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党建·文化

  编者按

  在荒无人烟的茫茫沙海,在山路崎岖的崇山峻岭,在空气稀薄的高原地区……都少不了石油人的身影。他们在这些地方扎根,面向萧瑟荒凉、背对城市喧嚣,奋勇扛起油气保供重任,为国家经济输送“血液”,为千家万户送去温暖。他们在艰苦环境中依旧保持乐观积极、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凝聚起强大的团队力量,作出无愧于“能源保供‘顶梁柱’”的石油贡献。

  《企业文化》版今日起将推出“探访挑战‘极限环境’的石油人”系列报道,聚焦在艰苦地区苦干实干的石油员工,报道他们勇挑保供重担的石油责任、追求极致的“石油技艺”、甘于奉献的石油担当,通过一个个鲜活故事,弘扬石油精神。本期聚焦大漠深处的钻井人,讲述他们如何诠释“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敬请关注。

  ●地理环境

  塔里木盆地面积56万平方千米,是我国陆上油气增储上产潜力最大的盆地之一。其中,33万平方千米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沙丘绵延,被称为“死亡之海”。它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中心,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

  ●气候条件

  春季风沙肆虐,酷暑时最高气温能达到67.2摄氏度,冬季寒冷,气温一般在零下30摄氏度左右,年平均降水不超过1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2500至3400毫米。

走近沙海钻井人——

龙头劲舞探地宫

  3月5日,塔里木盆地千里探区热潮奔涌,沙漠腹地95座高耸林立的钻机加快向地球深部挺进。从戈壁荒漠到南天山脚下,一口口井为塔里木油气上产增添活力。

  塔里木油田3300万吨油气当量“能源航母”镌刻着渤海钻探、川庆钻探、西部钻探等一支支钻井队伍的辉煌战绩。他们在飞滚的流沙上忠诚实践了“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这句豪迈誓言,谱写了一曲曲征战塔克拉玛干的英雄赞歌。

  “绣花功”磨出千吨高产井

  连绵起伏的沙丘上耸立着满探1井48米高的钻塔。

  钻台上,渤海钻探库尔勒分公司90021钻井队平台经理苏正涛和钻工们忙碌有序下钻。这支钻井队因塔里木超深井而诞生,建队两年来,以8000米钻井为标尺,打的井一口一个深度级,相当于一年攀登一次地下珠穆朗玛峰。

  满深8井是苏正涛打出的第一口“地下珠峰”,这段经历一直留在苏正涛的脑海里。

  满深8井远离市区300多公里,井深8820米。这里不但自然环境恶劣,而且地质构造异常复杂,是世界级勘探“禁区”。

苏正涛(右)与同事分析钻井岩屑。

  苏正涛却横下心来,带着队伍不但要打,还要打出成绩、打出气势,既要在塔里木打出速度,又不能负了“深井第一军”的威名。

  满深8井进入8000米有断层发育,存在恶性井漏风险。为了保证泥浆密度,苏正涛和他的井队在寒风刺骨的大漠,每天平均要加重泥浆药品200多吨,短短6天时间,浑身上下黑得就像从煤窑里出来一样,只能看见眼珠在转动。苏正涛的手套磨破了,手指磨出了血泡,虽然疼痛难耐,但只要一登上钻台,他什么苦都忘记了……

  始料未及的是,当钻至井深8100米时,突然出现了计划外的辉绿岩,扭矩异常波动,井下复杂程度明显增加,给卡层带来极大困难。

  钻入目的层后,苏正涛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哪怕10厘米都会造成井漏复杂难以控制,所以他必须在卡层时及时准确判断岩性。就这样,他硬是和大伙用“绣花功”一厘米一厘米钻进,一粒一粒地查岩屑。

  屋外的气温已经到了零下20摄氏度,苏正涛死守在岩屑口,每间隔1分钟,就用手指反复扒开结冰的岩屑,一粒一粒地查看,手指被冻到没有知觉。守了6个小时,当见到中完标志性岩屑的那一刻,他一下子欢呼起来,和钻工紧紧拥抱在一起,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苏正涛和他的井队最终以比计划提速20.7%的成绩拿下满深8井,创2022年中国石油水平井斜深、垂深、造斜点最深三项纪录,并试获千吨高产。

  搏击风沙黑发变黄发

  1992年7月,28岁的刘泽明怀着一腔热血,背着行囊,跟随塔里木“六上”的足迹,千里迢迢从四川来到令人畏惧的“死亡之海”。2016年,刘泽明被川庆钻探新疆分公司任命为90002钻井队平台经理。从此,他把为国“争气”的种子深深地埋在塔里木,以献身钻井事业为荣。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在塔里木沙漠地带钻井,天气酷似小孩的脸,说变就变,井场隔三岔五刮起漫天沙,让整个井场飞沙走石遮天蔽日,使人呼吸困难,眼睛也睁不开。

  他们承钻的轮南油田的一口井位于沙漠地带,恰逢四月的风沙期,风沙三天两头光顾,刘泽明和工人只好跟风沙抢进度。

  井位搬迁,刘泽明乘坐物资车刚刚从支撑点出发,忽听司机说道:“沙尘暴又来了!”听到这话,刘泽明的心不禁一沉。在塔克拉玛干,沙尘暴一来,道路就会被掩盖,车辆难以行进,石油工人的给养无法保证准时送达。司机加大油门,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赶。

新井开钻前,刘泽明(中)带领员工宣誓。

  终于,离井场只有500米了。车子翻越一座坡度足有40多度的沙丘时,汽车后轮陷进沙子中,无论司机怎样加油,车轮只在虚沙中打转,车子寸步难行。

  所幸距离井场不远,刘泽明下车,迎着猛烈的沙尘往井场奔去。他艰难地向前挪动着,走了足有半小时才钻进房间。看着刘泽明被大风吹得蓬头垢面,工人们不禁笑起来。原来他的身上沾满了沙子,黑头发变成了黄头发,就像抹了重重的油彩。

  刘泽明掏着耳朵、嘴巴、鼻子里的沙子,生气地说:“笑什么笑?”他低头一看,脚下的黑靴子也已被沙子灌满了。

  这样的风沙,刘泽明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但立志献身塔里木钻井的他带领队伍打出60余口井,完成塔里木油田第一口全总包井轮南33-H3井,吉南5井获重大发现奖,博孜103井创平均机械钻速最快等三项区块纪录。31年来,没有打报废过一米进尺,没有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刘泽明用匠心铸就他非凡的钻井人生。

  后背晒出朵朵“盐碱花”

  塔里木库车山前大北9-H2井场,钻机轰鸣,钻头随着转盘的驱动不断向地底延伸,转盘的转动声、钢铁的撞击声合奏成一曲增储上产的春季协奏曲。

  负责这口井施工的西部钻探巴州分公司90001钻井队党支部书记葛佳带领工程师测量入井的套管尺寸。虽然天气还有点凉,但葛佳的鬓角已是汗珠滚滚。

  葛佳与钻井结缘14年,从青涩到成熟,从迷茫到坚定,把忠诚与担当镌刻在大北302井、克深35井等一口口库车山前的超深井上。

  2010年,葛佳所在的90001钻井队从北疆转战南疆塔里木,承钻了大北302井。“以前没有类似经验,怎样打好这口井?”“怕啥?铁人打井的时候有啥?干!”

葛佳(左)和技术人员对周边邻井进行分析。

  说一声“干”,葛佳就和井队技术人员忙活起来。他们一遍遍翻书查阅相关资料,又把详细的钻井参数记录在笔记本上,方便随时翻找查阅。没几年,他光本子就用去好几个,垒起来的厚度超过从地面到他的膝盖的高度。

  2019年3月,90001钻井队又接到中油技服公司“630科技示范井”之一的克深35井的钻探任务。面对新任务、新挑战,葛佳干脆把“床”搬到了钻台上,利用自己责任工程师出身的优势,与技术人员一同应对钻井出现的复杂情况。

  6月的库车山前大北区块进入典型的高温期。白天,葛佳身上的工服湿了干,干了又湿,后背被太阳晒出朵朵“盐碱花”,隔几天就开始脱一层皮。可到了深夜,他又裹着棉衣在钻台上盯守,盯着司钻操作。累了,他就在钻台偏房小憩一会儿。有一次深夜两点,钻工遇到小问题,不忍心叫醒他,可当钻工刚转身要走,他就起来了,睡眼惺忪脸拉得老长,狠狠地批评道:“工作嘛,为啥不叫醒我?快说,有啥问题?”

  最终,克深35井较设计周期提前80天完钻,创塔里木油田山前区块完钻最快纪录,以200天完井周期领跑塔里木油田山前探井完井最快纪录。并且仅用1.5个小时就完成水基泥浆转换油基泥浆,为泥浆转换实现“零衔接”提供了模板。这一做法的成功实践,使油基泥浆转换时间节约了20多个小时,得到了油田专家的一致好评。

  船之力在于帆,人之力在于心。正因为有了葛佳和全员的认真负责,90001钻井队不断擦亮钻井队品牌,大胆试验新技术、新方法,在摸索中不断进步,逐渐形成了山前超深钻井成熟的经验和做法,山前钻完井周期从544天大幅缩短至200天以内,多次打破区块纪录,指标不断被刷新。

塔里木油田位于库车山前的超深层重点攻关区域。

  员工心声

  这里冬天最冷的时候零下30多摄氏度,夏天最热的时候接近70摄氏度。铁皮晒在那儿,打个鸡蛋在上面都能熟。

  ——渤海钻探库尔勒分公司90021钻井队工程师白荣生

  初来乍到,被安排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工作,看到的井场宛如一艘破浪前行的航船,四周是广袤的沙海,空气炎热而干燥。只有爬尽无尽的沙丘,才能给后人留下满园春色。

  ——西部钻探巴州分公司90001钻井队工程师蒋爱文

  这里到处是跌宕起伏的山岭重丘,犹如一座魔鬼的城堡。在这片满目苍凉之下蕴藏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一代又一代石油人苦战沙海,打开“地宫”之门,点亮万盏灯火。

  ——川庆钻探新疆分公司勘探项目部经理孙本法

  在塔里木,砂岩山地铲不动炸不烂,寸草不生;盐碱戈壁白茫茫如积雪,飞鸟难落。但我们走的就是别人没有走过的路,闯的就是别人没有闯过的禁区!

  ——渤海钻探库尔勒分公司90021钻井队司钻钟滔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