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观点·评论

  2023年,欧盟可再生电力在总发电量中占比达到44%,其中风力发电量为475太瓦时,占比约18%,首次超过天然气发电量。受俄乌冲突影响,欧洲能源政策转型正驶入“快车道”,欧洲国家正基于能源供给安全和绿色低碳发展需求,从危机应对逐步向长期战略布局转变,并力求在能源政策上达成共识。

  欧洲能源政策开始从危机应对向长期战略布局转变

  俄乌冲突爆发后,给长期依赖俄罗斯油气的一些欧洲国家带来严重的能源危机,也使得欧洲各国的能源政策出现了调整和分化。在初期应对过程中,欧洲各国主要是希望避免对俄罗斯能源的过度依赖,因此加大了油气进口多元化力度,增加了油气存储设施的建设,延长了传统核电站的运营期限,重启了部分燃煤电厂的使用,以此弥补能源供给缺口。但实际的政策效果并不理想,尤其是随着俄乌冲突持续,欧洲国家跟随美国的步伐加大了对俄罗斯能源的制裁力度,导致欧洲的能源供给缺口进一步加大。

  在这一过程中,为了实现供需平衡,欧洲国家不得不增加从其他国家采购油气资源的数量。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到2022年底,美国已取代俄罗斯成为欧盟最大的原油供应国,欧盟还成为美国最主要的液化天然气出口目的地。由于欧洲从美国等地高价进口了大量液化天然气,导致2022年天然气支出成本增加到2020年的10倍、2021年的3倍。这个结果表明,欧洲国家在俄乌冲突初期采取的能源政策,不但没有实现能源自主的目的,而且增加了能源成本,并导致了欧洲各国生产和生活成本的急剧上涨,给这些欧洲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隐患。与此同时,欧盟在这些危机下出台的能源应对政策,对核电、煤电等原本受限的能源产业开了“绿灯”,也打乱了欧洲国家前期的能源低碳转型步伐。

  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以及全球气候问题的日益严峻,欧洲国家的能源政策开始从危机应对向长期战略布局转变。2023年,欧盟理事会批准,决定从2035年起禁售会导致碳排放的新的燃油轿车和小型客货车。根据这项法案,2030至2034年,欧盟国家的新乘用车和小型厢式货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分别比2021年减少55%和50%,到2035年降为零。同样在2023年,欧盟达成电力市场改革协议,希望通过使用长期合约、提高电力系统灵活性等措施,增加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在增强电力市场稳定性的同时降低能源成本。

  这些新的能源政策的出台,表明欧洲国家在追求短期能源供给安全的同时,开始布局长期能源绿色低碳发展。在可再生能源开发方面,欧洲国家近两年主要加大了对风电和光伏的投入。资料显示,风能和太阳能是欧盟可再生电力大幅增长的主要驱动力,2023年欧盟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量增长了90太瓦时,占总发电量比重约为27%,装机容量增加了73吉瓦。与此同时,传统化石能源的发电量则出现了明显下降。2023年,欧盟化石燃料发电量下跌19%,占欧盟总发电量不到三分之一。这说明,欧洲国家的能源政策从危机应对向长期发展蓝图构建的转变已经初步取得成效。当前,欧洲各国的能源政策更加注重长期发展的可持续性,既要避免形成新的能源依赖,又要发展符合自身资源特征的新能源体系。

  能源转型政策从出台到落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尽管欧洲国家对于能源转型达成高度共识,并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措施。例如,欧盟在全球率先建立和运行了碳交易市场,为“减碳”进行定价,并推动碳关税政策在2026年实施。但相关政策从出台到落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平衡欧盟内部各个国家的利益诉求,并且一些可再生能源的供给能力也很难在短期内取得突破性进展。

  在利益诉求方面,欧洲国家之间在能源政策的导向及具体规则方面就存在较多分歧,并很难进行调和。以欧盟整体电价为例,其市场价格一般由天然气价格决定。而俄乌冲突后的天然气价格波动就严重冲击了电力市场。尽管面对价格波动,各国均有改革电力市场的诉求,但法国、西班牙等国更偏向激进,希望天然气价格与电力价格脱钩,并鼓励与发电厂签订可再生能源长期固定价格合同。德国、丹麦、荷兰则趋于保守,要求延缓改革,只需进行局部调整。这几个国家认为,当前规则能够保证在较低电价的同时也能扩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规模。在可再生能源发展方面,欧洲的能源转型政策注重推进减排工作,但忽视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培育。尤其是美国出台《通胀削减法案》后,其中有3600多亿美元支出计划用于遏制气候变化和促进清洁能源发展,这对欧洲可再生能源产业产生了较大冲击。已经习惯于俄罗斯廉价天然气资源的欧洲国家,在淘汰煤电方面十分激进,对于核电也采取消极态度,使得其能源转型的路径选择相对狭窄。在欧洲传统能源供需失衡的现状下,其可再生能源产能又明显不足,且缺乏配套产业支撑,很难在短期内取得突破性成效。

  关注欧洲国家能源政策转型对我国的影响

  总体来看,欧洲国家的能源政策正处于深度转型的过程,其核心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进一步降低化石能源消费总量,并避免油气供应国的单一化;二是增加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占比,并推动欧洲内部的电力市场改革。这一转型过程,使得欧洲各国能源政策的关注重心从危机应对转向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欧盟委员会在《能源联盟国家报告2023》中指出,地缘政治冲突带来的能源危机的最坏影响可能已经过去,但是如何构建一个供给安全可靠、价格稳定且可负担的能源体系还需要欧盟成员国达成共识。

  欧洲能源政策的转型,也正在对我国的相关行业产生深远影响。首先,对我国传统油气行业而言,在勘探开发领域,必须坚持国内开发与海外并购并重,在加大国内勘探开发的同时要注意能源进口国家多元化,确保能源供给安全;其次,对我国新能源技术和装备行业而言,要避免欧洲国家采取更加激进的贸易保护措施,尤其是在硅晶圆、风机和叶片等领域,防止产业链脱钩带来的市场损失。(金镭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170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