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金融·资本

  一季度国际油价先稳后跌,布伦特均价76.07美元/桶,环比下跌6.56美元/桶。逐月看,1月,俄罗斯成品油禁运与限价措施落地带动油价走出低谷;土耳其地震等事件导致阶段性小规模断供与中国需求复苏叠加,推动2月油价继续回升;3月,欧美银行业流动性风险暴露使油价快速下挫。一季度,基本面与金融属性先后主导了油价变化。

  俄油禁运与限价措施落地

  油价从2022年12月谷底反弹

  俄乌冲突爆发后,G7与欧盟等西方组织对俄罗斯出台了一系列制裁措施,其中包括对俄罗斯石油制品出口的限制。G7与欧盟等西方组织要求成员国于2023年2月5日起不再购买俄罗斯通过海运出口的成品油等石油制品;并要求欧盟相关公司对于超过限价的、向其他国家出口俄罗斯石油制品的海运商船不再提供保险和再保险等服务;汽油、柴油、煤油等较高价值石油制品的最高限价定于100美元/桶,燃料油、石脑油等产品的最高限价定于45美元/桶。市场普遍认为,相比于2022年12月落地的对俄罗斯原油相关禁令,成品油禁运实际影响可能更大。

  市场认为,石油制品的出口不畅将最终转变为原油减量,在供应端产生了收缩预期,支持油价从2022年12月的筑底趋势中反转,并不断上升,创出88美元/桶的一季度高点。

  计划外断供短时频发

  支撑油价保持相对高位

  2023年2月6日,土耳其南部发生两次里氏7.8级大地震,土耳其南部、中部以及叙利亚北部、西部地区受到较大影响。其中,位于土耳其南部的杰伊汉港的出口设施受到影响,出口暂停。尽管土耳其不是重要产油国,但杰伊汉港是重要的石油出口港,港口有约20个原油储罐,总仓储能力约1700万桶。阿塞拜疆和伊拉克的原油分别通过BTC管道和“伊拉克—土耳其”管道连接到杰伊汉港后下海出口。1月,杰伊汉港的出口量超过100万桶/日(包括来自阿塞拜疆的原油62万桶/日和伊拉克原油43万桶/日)。

  地震后土耳其宣布,将快速恢复港口运行,但BTC管道等设施并未如期恢复运营。作为替代,阿塞拜疆只能通过改道黑海港口Supsa码头出口,但Supsa码头自2022年5月已经停止作业,且日装运能力只有14.5万桶,这意味着至少有40万桶/日的供应量面临阻碍。

  在相近时间段内,Equinor的Johan Sverdrup油田一期产能由于制冷系统技术故障,处于检修状态,约50万桶/日产能暂停。

  哈萨克斯坦最大油田Tengiz因计划外检修暂停运营,缩减产量20万桶/日。

  一时间,阿塞拜疆、挪威、哈萨克斯坦供应中断量合计约130万桶/日,俄罗斯将在3月起减产50万桶/日,市场供应紧缩预期高涨。叠加同期中国需求在疫情后快速恢复,油价在基本面预期的支撑下,继续保持相对高位,总体运行在80—85美元/桶之间。

  美联储快速加息隐患渐显

  银行业危机导致油价快速下挫

  为抑制通胀,美联储自2022年3月起启动加息,截至2023年3月累计加息475个基点,速度之快前所未有,这给银行带来很大经营风险。3月9日,新闻机构披露,美国硅谷银行抛售债券造成18亿美元亏损;3月10日硅谷银行破产,美国银行业危机暴露。硅谷银行是美国第16大银行,总资产约为2090亿美元,该银行的倒闭意味着很多银行在快速加息之下都面临着流动性风险。市场担忧西方经济体因危机导致需求快速缩减,以及美元在流动性紧缩下短期快速升值,继而出现了期货市场抛售情况,国际油价快速下挫至70美元/桶左右。

  从成因来看,期限错配和利率倒挂是导致危机的根本原因,具有系统性。一是期限错配。2020年美联储执行量化宽松政策,美元利率降至极低水平,许多银行将低息融到的存款配置到期限较长、利率较高的美债和抵押支持证券上。该做法在面临挤兑时,必须抛售相应长期资产才能获得流动性进行应对,为后期爆雷埋下了祸根。二是利率倒挂。美联储快速加息,美元利率形成大幅倒挂。近期融资利率远高于远期债券收益,银行所配置的远期债券形成大额浮亏。挤兑产生时,银行必须抛售长期债券,潜在浮亏转为大幅实亏,继而导致银行倒闭。硅谷银行所面临的期限错配和利率倒挂问题并非个例,据统计,有16家银行陷入类似困境。但在硅谷银行裁员的影响下,取款需求率先在硅谷银行集中兑现,银行危机从隐患转为现实。

  危机产生后,美联储迅速推出流动性工具,允许银行将长期债券抵押给美联储换取流动性,暂时斩断了金融危机向实体经济的传导路径,市场对西方需求萎缩的恐慌逐渐消散。同时由于危机根源的利率倒挂问题并未解决,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因此减缓甚至停止加息。应急流动性工具的推出也导致了美联储事实扩表,3月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环比增长2900亿美元,相当于2022年以来缩表5680亿美元的约50%,美元重归宽松的预期也逐渐增强。这一事件产生了先危后机的影响,油价也逐渐从谷底回升。(仇玄 中国石油规划总院)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