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党建·文化

  “穿越祁连,天高星暗淡,风烈行路难。红军战士钢铁铸,千难万险只等闲。冰峰雪岭任我走,枯枝落叶扎营盘……”这是父亲教我的西路军组歌。

  高台,是我的故乡,也是西路军西进接通远方的战场。

  父亲告诉我,在他10岁时,还在给地主家放羊。他第一次见到西路军的时候,他们并不是想象中的高大魁梧,而是个个骨瘦如柴、面黄肌瘦,身上的军装补丁摞补丁,肩膀上背着破旧的枪。他们对老百姓非常好,严守不扰民的纪律,不进民房。

  牺牲在高台的红五军是一支能征善战的英雄部队,前身是著名的宁都起义部队,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四次、第五次反“围剿”,屡立战功。高台血战,前仆后继,誓死拼搏,九天八夜的殊死战斗,弹尽援绝,2000余人壮烈牺牲,有许多烈士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军长董振堂42岁壮烈牺牲后,毛主席在追悼会上说:“董振堂是一个坚决革命的同志,我们的革命队伍就是需要这样的同志。”每次听父亲讲述,我都会被西路军顽强拼搏、无畏艰险的精神而深深地感动。

  父亲年迈时,常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要努力工作,不要辜负西路军在高台洒下的鲜血。

  后来,父亲来到玉门油田,参加了石油沟大会战,成为一名光荣的石油人。王进喜带领的贝乌5队“大战白杨河”的故事是每个玉门石油人耳熟能详的故事。我盼望长大,希望能像王进喜、像父亲一样投身石油事业。

  1990年,我如愿继承父业,怀揣满腔热血,踏上石油沟油田这片热土。看着一台台抽油机,我仿佛看到父亲在这里忙碌的身影。

  一年春节前夕,一场罕见的冰冻灾害袭击了石油沟,生产、生活用水全部中断,锅炉房用水告急。如果停炉,意味着整个石油沟储输系统瘫痪,后果不堪设想。我带领技术人员迅速制订注水井限水计划,在确保管网畅通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小损失,为管网解除冻堵争取宝贵时间。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寒冬里,我和同事们不分昼夜地进行油水井管线解冻,挖管沟、浇热水,一趟趟拉水应急……30多个日夜,我们一直坚守现场,困了裹着棉工服眯一会儿,饿了嚼口方便面,脸、耳朵被冻得通红,手都不听使唤了。即便这样,大家干活依旧争先恐后。

  如今,作为集团公司采油技能专家,我除了日常工作,还承担了油田实训基地培训师的职责。闲余时间,我也会给学员讲西路军的故事,唱西路军之歌,为他们鼓劲加油。

  “踏踏实实做事,明明白白做人”是我的座右铭。作为一名高台人、一名石油人,我将坚守信仰,走好脚下新时代的长征路。(刘春杰/口述 周蕊 徐炜/记录整理)

如今的高台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宁静又平和。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