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图片新闻
工作岗位上的李兵严细认真,一丝不苟。
到几海里以外的导管架上巡检也是风险重重。如遇大风天气,她要在导管架上等很久。
每天早班会,李兵都会和采油班同事们把当天的工作细化,做到井井有条。
由于远离老家,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李兵特别想念两个儿子,每天晚上忙完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孩子们视频聊天。看到孩子,李兵眼里充满怜爱。
工作之余,李兵总想着通过一些发明创造来提高效率。她和工友不断钻研,给清蜡绞车装上了“大脑”,实现自动化清蜡。图为李兵检查油井清蜡效果。
除了在岛上采油,李兵还要乘船出岛到几海里外的导管架上巡检。接近导管架时,李兵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导油管有没有漏点,海面上有没有油污出现。
李兵工作的2号人工岛。小岛周长1.7千米,跑步10几分钟可环岛一周。

  10月14日,阳光映射下,海面波浪起伏,远处海岛上整齐排列的油井一览无余。冀东油田南堡作业区第二工区技术员李兵举起望远镜,成群结队的海鸥相伴,又一次登船踏上前往海上导管架巡线之路。

  李兵是二区采油队唯一的采油女工。她生长于黑龙江,2008年大学毕业之后,只身来到1500公里之外的河北,成了冀东油田人工岛建岛后的第一批员工。

  建岛初期,员工们住在冬冷夏热的铁皮房子里,沙路行车难,走路全凭两条腿。风大限航,物资断供时,只能吃咸菜度日。海风卷着细沙,一点一点灌进耳朵、鼻子、嘴巴和头发里。“现在好太多了,当时出门都不敢张嘴!”回忆起那段岁月,李兵仍是感慨万分。

  这样的海岛生涯,不知不觉已经过去15年。2021年,李兵从5号岛来到了2号岛,开启了按月倒班、河北和黑龙江两头跑的生活。

  在2号岛,李兵主要负责应急管理、员工教育培训、采油管理等工作,时常爬杆到井架上清蜡、换压力表、实施井场标准化……一路摸爬滚打,李兵早已从“小白”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石油“女兵”。“男同志干的活基本上我都干,女性这个身份无法阻挡我的步伐,能拼肯定就有无限空间。”

  工作之余,李兵总想着通过一些发明创造来提高效率。清蜡比较依赖人力,她就和工友钻研怎样通过电机改造给清蜡绞车装上“大脑”,实现自动化清蜡;电泵骤停时,井口和值班室不易及时发现,她就和工友发明了电泵监测装置,用电流变化实时监测电泵运转状态,一旦停机就发出声光报警,便于员工及时处置。

  谈起自己的偶像——同为采油女工的“大国工匠”刘丽,李兵眼中闪烁着星星:“我的创新级别跟她没法比,但是积少成多,沿着前人蹚出的路走,一定能有所作为。”

  驻岛生活是苦闷而寂寞的。员工们挤在两人一间的宿舍里,日复一日,披星戴月。因为回家成本高,李兵就把调休周期拉长到了一个月。李兵说:“人总是有所期盼的,那你就得忍一些常人所不能忍的。”

  是技术员,是妈妈,也是女儿,千里之外,李兵撑起了家里的全部。

  李兵的母亲是盲人,父亲患有小脑萎缩,两个儿子在老家上小学,李兵要支撑起这样的特殊家庭。李兵剪着一头干练的短发,种地、劈柴、浇水,她都大包大揽。趁着调休,她迅速完成春种秋收,将家里打理得有条不紊。

  李兵在家中留了一部智能手机,通过视频辅导儿子的功课。“他俩上学从来不用接送,必须自己学会懂事。”提起孩子们,她既心疼,又满是自豪。小县城里卖米、面、油、菜、调料的微信,她都加了个遍。家中需要什么,她就提前下好单,孩子们再去取回。

  满怀对家人的挂念,李兵在岗位上敢闯敢干,在技术比武的赛道上拿下了冀东油田的金牌和集团公司的银牌。

  2015年,在冀东油田的采油工技能竞赛中,她一举拔得头筹,一同训练的选手们说:“你的网名就叫‘花木兰’吧!”

  李兵爽朗地笑着说:“行!”她把这个名字一直沿用至今,也将花木兰的精神劲头镌刻于心、落实于行,将技能报国的女性力量书写在了海岛的每一寸土地上。(图\吕殿杰 文\程祎晨 朱米福)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170016号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