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其他

  谈经验

  “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我们看到了更多资源潜在的可能性。”

  “坚决贯彻‘能源的饭碗必须端在自己手里’,坚决贯彻‘加强能源产供储销体系建设’。”

  “聚焦主责主业,充分发挥专业化一体化优势。”

  大庆油田勘探事业部党总支书记白雪峰:2022年,大庆油田勘探系统干部员工大打油气勘探进攻仗,取得了丰硕成果:在松辽、四川、塔里木三大盆地喜获2项重要突破、4项重要发现、3项重要进展。这些成果的取得,得益于集团党组、大庆油田党委的坚强领导和科学决策,得益于大庆勘探人解放思想和创新实践。

  一是解放思想,创新认识,让大庆古龙与川渝流转区块遥相辉映、互学互鉴。页岩油快速推进、全面开花,展现良好的上产新态势,成为原油年3000万吨稳产的重要接替资源。二是转变观念,稳中求进,让松辽大地沉潜蓄势、厚积薄发。大庆油田原油增储潜力再现,常规油精细勘探成果喜人,松北致密油展现亿吨级勘探场面。三是积极探索,勇闯禁区,让新区新领域破茧成蝶、“新”欣向荣。我们坚信,只要不断超越认知的界限、深度的界限,古龙断陷超深层必将迎来更大发现。

  思想的大解放,带来了认识的不断提升、技术的不断进步。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我们看到了更多资源潜在的可能性。

  辽河油田开发事业部(开发部)经理、主任赵志彬:2022年,辽河油田战胜有水文记录以来最大洪水灾情,生产油气产量当量1000.18万吨,连续37年保持油气千万吨规模稳产。这得益于辽河油田在非常之时,下非常之功,用非常之举。

  一方面,辽河油田精准施策,科学高效组织抗洪复产上产,将损失降到最低。首先,密切关注气象动态,按照“坚持生产、监控生产、停工避险”三个层次决策生产时机,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关井。其次,并行发力,快速复工。坚持“涉水进场,带水复产”,常规、非常规措施并进,千方百计解决各类难题。再次,精准施策,夺油上产。认真总结3次历史复产规律,针对五大开发方式制定20项技术对策;第一时间开展劳动竞赛,及时弥补产量缺口,在短时间内日产油实现万吨的跨越,重回千万吨生产线。

  另一方面,辽河油田多措并举夯实稳产基本盘。通过统筹新井高效建产、老井持续稳产、长停井治理提产、稀油高凝油上产等举措,整体改善开发生产指标,新区产能同比提升16.5万吨,创近10年新高;油水井开井率同比分别提升2.2%、1.2%。同时,辽河油田打造产量增长极,外围上产发力提速,2022年累计部署油气井774口,日产油气当量由年初的102吨突破至近500吨。

  西南油气田生产运行处副处长刘巍:一方面,我们坚决贯彻“能源的饭碗必须端在自己手里”,不断提升增储上产能力。首先,积极寻找新发现、新突破。坚持资源为王理念,加大勘探力度,加快工作节奏,不断夯实上产资源基础;强化蓬莱气区集中勘探,加快陆相致密气勘探步伐,加大盆地二叠系勘探力度,抓好风险勘探和拓展勘探,有效落实资源规模。其次,保持上产稳产强劲势头。坚持精细开发理念,统筹好生产组织的各要素、各环节,确保完成天然气年产量;狠抓川中古隆起稳步上产、川南页岩气规模上产、致密气效益建产、老区气田上产稳产等工程。再次,全力破解增储上产技术瓶颈。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聚焦三大科技攻关任务,突破关键理论和技术瓶颈,为勘探开发提供强力支撑;大力开展基础地质研究,攻关优快钻完井技术、压裂改造技术。

  另一方面,我们坚决贯彻“加强能源产供储销体系建设”,不断提升能源供应能力。坚持一体统筹,突出高效衔接,切实抓好天然气产运储销全环节管控,确保产能充分发挥、市场平稳供应。一是提高天然气产供保障水平,持续做好产运储销地上链条分析,动态优化生产组织和管网运行,最大限度提高生产效率、降低供气波动;抓好钻机、土地等生产建设关键要素的统筹,确保各环节高效有序运行。二是推动重点地面设施建设,围绕重点上产区块和保供区域,持续开展管网适应性分析,确保产能充分发挥、输供稳定可靠。

  中油测井企管法规处副处长马潜为:我们聚焦主责主业,充分发挥专业化一体化优势,归核主营业务、集约区域资源、精益企业管理。

  在资源保障方面取得好成绩的背后,我们一是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充分发挥党组织“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领导作用。把党的领导贯穿生产经营全过程、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是确保改革创新始终沿着正确政治方向推进的根本遵循。二是统一干部员工思想,各级领导干部担当作为,全体员工苦干实干,公司上下形成风清气正、干事创业的浓厚氛围。三是加强生产组织运行,集中力量办大事。优化资源配置,强化生产组织管理,提高质量效率,是高质量服务油气增储上产、高效率保障钻探提速提质提效的重要途径。四是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结果导向。找准油气田难点和关键点,集聚各项资源靶向攻关、精准发力,是保障油气田勘探开发的现实需要。五是大力推广先进技术。坚持用先进技术为油气勘探开发全过程提供优质服务,完善服务链、开拓新领域,通过技术引领实现提速提效、创收创效,是提质增效价值创造的着力方向。六是持续深化改革创新。实施专业化、归核化改革,整合业务资源,强化共享共用,实现效益最大化、资源最大化,持续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推动公司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力。七是强化对外交流合作。深化开放合作,汇聚各方力量,构建“五湖四海、共商共建、合作共赢”的创新生态圈,是打造世界一流测井技术装备的必由之路。

  (张云普 陈阳 雷凤颖 付华一 彭刚 王晓菲 采访整理)

  谈未来

  “让每位员工都成为公司经营管理的主角。”

  “我们要坚定不移守正创新、精益求精,坚持科技自立自强,自主掌握核心关键技术。”

  “以党的二十大精神为引领,重点打好‘三大进攻仗’。”

  新疆油田开发处处长戴勇:2022年,新疆油田开发战线聚焦精准开发,打出定准油藏“片区长”、建设措施“项目池”等组合拳,抓实注水提质、稠油提效、采收率提高等系统工程,取得全年油气当量同比净增100万吨的成绩,创历史最高水平。

  2023年,我们将以精准开发为核心,围绕控制递减率和提高采收率,做好效益建产、长效稳产。一是积极推广阿米巴经营管理模式,健全“强矩阵”管理体系,推行老井效益配产,实施成本梯级配比,压实压紧产量、成本责任主体,精准实施提质升级,让每位员工都成为公司经营管理的主角。二是坚持建产必有效,增产必有效。推广“大平台、集团式、工厂化”“一全六化”建产模式,加大“米费制”、风险合作力度。三是突出固本强基利长远,继续抓好注水质量、油汽比“双提高”稳产基础性工程,争取含水上升率稳定在1.4%,稠油油汽比提高至0.11。四是扎实推进单井产量、油藏采收率“双提高”稳产战略性工程,争取单井日产油达到1.7吨。五是全力推进老油田“压舱石工程”、CCUS/CCS双千万吨工程落实落地,以严的标准、实的作风持续做好提质提效新升级的各项工作。

  华北油田勘探部经理史原鹏:历经40多年的勘探开发,华北油田规模储量接替越来越难。在重压之下,华北油田勘探系统知重负重、迎难而上,脚踏实地、创新担当,SEC储量替换率连续两年大于1。接下来,我们将以党的二十大精神为引领,围绕“加大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和增储上产力度”的重要要求,打好“三大进攻仗”。

  打好现实储量区集中勘探和成熟富油区精细勘探进攻仗。深化老区勘探是增加石油储量的重要途径。2023年,华北油田将加大保定清苑构造等区带部署倾斜力度,深入开展饶阳凹陷、二连阿南凹陷等富油区带整体再评价,实现油田周边效益储量快速增加。

  打好潜力区甩开勘探和战略远景区风险勘探进攻仗。新区勘探是油田发展的希望。我们将瞄准河套盆地兴隆—纳林湖构造带、冀中北部武清和南部凸起带、流转区雅民新区等区带,加强勘探技术攻关,实现新发现。同时,按照“近期突破、积极准备、深化研究”三个层次统筹布局,努力寻求战略突破。

  打好全方位矿权保护与扩增进攻仗。矿权是油田赖以生存的核心资产。我们将统筹矿权保护与扩增,加强技术创新,推进矿储联动,不断提高探转采增量。同时,加大矿权周边新区块搜索评价力度,主动参与有利矿权“招拍挂”,进一步夯实油田生存发展基础。

  吉林油田松原采气厂地质所所长张勇刚:松原采气厂开发管理长岭、德惠、伏龙泉、王府4个气田。2022年,我们全面提升能源供给保障能力,通过深挖老区潜力,长岭实现6亿立方米持续稳产;加快新区勘探开发一体化建设,德惠实现2亿立方米效益建产,天然气年产量增长率相对平稳,累计生产天然气7.8567亿立方米;双坨子储气库全面建成投产,为“气化吉林”、全面保供作出较大贡献。

  今后,我们要直面当前资源现状和开发形势,坚持“经营气藏”理念,“地质、工程、经营”一体化,“产量、效益”一起抓,深入开展剩余气研究,攻关低成本工艺技术,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优化新建产能,加大增储上产力度;深挖老区潜力,提高采收率,达到稳住基础产量的目的;夯实调峰保供能力,为端牢能源饭碗再立新功、再创佳绩。

  我们将在四个方面努力:一是深化气藏认识,系统开展油气田精细描述,分区块、分层系表征剩余油气分布,提升认识水平,切实保障基础产量稳定。二是评价剩余储量,依托关键井再认识,寻找效益建产“甜点”,重点突出长岭老区挖潜、德惠滚动外扩建产、中浅层新层系评价3个领域,落实产能部署。三是突破技术瓶颈,构建地层能量恢复、井筒综合治理、地面适应性调改等复合型增产措施技术体系,保证年均1亿立方米措施产量。四是双坨子储气库达容达产,加快落实扩边扩容工作,实现注采创收。

  川庆钻探钻采院科技研发中心主任李枝林:作为一线科技工作者,我认为我们要坚定不移守正创新、精益求精,坚持科技自立自强。只有自主掌握核心关键技术,才能支撑公司上产提效、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没有科技创新,就没有精细控压钻井技术、“三高”油气测试技术、旋转导向钻井系统等解决关键核心问题的技术与装备,就不能实现塔里木、四川盆地和阿姆河右岸等国内外深层超深层天然气,以及长宁—威远国家级示范区页岩气的效益开发和上产保供。因此,面对致密油气、深层页岩油气和超深层油气等“深地”能源的战略接替需求,我们必须拼抢研发速度,瞄准痛点、难点、卡点,开展传统钻探方式下的抗超高温高压井下工具、自动化智能化井控、新一代复杂预警和优快钻完井、新一代数字油藏和透明油藏等核心技术攻关研发,并整合国内各行业资源,系统性、一盘棋推进攻关;瞄准万米、两万米深地战略目标,组织全域力量开展基础性、颠覆性安全高效钻孔方式探索;统筹开展新能源技术研发,实现能源接替和绿色发展。

  只有科技创新工作者不懈努力、接续攻关,穷山距海、永不言弃,才能扭转世界油气技术发展长期由国外引领的局面。

  (宋鹏 刘志强 刘天一 王珊珊 贺地红 刘玲 采访整理)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