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走进一线

  金点子:通过压力来衡量焖开时机,是一种管理方法,更是一套有统一标准的工作制度。

  新疆油田重油公司一口连续21轮吞吐注汽的稠油老井——970269井华丽蝶变,日产油量提高近90%,表现非常亮眼。

  是什么原因促成这一变化?带着疑问,记者走进这个作业区。

  这是一处坐落于重油公司稠油生产辖区最边缘的采油作业区。油藏黏度辖区最高。“想要从地下开采出黏如沥青的稠油,必定要经过四个环节:注汽、焖井、自喷、转抽。相较于其他环节,焖井方式略显单一,通常是向井筒注入高温蒸汽加热油藏,提高稠油流动性,而焖井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油井自喷的周期及温度压力的变化,进而影响到油井后期生产能力。”采油作业一区区长白川说。

  “你们通过焖井,就把970269井救活了?”记者觉得不可思议。

  “是啊,它已成为这里的一件‘利器’。”白川笑着说。

  作为稠油老区,许多开采时限超过10年的油井会出现自喷周期长、井口汽大等不良反应。遇到这样的情况,员工们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这些井在他们心里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孩子生病了,当父母的能不着急吗?白川带领技术人员先后采用小周期快节奏、集团注汽等方式进行“医治”。但在常规焖井周期结束后,他们发现注入井底的蒸汽并没有完全吸收转化,效果不佳。

  但这并没有打乱大家的方寸,而是更加积极地寻求其他解决办法。一次生产例会上,白川以一口日产油水平仅为1吨的井作为切入点,向作业区各班长进行摸底。他了解到,班组中部分开采10年以上的吞吐老井的焖开情况均相似,并且在试开过程中,员工需要多次切换流程试开,查验焖井效果,直到井口开始出液,才能转抽生产,结果依旧有部分转抽后的油井生产效果不尽如人意。这一重要信息让他为之一振,于是将接下来的突破口对准焖井这一环节。

  他马不停蹄地来到现场,通过与地质人员、班长对这些存在问题的稠油井进行“会诊”,发现每口井的地层情况不同,吞吐中后期的油井开井条件和地层油井热交互条件发生了诸多变化。开井情况只有“因井而定”才能最大限度地让热蒸汽在井底扩散,使得接触的地层面更广,增加有效流动的油量。

  “从这以后,通过‘压力’这一焖井中的‘衡量尺度’进行焖开试验,成了我们作业区的主攻方向。”白川指着前方的一口井说。

  在这口稠油老井前,工作人员正在测量井口压力和温度。“这口井目前情况如何?”白川问道。

  “这口井压力在0.2兆帕左右,可以开井生产。”属地负责人魏璐璐回答。

  看来,这组数字就是奥秘所在了。

  2019年下半年开始,作业区陆续选取开采10年以上的18口老井展开试验,通过探索每口井的合理压力区间来实现“弹性焖井”。

  经过多次观察、计算,技术人员将开井时的压力值设定在0.6至0.7兆帕之间,但焖开后发现井口都是蒸汽没有原油,这让他们有些气馁。

  仔细分析失败原因后,大家发现是压力值设置过高。于是他们将压力值一点点下调,发现当压力值为0.3至0.5兆帕开井时,温度已相对较低,以蒸汽的形式存在,最后试验到0.2兆帕时,井口蒸汽明显减少,含水率下降,日产油量升高。

  通过反复试验,作业区将0.2兆帕设置为焖开最佳点。随后各班组将18口吞吐老井列为0.2兆帕“弹性焖井”试点,根据井况量身定制开井时机。最终发现实施“弹性焖井”后,焖开转抽的油井原油含水明显下降,生产效果得到提升,蒸汽的无效排放大幅减少。

  这一工艺的运用为作业区带来了有“金”又有喜的变化。以前焖井,有经验的员工都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但每口井的实际情况不同。正如进行焖井试开工作,经验丰富的员工试开后,发现井口“汽大”,便能判断是否需要续焖,但“汽大”标准也各有不同。这种没有明确的界定会导致汽量投入与油量产出不成正比。有时员工在休假、交接班后,也会出现因属地内油井转抽工作标准不一,导致措施不及时的现象。

  白川告诉记者:“通过压力来衡量焖开时机是一种管理方法,更是一套有统一标准的工作制度。压力表读数是每一名员工都能看得懂、听得明且科学有效的方式。通过这个方法来选择开井时机,就能解决部分员工经验不足、交接班等情况下导致的续焖、焖开、转抽工作不及时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弹性焖井”这项新举措已在采油作业一区规范化推广。这促成了作业区在“转方式、提产量、降成本”上精准发力,让稠油井生产环节环环相扣,科学可靠。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