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产业新闻  >  社会责任

  2月23日下午4时,塔里木油田油气运销事业部南疆利民油气储运中心工艺设备工程师张连忠,靠近三岔压气站1号压缩机,侧耳倾听机器运行的声音,直到确定剧烈的“哒哒”声一切如常,才放下心来。

  “我是玩设备的。”他这样自我介绍。

  张连忠“玩”的是冬季保供的核心设备——压缩机,其作用就是将天然气压缩后输送。南疆利民管网长达2950公里,沿线用户从主管网上取气量较大,如果仅靠管网流动输送,就会造成压力不足,影响管道下游供气。确保三岔压气站压缩机安全平稳运行,是喀什、和田等管段民生用气保供的重要一环。

  和压缩机打交道的人多,但像张连忠一样“玩”压缩机的人少。接触压缩机十几年,张连忠从最基本的维修到各类操作,从压缩机的结构到运行,都有不少心得。他能仅凭耳力,就在压缩机的运行声中捕捉到“空拍”,精准发现潜在隐患。

  “他有极强的责任心。每到天然气冬季保供的关键时期,他就一心扑在‘前线’。”南疆利民油气储运中心副经理李晓波称赞道。

  2020年冬天,在喀什压气站压缩机调试期间,压缩机因为振动大、多次报警而停机。张连忠在雪地里琢磨了4个小时,最终找出了联轴器不对中的问题。没过2天,又有一台压缩机的曲轴箱机油外溢,张连忠与同事从傍晚开始维修到天明,才排除了故障。

  “压缩机不是随便‘玩’的,涉及天然气保供的都是大事。”张连忠坚定地说。冬供期间,他每隔两三天就要跑一趟三岔压气站。

  2023年12月4日晚,张连忠例行确认压缩机运行参数。拿到报表,他一眼就察觉到了不对劲——2号压缩机1号缸排气温度比正常运行时高出9摄氏度。负责运维的员工说,这个数字并未超出规定阈值,仍在正常范围内。张连忠却认为:“偏偏是这个数值的升高,说明排气阀垫片出问题了。如果持续运行,断裂的排气阀垫片碎屑将进入缸内,可能造成‘拉缸’,情况严重将导致压缩机报废,影响下游供气。”

  当时正值冬季用气高峰期,三岔压气站日增压天然气达到500万立方米。想到下游管段民生用气,张连忠不敢冒任何风险。他不顾那些“可以继续观察”的声音,第一时间申请停机检查,在排气阀内部发现了一块出现裂痕的垫片,避免了一起设备事故。

  “这些年来,我一直跟着压缩机跑。”张连忠说。2014年,他加入南疆利民油气储运中心,负责和田输气站2台进口压缩机的安装。近10年来,他见证了压缩机从依赖进口到核心技术国产化的蝶变。

  在张连忠与同事们日复一日的坚守中,塔里木油田先后建成和田、喀什、三岔、泽普4座压气站,形成“四级五段”增压保供模式。今年年初以来,南疆利民管网日供气量屡次突破1000万立方米,最高日供气量再创历史新高,有力保障了下游民生用能需求。

  源源不断的天然气被输往壁挂炉和燃气灶,沿线百姓过上了现代化的新生活。新疆克州乌恰县黑孜苇乡康什维尔村的牧民依沙克·居马过去劈柴、运柴、生火的日子得到了改变,崭新的安居房通上了天然气。在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随着南疆天然气利民工程乌什支线投运,使用汽车拉运压缩天然气的历史彻底终结,加气站连上了天然气管道,因极端天气导致“断气”的情形不再重演。

  站在三岔压气站外的戈壁滩上,顺着红柳与骆驼刺之间的标志桩,张连忠从博孜-大北气田方向收回目光,向喀什眺望,他仿佛看到天然气正向着遥远的万家灯火奔涌而去。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170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