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图解数说

中国石油第七届新媒体内容创作大赛作品展播
图文《山地物探人的诗与远方》
发表日期:2022-10-2 10:14:13

  

山地物探人在西北山地已攻关三十年

  题记:自九二年初踏入祖国的大西北,岁月倥偬至今已三十年载,虽鬓已染霜,然壮志未改,时值西南物探分公司山地物探项目部成立三十周年之际,予在天山之南,夜读陆游诗词有感!

  在浩若繁星的唐诗宋词中,“天山”“轮台”是崇文尚武的有志之士执书仗剑、万里觅封侯的热血疆场,是文人骚客遥指广袤西域的代名词。这方热土自古以来成就了历代无数才俊的不世功勋,也镌刻下他们沉郁悲壮的个人色彩。

  山河染恙,共赴国艰。或壮怀激烈,或跌宕起伏的戍边岁月,热血男儿岂不意气风发之文思泉涌?于是一篇篇风格迥异精彩纷呈的边塞诗词不断传诵于烽火狼烟于关山万里之间。

  喜欢陆放翁的诗作由来已久。在小学课本上的《示儿》《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中初识了那位“僵卧孤村”却“尚思为国戍轮台”的垂暮老者。

  “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胡尘意不平。”犹见他那浑浊的目光始终放眼四海,嶙峋的身躯依旧胸怀九洲,纵使英雄迟暮,对“匹马戍梁州”的倥偬时光依然心驰神往,笃信“王师北定中原日”来日可期!

  而缠绵悱恻的千古绝唱《钗头凤》,又让世人看到了一个囿于亲情和爱情的纠葛中难以两全的多情才子。

  怎样的一个陆游啊!“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英雄气不短,儿女情亦长,文有脍炙人口的诗词歌赋千古流芳,武能执戈披甲扫胡尘,靖国难,其可谓“亘古男儿一方翁,千载谁堪伯仲间!”

  遐思中能感受到,我们正在奋战的工区亦是陆游曾经纵横捭阖的战场。本以为日月沧桑,斗转星移。诗人策马扬鞭姿意书剑的时空,离我们这些择油气而作、逐油气而居的现代“油牧”一族已渐行渐远。可山地物探人常年鏖战于“天山”“轮台”工区,所驾驭的高大威猛的“铁马”车载钻机,以及不时沐浴的“秋风”和常常穿越的“冰河”等场景,无时不刻的与陆游诗词中的诸多绝句暗生契合。

   齐心协力勇向前是物探人不变的性格

  陆游作品中意境多雄奇奔放,而山地物探人所攻破的哪一座高峰,哪一条深壑不是峻险之至?陆游诗词风格悲愤郁重却丝毫不显颓废萎靡之态,恰似山地物探人身处逆境却迎难而上的超然品质。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莫,莫,莫。”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让历代才子佳人不胜唏嘘。在当下这个繁华喧嚣的年代,谁不愿每天安然度过岁月缱绻、葳蕤生香的时光?只因山地物探人肩负使命,不得不四海为家,与家人天各一方,经年累月所积淀下来的彷徨孤寂,对父母妻儿刻骨铭心的思念与深深的愧歉,从这首《钗头凤》中获得了强烈的共鸣。

   物探人的一餐一饭都与大山为伴

  既然选择了如候鸟一般择时迁徙的人生旅程,那么就让爱与思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如茫茫戈壁一样辽阔,如巍巍天山、汤汤塔里木河一样悠远绵长!

  侠骨柔情的陆放翁,如果你愿意从容挥别铁马金戈的峥嵘岁月,如果你愿意轻轻掸去历史深处的漫漫征尘,重拾你的旷世才华与浪漫激情,迈入今朝的塔里木,看看山地物探人意气风发锚定率先建设世界一流大油田的大场面、主战场,不知你又能谱写出多少阙精彩绝伦的不朽名篇!

   唐建带领“铁马”机组攻坚河滩砾石钻井困难段

  透过历史烟云纵观陆游波澜起伏的一生,犹感我们有幸身处在如今这个自由民主的伟大时代。

  “能源的饭碗必须牢牢地端在自己手里!”山地物探人心中将时时铭记习总书记的殷殷嘱托,唯其艰难,方显勇毅。

   物探人在戈壁荒原立井架

  正当而立之年的山地物探项目部全体将士依然任重而道远。有感而赋诗一首《勘探郎》,借以向伟大诗人陆游致敬,向在塔里木探区并肩作战数十年如一日的物探同仁致敬!

  红征衣,黑脸庞,千峰万壑皆战场。骄阳烈,朔风寒。一朝离乡,几时回还? 难!难!难!油气匮,国难安,铁军列阵听召唤。江南北,海内外,万千将士,满腔执念:战!战!战!(东方物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