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走进一线

  很多人不知道,塔里木油田阿克莫木气田巡井的路有多难走。

  阿克莫木气田所在的帕米尔高原海拔在2200米至2300米之间。一座座赭红色的山体像神秘的古堡,丹霞地貌如同玫瑰花般交错割裂,像电影《冰山上的来客》里唱的:“翻过千层岭哎,爬过万道坡;谁见过水晶般的冰山,野马似的雪水河……”“亚洲屋脊”的样貌从地理课本中走到了眼前。

  2023年3月9日,高原的冬天已是强弩之末。在“远看成岭近成峰,黄沙尘与车轮同”的山路上行驶,坐在越野车里像坐在拖拉机上一样颠簸。初到阿克莫木气田时,多数人会头脑发晕,精神萎靡。有人说这是高原反应。在这个采气作业区,高原反应只是他们要吃的许多苦之一。

  自阿克1井发现至今,采气作业区目前有11口生产井、4口长关井。这11口生产井,他们每天上午和下午各巡井一次,4口长关井则固定在每周一巡井。11口井,多在山区,巡井的路异常艰难。

  帕米尔高原上,只要有风吹草动就会降温,更别提雨雪、沙暴天气了。而当春天的雪融性洪水和夏季凶猛的山洪暴发时,危险系数更要升级。这里每年10月就开始下雪,雪后的路上结了冰,原本就险峻的山路更让人望而生畏。在这里,巡井工们像时钟的指针一样,每天准时地走在雪野上。而吴远疆就是其中的一员,在这条巡井路上,他一走就走了18年。

  吴远疆起先是乌恰末站的一名输气工,后来随着阿克4井投产,又成为阿克莫木气田单井上的采气工。阿克4井正好在风口上,常年风沙不断。吴远疆经常独自一人守护着一口单井,一干就是一整天。高原的风很硬,吴远疆脱下棉衣的时间比冬至的白天还要短。每天脸冻得生疼,紫外线看不见的手悄悄在他脸上抹了两坨高原红。

  高原的冬天像冬至的夜一样长,是极考验人忍耐力和承受力的季节。朝阳和晚霞早晚做伴,芨芨草和骆驼刺春荣秋枯,在这一段走了十几年的山路上,吴远疆看到过黄羊,也看到过树上的鸟,那些磨破的工鞋记录着他艰难的步履。在祖国最西端的气田,他趴在管道上听气流流动的声音,在工作记录本上记下:“气井安全生产,天然气平稳外输。”

  2020年1月18日,吴远疆为阿克1-3井管线搭头忙碌了一天。气井安全顺利生产后,回到营地还没来得及休息,晚上9时多,阿克莫木气田又意外停电了。吴远疆背起背包夺门而出,和同事向气井赶去。

  当采气工以来,吴远疆每次巡井都习惯背着一个双肩背包。在山里,对讲机经常没有信号,手机信号断断续续也不好。他说:“包里会装吃的、水、充电宝还有手电筒,关键时刻都能救急。”当晚的最低气温达到零下27摄氏度,在停电情况下外输管线很容易冻堵,严重情况下会造成整个气田停产。吴远疆处理及时,保证了气井正常生产。

  那一天,吴远疆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山路特别难走,尤其是通往海拔最高的阿克401井的路。那一段50米的路,有数不尽的上下坡,斜度直逼45度,从山底直达山顶,车辆行驶了好几分钟。但他是山路的主人,在风雪中行走了那么久,那一天的操作顺滑得如行云流水。从此,吴远疆多了一个名号——单井守护神。

  网友留言

  栗军安(陕西):我1985年在新疆大沙漠里参加石油会战,那时比现在艰苦多了。只有不断克服困难,才有充满希望的未来。

  黑山老尧(黑龙江):我曾经也巡过线,只是替班一周。我们的线是12.6公里,还是在平原上,需要一天徒步走完。我非常理解巡线工的寂寞和辛苦。我们巡线的艰苦程度跟帕米尔高原上的巡线工没法比。帕米尔高原的巡线工们,你们辛苦了!

  天山(四川):时间瞬间将我拉回到了过去,历历在目。

  星河不负青(新疆):向吴师傅致敬。

  顺其&自然(河北):我也是。在大港油田一线一干就是三十年。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

  (素材来源:中国石油报官微作者:石春燕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170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