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走进一线

  有人问:0到1难,还是1到10难?在科研领域,技术人员的回答是“都难,但前者更难”。

  从1到10是从有到多,是量的累加;而从0到1意味着从无到有,是质的飞跃。

  爱迪生用无数次的失败量变,换来了一次电灯泡的成功质变。在技术的疆界,没有一次突破是轻轻松松的。特别是瓶颈技术,柳暗花明前总会经历山重水复。艰难走完99%,就是难以捅破最后的窗户纸。独山子聚苯乙烯HIPS生产线负荷70%到90%,几个月就获得了成功,而从90%到95%,则耗费了1年的艰难攻坚。

  创新之难,有自身的,更有外在的。因为商业利益甚至国家竞争,技术成为博弈的筹码和工具,原本单纯的技术创新,也会成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大到飞船、火箭,小到圆珠笔芯,都会成为封锁的对象。在石油石化领域,技术封锁的身影也无处不在。我们熟知的旋转导向钻井技术等就被跨国大公司所垄断,只可租、不能买,生怕我们动了他们的“奶酪”。

  科技创新没有诗与远方,道阻且长,路远又艰。长路漫漫,唯有“走”才可能到达终点;大海无量,只有“闯”才能抵达彼岸。

  30多年来,大庆油田用敢为人先的“闯”撬开一条三元复合驱的创新路。从上世纪80年代被西方人判了“死刑”之后,大庆三元复合驱团队代代坚持,不信邪、不放弃,从无到有几十年矢志攻关,生生从岩缝里“洗”出数百多亿元石油,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唯一拥有成套技术并工业应用的国家,创造了一项不可能的技术“神话”。中国高铁润滑油第一人伏喜胜,用持续不断的“钻”摘下了润滑油领域皇冠上的明珠。他带领团队投身高铁润滑油研究,合成100多种化合物,筛选配方模拟试验200次以上,进行美国、日本等各种台架试验20多个,历经多道关卡和无数失败,最终走出了一条既不同于日本路线、也不同于德国路线,全球独一无二的第三条高铁齿轮油路线,惊艳了世界。

  唯其艰难更显勇毅,唯其笃行方显珍贵。在科技的拓荒路上,困难是未知的恒定,我们唯有坚持创新精神,勇跳新时代的“泥浆池”,才能闯出石油的小宇宙,踏平坎坷,成就大道。(王晓群)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