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石油人物

  姓 名:阿卜杜海力力·哈力克

  年 龄:32岁

  单 位: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

  岗 位:70215队司钻

  职 责:对司控房各项操作、井下安全操作、钻井队班组的管理

  工作环境:沙漠、戈壁、野外

  岗位挑战:严寒酷暑,及时掌握钻井工程技术、井控安全、提速提效、班组管理等方面不断出现的新知识、新要求

  11月5日,新疆阜康,天山脚下,在克拉玛依钻井公司70215队康6井,司钻阿卜杜海力力·哈力克正专注地盯着仪表盘。

  阿卜杜海力力·哈力克,32岁,是阿克陶县进入克拉玛依石油行业的第一人。

  他来自小山沟,家距离县城还有100多公里。山地、草场、羊群、牧羊犬……是他儿时的记忆。

  阿卜杜海力力从小看着父母辛苦放羊,每天把羊赶到有草的地方吃草,晚上再赶回圈里。不多的羊,是全家人的经济来源。母羊产下羊羔子,把老羊卖掉,买进饲料,再把小羊养大,长大后再产羊羔子……周而复始。

  县城,是他去过最远的地方。高中毕业后,阿卜杜海力力去了乌鲁木齐市打工。他干过装卸工,开过装载机,和朋友组建过装卸队,几年下来,没有赚到钱,创业也失败了。

  2012年的一天,在克拉玛依的大伯打电话问他:“石油钻井这个行业很辛苦,你能不能吃苦?愿不愿意干?敢不敢来?”

  “有啥不敢的!”年轻的阿卜杜海力力带着不服输的劲说道。他从南疆一路向北,来到克拉玛依白碱滩,通过应聘、考试,成为一名石油钻井人。

  南疆与北疆,横亘着天山山脉。阿克陶县与克拉玛依市相距1845公里,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么远的地方。作为柯尔克孜族,阿卜杜海力力喜欢雄鹰,他希望自己能像雄鹰一样自由高飞。

  现在的他沉稳、自信多了。9年前,他刚到井队时,钻井的艰辛还是给了这个什么都不怕的年轻人一个下马威。

  他认为自己不是娇生惯养的人,但井队的艰苦程度,远远超出了之前的想象。长时间的工作、标准化作业,一天下来,他浑身酸痛,一身油泥,累得不想动弹。

  “爸,戈壁滩上光秃秃的,一棵树也没有,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爸,这里的7级大风,刮得人都走不动。”

  第一个月,他就跟父亲抱怨说不想干了,刚由南到北的雄鹰,想调头南飞了。

  父亲训斥道:“你大伯在井队几十年,为啥到了你,叽叽歪歪,这事那事的,别人能干,你咋就干不了?”

  来到井队的第一年,阿卜杜海力力一整年没回过家,休息时就去大伯家。大伯2010年从井队的司钻岗位退休,常常给他讲以前队上打井的故事。那个时候,钻井的条件不好,要住地窝子、啃窝窝头,但钻井人最不缺的就是精神,越是艰苦,越是能坚定钻出油的决心。

  如今,井队的条件今非昔比。队员们吃得好、住公寓,工衣有人洗,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钻井设备也在不停地更新换代,钻井人的待遇也不断得到提升,阿卜杜海力力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决心在井队踏踏实实地干下去。

  他所在的井队,有汉族、回族、蒙古族、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等多个民族,亲如一家。初来时,他“杯子”和“被子”不分,榔头错拿成撬杠。通过签师徒合同、结语言对子,和大家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很快过了语言关,和大家的感情也更好了。

  安下心的他,爱学爱看爱问。他把专业资料打印出来,一有空就想着学习。他的理解能力强,很快掌握了技术要领,并相继取得了安全、高空、吊装作业等证书,成了队里的取证达人。

  队长祁永龙说:“他工作不干完就不下班,从来不把‘尾巴’甩给下个班,大家都很信任他。”

  “牧民就要把羊放好,钻井工人就要把井打好。”阿卜杜海力力慢慢读懂了钻井工作。

  这些年,从5000米钻机到7000米钻机,从开发井到探井,他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准噶尔盆地上留下了他不少的足迹。2019年,阿卜杜海力力走上了司钻岗位,成为了队里的业务骨干。

阿卜杜海力力在操控钻井设备。 汪洋 摄

  入职9年,生活发生巨变。他用攒下的工资给父母买了更多的羊,供妹妹读完大学,弟弟在他的帮助下找到了工作,他自己也娶妻生了子,妻子在合作社做销售,儿子今年4岁了。

  阿卜杜海力力是村里第一批在县城买房、买车的年轻人。他感恩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感谢西部钻探的培养。

  以前从南疆到北疆,他要坐30多个小时的绿皮车,一路站到克拉玛依,精疲力尽。如今,山村日新月异,交通便利了,生活有了大变样。他也像雄鹰一样,飞去远方实现理想,用劳动改变生活,一切都充满希望。

  (苏玲)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