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行业新闻  >  国外

  在俄乌冲突爆发一年多后,欧洲能源危机似乎成为“过去式”。

  去年全球能源市场一度巨震,素有“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之称的荷兰TTF天然气期货价格更是一度飙升至345欧元/兆瓦时,屡次刷新历史纪录。

  而如今,TTF天然气期货价格已经遭遇“脚踝斩”,本月跌破了每兆瓦时30欧元,创下2021年6月以来最低。当地时间5月22日,TTF天然气价格进一步跌至29欧元/兆瓦时下方。

  在经历了一个温和的冬天后,欧洲地区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天然气库存。另一方面,在经济前景不确定和季节性低迷的情况下,天然气需求预计仍将保持疲软。亚洲对现货液化天然气需求不足,则是欧洲天然气价格走低的另一个因素。

  随着欧洲天然气价格遭遇“脚踝斩”,欧洲能源危机结束了吗?未来是否会有卷土重来的风险?

  欧洲天然气价格迎来“反转”

  在去年俄乌冲突升级后,外界一度担忧欧洲将迎来一个备受煎熬的冬天。但好消息是,尽管去年冬天欧洲天然气价格仍处在相对高位,但最终在天气等因素助力下逃过一劫。

  路孚特首席电力与碳分析师、牛津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秦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俄罗斯天然气出口大幅减少后,欧洲并没有陷入“冰封”状态,温和的天气、需求破坏、高价吸引了大量液化天然气供应,这些因素帮助欧洲度过了2022年艰难的冬天。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以高昂的能源账单为代价的,欧洲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能源危机。

  和去年天然气价格屡创新高相反,今年欧洲天然气价格“跌跌不休”。自3月底以来,TTF天然气价格已经连续六周出现了下跌,累计跌幅约30%。此情此景也和去年夏天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在俄罗斯大幅削减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后,去年TTF价格峰值曾高达逾340欧元/兆瓦时,是正常水平的10倍以上。

  金联创天然气分析师王亚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近期欧洲气价暴跌,主要受到需求疲软叠加供应强劲影响,储气库水平较历史同期偏高。从需求面看,2022-2023年冬季欧洲没有出现极端寒冷天气,而且进入4月,气温较过去30年同期偏高,抑制燃气供暖需求。另外,欧洲核能和太阳能发电量的增加也减少了发电用气需求。

  此外,从供应面看,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的管道气同比大幅减少,而液化天然气进口相对稳定。王亚飞分析称,供应虽然减少,但欧盟积极填满库存且要求消费较过去强制削减15%,储气库提早开启注气模式,到5月有部分国家储气库库存水平接近70%。供需面宽松,价格承压走跌。同时亚洲需求没有出现预期中的反弹,也对欧洲气价形成一定打压。

  短期内TTF或仍有下行空间

  尽管欧洲天然气价格遭遇“脚踝斩”,但这一轮跌势或仍未到头。

  在秦炎看来,近期欧洲天然气市场经历了从供应不足到供应充足的显著转变。取暖季已经过去,需求下降,欧洲天然气库存也比较满,短期内TTF价格可能还有下行空间。

  行业机构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GasInfrastructureEurope)数据显示,目前欧洲储气库的储量接近总库存的65%,比过去五年的平均水平高出了近五分之一。

  对此,秦炎提醒,9月份欧洲可能就有天然气库存填满的风险,今年夏天天然气价格可能需要进一步下跌才能防止供过于求。价格要跌到欧洲继续补库,需求回升,或者供给欧洲的液化天然气减少,TTF价格才会回升。

  与此类似的是,牛津能源研究所研究员JonathanStern也预计,今年8月左右欧洲天然气库存水平就可能接近90%,远远早于往年填充到这一水平的正常时间。只要天气、供应或亚洲需求没有异常情况发生,预计天然气价格会继续下跌,特别是在存储空间填满的情况下。

  此外,G7也在极力保障天然气供应,防止再度出现供应危机。5月20日,G7重新在会议公报中加入对天然气投资的支持,称这是为与俄罗斯能源脱钩而采取的“临时”措施。

  G7公报称:“我们强调增加液化天然气的提供可以起到重要作用,并承认对该行业的投资可以适当应对当前危机,解决由危机引发的潜在天然气市场短缺问题。在加速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的特殊情况下,作为一种临时应对措施,对天然气部门提供公共支持性投资是适当的。”

  今年欧洲还将继续贯彻“省字诀”。欧盟理事会同意将自愿减少15%的天然气需求目标延长1年至2024年3月底,帮助欧洲应对下一个冬天。减少天然气需求有助于欧洲填满库存、降低价格并确保更多的能源供应。欧盟能源专员KadriSimson强调:“鉴于不确定性笼罩着未来,我重申了警告,我们只是赢得了第一场战斗,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需要坚持到底。到2024年4月,省气计划可以为我们节省6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欧洲能源危机过去了吗?

  从种种迹象来看,欧洲能源危机最糟糕的时刻或已过去。

  王亚飞预计,今年冬天欧洲压力会减轻。假设今年冬天欧洲不会遭遇寒冬,供应将可以满足需求,欧洲不会遭遇太大能源压力,预计二季度天然气价格达到阶段低点,随后在三季度震荡上行,最后可能在四季度达到阶段高点。即使欧洲遭遇严寒天气,依靠库存和目前的供应水平,能源压力也会相比2022年减轻。

  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FatihBirol)表示:“欧洲能够改变其能源市场,将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份额减少到不足4%,而其经济仍然没有经历衰退、欧洲的排放量已经下降、天然气储量非常可观。”

  不过,比罗尔也警告称,欧洲能源市场今年仍有三个主要障碍需要克服: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仍存、美国债务违约风险、中国需求回暖。

  尽管欧洲能源危机已经大幅缓解,但断言彻底结束仍为时尚早。王亚飞对记者分析称,从天然气的供需水平来看,欧洲的能源危机减缓不少,但不能说完全过去。目前,俄罗斯管道气供应在欧洲供应结构中占到8%,液化天然气供应占到6%,共计约14%,欧洲想要完全摆脱俄罗斯能源依赖还有一定难度。

  从期货升水现象也能看出未来风险依然存在。秦炎表示,进入2023年冬天,天然气价格上涨的担忧仍然存在,如果欧洲遭遇寒冬,天然气库存可能会消耗殆尽。这一点从TTF价格曲线上就能看出,虽然近月期货目前在30欧元/兆瓦时附近,但冬季价格却在50欧元/兆瓦时左右。

  国际能源署在5月发布的天然气市场报告中表示,今年全球天然气的供需平衡仍“受到异常广泛的不确定因素影响”,包括天气、液化天然气的供应以及俄罗斯输往欧洲的管道天然气进一步减少的可能性。

  展望未来,秦炎告诉记者,欧洲冬季天然气风险仍然存在,主要由冬季天气和工业复苏的节奏决定。另外,持续的需求破坏对于欧洲顺利度过下一个冬天至关重要,亚洲需求也是一大不确定因素。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