技术可稳定大段水敏性泥页岩井壁,平均井壁失稳复杂率降低90%以上。

  2022年3月,经两位院士牵头的专家组鉴定,抗温环保型胺基钻井液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标志着我国强抑制环保钻井液技术实现国际“领跑”。这项技术很好地满足了安全高效、绿色环保的钻井现场需求,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和环境保护作出重要贡献。(记者 耿莉 徐晓英 通讯员 张蝶)

  光伏赛道上的探路者

  从石油摇篮到探路新能源

  玉门油田200兆瓦光伏并网发电项目实行无人值守,预计全年可以节约标准煤约11万吨,减排二氧化硫约97吨、二氧化碳28万吨。该电站的并网发电,标志着中国石油对外供应清洁电力“零”的突破。

陈勇查看光伏项目。  朱俊霖 摄 

  “瞧!那就是玉门油田200兆瓦光伏并网发电项目,中国石油首个集中式光伏发电示范工程,也是甘肃省目前最大的单体光伏并网发电项目,实现了油田光伏发电从无到有的突破。”说话的人名叫陈勇,是玉门油田规划计划处计划统计科科长,也是此项目的参与者。

  截至6月3日,玉门油田2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自投运以来已发电1.36亿千瓦时,节约标煤4.2万吨,减排二氧化碳10.8万吨。

  作为“油二代”,陈勇经历了油田30多年发展的跌宕起伏。陈勇的父亲工作时就负责油田的节能节水和能源管理工作。在父亲的潜移默化下,陈勇对能源节约、能源替代很感兴趣,并在油田发展清洁能源的过程中成为一名探路者。

  2020年,玉门油田提出了“油气并举、多能驱动”的发展战略。在油田领导的带领下,陈勇开始争分夺秒为油田的新能源发展制定中长期规划以及具体项目方案。

  万事开头难。油田新能源业务规划之初,争取并网指标难度较大、项目建设资金缺口较大、关键技术掌握不充分、产业人才基础薄弱等诸多问题接踵而来。“我们要了解地方政府新能源政策。这需要我们与地方政府对接、沟通、交流,反映诉求,赢得地方政府的理解和支持。”陈勇说。

  为了保证油田新能源项目顺利推进,陈勇和同事们反复交流咨询、调查资源、研究条件、制定规划、论证技术、争取政策,紧密对接集团公司新能源发展整体战略布局,跟进上游新能源业务进展,先后编制出50余版次规划材料,提交3轮报告,进行5次经济测算。经过反复完善,2021年最终形成了《玉门油田清洁转型示范建设基地》规划,明确了基地建设将重点围绕电、氢两条产业链发展七大业务、打造“一地三中心”。

  在编制《玉门油田清洁转型示范建设基地》规划的同时,油田200兆瓦光伏并网发电项目同步开展。为补齐油田新能源技术不够成熟、人才和管理人员不足等短板,陈勇和同事们开始在风电头部企业、光伏发电领先企业间广泛取经,开展建设项目设计咨询交流。白天他们走访调研交流,晚上撰写规划方案。

  经过反复论证测算和预评审、评审、审批等多个环节,2021年12月27日,油田如期建成了200兆瓦光伏并网发电项目。如今,玉门油田已经驶向前景辽阔的“新能源”价值蓝海,陈勇和新能源项目部的同事们一刻也不敢松懈。面对即将要落地的几项工程,他们需要大量的前期沟通、资料论证、方案调整,为油田新能源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记者 周蕊 通讯员 贺捷)

  为油品升级“护航”

  既是绿色守护者又是创新推动者

  汽油质量升级是减少汽车尾气污染物排放的重要措施。从国Ⅲ到国Ⅵ,二氧化硫、碳氢化合物和氮氧化物排放显著降低,我国用十多年时间走完了西方国家二三十年的汽油质量升级之路。

鞠雅娜进行催化剂制备实验。 李荣观 摄

  石油化工研究院鞠雅娜作为催化汽油选择性加氢脱硫技术(PHG)原创团队中的一员,亲历了中国石油自主汽油质量升级技术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过程,也见证了中国石油油品质量标准从国Ⅲ到国Ⅵ升级的全过程。

  2007年,正值中国石油国Ⅳ标准汽油质量升级技术攻关关键时期,能否开发出中国石油首个催化汽油加氢脱硫技术成为悬在科研工作者头上的一把剑。鞠雅娜勇挑重担,成为催化剂研发负责人。万事开头难,面临建院之初人员缺乏、仪器设备短缺等种种困难,她没有气馁、没有抱怨,在租用的大学实验室内白手起家。

  如何在实现深度脱硫的同时减少辛烷值损失,成为技术开发的关键。为解决这一问题,她经常在实验室里通宵达旦地工作,在集团公司高级技术专家兰玲教授的指导下,终于破解了关键核心技术难题,开发了中国石油首个催化汽油加氢脱硫技术(PHG),实现该领域自主技术“零”的突破。

  2008年,催化汽油加氢脱硫技术(PHG)在玉门炼化总厂进行首次工业试验。原料复杂、装置老旧,还要面对降雨、暴风等恶劣天气,鞠雅娜和团队成员始终“钉”在现场,只为掌握第一手试验数据。她皮肤晒得黝黑,汗水浸透工装,却不叫苦喊累。经过50多天连续奋战,成功生产出国Ⅳ标准清洁汽油,翻开了中国石油汽油质量升级的新篇章。

  在油品标准持续升级过程中,面临更苛刻的脱硫、降烯烃保辛烷值的需要,鞠雅娜凭着创新不辍的劲头,对症下药,解决了脱硫过程中再生成硫醇硫比例高、重复脱硫及辛烷值损失大等一系列问题,实现自主技术不断进步,为中国石油炼化转型升级作出新贡献。鞠雅娜及其团队的科研成果在十余套汽油加氢装置上实现工业应用、年总处理量达870万吨,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先后4次入选中国石油十大科技进展。(记者 侯丹)

  将二氧化碳变废为宝

  既是驱油能手又是埋碳高手

  吉林油田已建成5个集团公司级二氧化碳驱油与埋存示范区,累计埋存二氧化碳225万吨,年产油能力为10万吨,年二氧化碳埋存能力为35万吨,年埋存能力相当于每年植树280万棵。

王少清研究黑79南区块开采现状。王珊珊 摄

  6月3日20时,吉林油田二氧化碳开发公司技术中心灯火通明,王少清对着地质图件眉头紧锁。“碳埋存量核算及监测方法研究”这个CCUS项目他已经攻关9个月。在这期间,王少清等人反复查看300余口井的测井曲线,完成了现场1800余口井次的产气量与二氧化碳含量测试。

  作为吉林油田二氧化碳开发公司技术中心副主任,王少清没有想到的是,过去10年间,他成了工作理念变化的代言人。

  2016年以前,王少清是吉林油田松原采气厂基层队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专门从事采油采气技术研究工作。他坦言,2011年以前,由于多种原因所限,天然气中伴随着的少量含碳气体经分离后只能直接排空。2012年以后,吉林油田大力开展三次采油技术研究。作为基层技术员的他非常受触动——脱碳技术可以将二氧化碳从天然气中分离出来,再注入地下驱油,简直一举两得。

  从那时起,王少清所在的采油队开始实施二氧化碳驱油技术。这项技术就是把二氧化碳注入油层中,在合适的压力、温度和原油组分条件下,二氧化碳与地层原油可以形成混相,超临界流体从原油中萃取出较重的碳氢化合物,并不断使驱替前缘的气体浓缩,从而将地层原油驱替到生产井。尤其对低渗、特低渗透油藏来说,能明显提高原油采收率。

  王少清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应用二氧化碳埋存驱油这项技术,不仅能满足油田开发需求,更能有效解决二氧化碳的封存问题,保护大气环境,抑制温室效应。

  吉林油田长岭气田天然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为21%,为吉林油田开展二氧化碳驱油技术带来了更多资源,也给环保带来了更大压力。2016年,王少清来到二氧化碳开发公司,专门从事CCUS技术研究,亲眼见证并亲身经历了二氧化碳变废为宝的过程。

  目前,吉林油田CCUS1.0版本已经形成。王少清带领他的团队,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关键技术攻关研究上,形成CCUS全流程技术系列,为建成吉林油田CCUS2.0版贡献力量。(记者 王珊珊 通讯员 安宁)

  为碳中和林添新绿

  既是采油人又是种树人

  目前,大庆油田马鞍山碳中和林已完成建设面积510亩,共栽植6个苗木品种、2.13万株,预计20年内可吸收7236吨二氧化碳,可有效提高森林生态系统整体固碳能力。

宋佳记录离心泵出口压力数据。 李婧宇摄

  一身“石油红”、短发、戴眼镜,说起话干脆利索,她就是大庆油田采油三厂第八作业区803注采班集输工宋佳,是90后、“油三代”。

  “6月5日环境日当天,我去了大庆油田碳中和林,看看我亲手植的树,给它们再培培土。”宋佳说起植树的事特别高兴。

  4月20日,大庆油田团委组织优秀团员青年代表参加2022年义务植树暨万亩碳中和林建设活动,宋佳是参与者之一。在植树现场,她和大家一起扶直幼苗、挥锹铲土、踩实新土、提水浇灌……“这里都是盐碱地,栽种的树苗都是油田繁育的,适应性强,成活率高。”宋佳把编码牌挂在了栽种的树上。

  “三分植、七分养。”宋佳从生态环境管护公司苗木公司经理佘洪军那里得知,碳中和林的后续养护投入还很大,修剪、中耕、除草、病虫害防治等需要花费很多精力。

  2020年11月,中国石油首个碳中和林——大庆油田马鞍山碳中和林在大庆油田落户,并取得了天津排放交易所《碳中和证明》。这为推动大庆油田绿色低碳发展、加强森林碳汇业务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大庆油田马鞍山过去是盐碱地,曾经一片荒凉。在大庆石油人的精心建设下,现在已成为环境优美、空气清新的旅游打卡地。“我亲身感受到了油田生态环境改善带来的幸福感,我要继续来这里建设碳中和林,为油田绿色低碳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宋佳告诉记者。

  4月,大庆油田万亩碳中和林建设全面启动,计划今年建成3000亩碳中和林。到2025年,大庆油田将建成中国石油首个“万亩碳中和生态园区”,为子孙后代留下天更蓝、水更清、地更绿的优美环境。(记者 张云普)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