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走进一线

  在油气生产的战场,中国石油进军地下,战酷暑斗严寒,挥洒汗水,力保国家能源安全;在为民服务的阵地,一线石油人履行责任,为民解难,挺身而出。

  因为山洪而陷入险境,在附近作业的物探队闻讯,调来直升机进行空中救援;车陷入浮土,几乎绝望,经常在山沟里行走的物探队施以援手。

  面对困难群众,石油人急公好义,果断出手,不惜成本和代价,紧急驰援,做好事、做实事。不惧恶劣野外环境挑战,石油人凭借多年积累的作业经验,见招拆招,迎难题,解难题。每一次救援都是一次爱心行动,也是救援经验的积累。他们是能打找油硬仗的铁军,也是为人民服务的见义勇为者。

  西部的这片热土上,大山和戈壁记录着他们的汗水和足迹,见证着他们的勇敢和大爱。

  物探飞虎沙里伸援手

王永亮在清理车底盘下的沙土。

  6月的新疆柯坪,气温30摄氏度以上。一辆卡车颠簸在碎石遍布的河道里。测线越过层层山脊,红、黄两色的桩号旗星星点点散落在山谷间。

  东方物探塔里木物探处2222队柯坪4二维项目钻井生产即将启动,钻井组长王永亮带人进山探路。为节省钻井机组搬迁时间,王永亮逐条冲沟踏勘,寻找“近路”。直到找到一条翻山路,王永亮终于看到了希望。如果能把这条翻山路打通,通往测线的路程就能缩短60至70公里。带着“重要发现”,王永亮和一起踏勘的员工高兴地返回营地。

  随着地势的降低,河道渐渐开阔。离地面1米左右的石壁上残留着洪水过后的白色碱印,路面则是被洪水冲刷出的沟沟坎坎,异常颠簸。这里是物探队施工运输的必经之路。由于道路情况复杂,除了物探队的卡车,这些路少有其他车辆通行。

  拐过一道弯,王永亮忽然看见一名司机急切地向他们挥手。看到物探车停住,这位司机赶紧跑过来。“我给山里的矿场送发电机,没想到车陷在这里了,帮个忙吧师傅。”司机隔着车门又是作揖,又是递烟。王永亮立刻示意司机带路。

实施救援。

  冲沟内有一段沙土路,没办法绕行,装着发电机的皮卡车被卡住了底盘,“趴窝”在沙土里。送发电机的是一对夫妻,家住阿图什,因为临时接到给山里矿场送货的通知,第一次进山,不了解路上情况,没想到陷在了冲沟里。

  手机没有信号,司机曾试着爬到山顶寻找信号,可是在这莽莽群山里,完全不起作用。就算要徒步走到最近的联通信号服务区,也要走上十几公里。荒僻的冲沟也很少有车经过,想等路过的车帮忙,更是希望渺茫。出来仓促,

  车上没有任何可利用的工具,司机两口子已经打算在山里过夜。

  刚开始两个人还尝试着用手刨土,可滚烫的沙子很快让他们打消了把车挖出来的念头。就在俩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司机隐约听见了汽车的声音。他让妻子留下看车,自己迎着车声跑过去,遇见了王永亮的物探车,也就有了冲沟救援的温暖一幕。

  “先挖一挖试试,看能不能开出来。你的车太重,我怕给你拖坏了。”王永亮从车上拿下铁锹,和一起踏勘的员工轮换着去挖车底盘下的沙土。“发动车试试,看能不能开出来。”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拿大绳拖吧,我车上有大绳。”王永亮说。大绳和铁锹是车上必备之物,山里雨多,雨后冲沟路打滑,即使物探队的卡车也常遇到误车的事。

  王永亮把大绳编成两股,在皮卡车下摸索着能挂大绳的地方,在司机的帮助下打好绳结,把另一头挂在自己的车上,慢慢往后倒。反复试了几次,皮卡车纹丝未动,一用力,绳子崩断了。“你以后不能拉这么重的东西。山里情况复杂,天气说变就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突发情况。”王永亮一边说,一边重新把大绳编成四股。“你也挂一挡,慢慢走,怕硬拖给你拖散架了。”王永亮大声喊着,重新起步。慢慢试了几次,终于把皮卡带出了沙坑。

王永亮将大绳绑上卡车。

  王永亮多次在这片工区施工,最熟悉山里的情况。六、七月份正是雨季,山里的天气变化无常,往往山下日出山上雨,强降雨导致水流迅速汇集,在狭窄的冲沟里瞬间就能形成倾泻的洪水。“山里的洪水可吓人了,以前我们在拜城施工,几十吨重的推土机都能被洪水冲倒,一次一台V12卡车被洪水从冲沟里冲到了戈壁滩上。”王永亮在物探队工作了30年,有着丰富的野外工作经

  验。“我们在山地施工,冲沟里都要修安全平台,还在山顶设瞭望哨,就是为了预防突发的山洪。”

  王永亮介绍,这条冲沟路原本非常难走。柯坪4二维项目启动后,队上用推土机把路重新修了一遍。“普通车的轮胎窄,走这种路特别费劲,遇到问题,我们都会主动帮忙。”王永亮说。

准备实施救援。

  像这样的情况,施工中经常遇到。普西线束三维项目中,由于连降暴雨,叶城县棋盘乡的一条简易砂石路被洪水冲断,4米宽的路面被冲得剩下不到一半,队上的物资运输车和地方车辆都被堵在山下。路的一侧是翻滚的河水,另一侧是陡峭的山壁,冲倒的电线杆斜着搭在山体上,山间汇聚的水流夹杂着黄土和石块,从200多米高的山顶倾泻而下,如果继续降雨,山体随时都会有塌方的危险。2222队立即调派挖掘机、装载机赶往现场,施工班组和后勤员工组成的突击队一边疏导车辆,一边抢修道路。湍急的河水不断冲刷着路基,给挖掘机填土补路制造了不少麻烦。现场的指导员决定用挖掘机开一条深沟,改变河道走向。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5处断头路终于连通,施工车辆顺利进入工区,地方车辆也及时安全地通过了危险路段。临走前,大家不停地向奋战在河滩上的队员们挥手致谢。

  去年的柯坪南二维项目中,工区有一条通往铜矿的盘山路,是施工的必经之路。因年久失修,很多转弯地方的路基被雨水冲毁,2222队组织人员用沙袋把路基填平,增大了转弯半径,大大提高了行车的安全性,过路车辆司机们纷纷为此举点赞。一个工期下来,2222队帮助了十多名地方驾驶员脱离困境,被驾驶员们亲切地称为大山里的义务“救援队”。(王健 蔡猛/文 蔡猛/图)

  天降奇兵水上救人命

  7月的盛夏,乌恰县克孜勒苏河静静地流淌。谁能想到,两个月前,一场洪水暴露了它残暴的一面。

  湍急的洪水中,一台挖掘机陷在河道中,洪水已淹没至驾驶室位置。大水漫灌,打火失灵,被困的乌恰县辖区村民阿布都·热依木只能爬上车顶等待救援。肆虐的洪水夹杂着石块和树枝从山谷中奔泻而下,水位还在迅速升高。

  乌恰县隶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位于塔里木盆地西端,天山南麓与昆仑山山系接合部,这次高温天气持续时间长、强度大、影响范围广。特别是西部山区积雪较往年多,在气温回升和降雨影响下,克州部分地区山雪融化引发了融雪性洪水。

  早晨还是晴空万里,乌恰县康苏镇巴村村民阿布都·热依木正驾驶挖掘机在克孜勒苏河河道周边进行清理工作,呼呼的风中偶尔夹杂着细沙吹得他睁不开眼。

  14时,挖沙工作结束。等候装载的大型车辆停在河床的另一边,阿布都·热依木驾驶挖掘机开始向河道对岸开去。开到半途,前方河道突然像是破了个大洞,河水疯狂地漫灌而下,山洪咆哮着冲过来,势不可挡。

直升机救援。

  伴着洪水拍打岸边轰隆隆的声音,阿布都·热依木的心也在扑通扑通地急剧跳动,汗一股脑儿往外冒。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几次手忙脚乱地尝试重新启动挖掘机,但都没有成功。

  河水还在不停地上涨,四下空无一人,阿布都·热依木恐惧又无助,甚至紧张到想不起把手机放在了哪里。

  水渐渐淹没挖掘机车轮,他焦急地搜寻着手机,终于,他发现了落在

  驾驶台上的手机。这一刻,手机就是生的希望!他赶紧拨打110,但山区没有信号,阿布都·热依木再一次陷入了绝望中。此时,他已被困河道1个多小时。

  “要不要跳下去,拼一下?”但看见水流如此湍急,他始终下不了决心。水位越来越高,他不得不爬上车顶,期盼着能有被发现的可能。

当地政府送来的锦旗。

  16时,河床另一边等候装载的车辆驾驶员吃完饭回来,看到了车顶的阿布都·热依木,赶紧掏出手机求助,但依然没有信号。

  “兄弟,千万不要跳河,我马上去喊人来。”他想到1公里外的检查点,飞速跑过去,向当地村委会求援。

  接到求助后,乌恰县康苏镇人民政府和乌恰县公安局立即派出救援组赶到现场实施救援。

  现场洪水依旧湍急,河面宽度已延伸至50多米,水深2米多,阿布都·热依木被困在河中央。经过多次尝试,救援人员依旧无法成功开展地面救援工作。

  紧急时刻,康苏镇党委书记王权立即联系正在乌恰县施工的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山地一队协调组组长蒋文:“新疆克州乌恰县克孜勒苏河有人员受困,请求直升机空中救援!”请求借用直升机救援。

  蒋文接到求助电话后,立即暂停直升机野外吊装作业,并向上级汇报。在得到允许起飞的指令后,迅速赶赴现场进行救援,全体班组人员全力配合现场指挥。

  “还好我们的直升机就停在附近两公里的地方。我们赶到现场后,起初选择用直升机放下网兜,但村民吓

  得不知道怎么爬进网兜。我们只好一边做村民的心理疏导工作,一边改变救援方式。”管理直升机的副队经理龙刚说。

被困村民等待救援。

  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问题,加上河流湍急,外部噪声大,岸上的救援人员和被困村民之间的交流十分困难。

  眼看洪水水位越来越高,救援人员灵机一动,将安全绳放下,让阿布都·热依木将绳子一头系在身上,另一头牵引给岸边乌恰县公安局的地面救援警力。施救人员从飞机上通过救援绳拉起村民身上的绳子,地面救援人员拽着绳子把阿布都·热依木拉往岸边方向。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密切配合,阿布都·热依木终于获救。

  “听说直升机的飞行成本不菲,又耽误了直升机的吊装作业,真是给你们造成了不少的损失。感谢东方物探危急时刻慷慨救助,化险为夷。”王权激动地说道,“危急关头,紧急解救被困群众,你们是负责任、有担当、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好企业!”乌恰县人民政府对此次山地一队的紧急救援行为给予了高度好评,亲自向山地一队送上锦旗深表感谢。

  “要不是直升机把我救出来,估计我早被洪水冲跑了。”现在说起被洪水困在河道里的情景,阿布都·热依木仍感到后怕。

  妻子得知后,“哇”地一声哭了。“家里一老一小,全指望你这个顶梁柱,你要是倒了,家可就塌了啊。”妻子对他叮嘱道,“以后一定不能从河道里过河。”“嗯,千万不要过河了。活下来真好,活下来真好。”阿布都·热依木说了好几次。(王晨可 段毅/文 段毅/图)

静静的克孜勒苏河,在山洪爆发时会显现另一面。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