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产业新闻  >  社会责任

  “余支书快来,这里有一处漏水的地方!”7月16日下午3时30分,宝石花青年突击队队员周杨在鄱阳湖饶河大坝下发现一处水坑,赶忙招呼三庙前乡渡头村党支部书记余志红。

  余志红没顾上戴帽子就一路小跑冲下堤坝,扒开泥土把手伸进水里半天,才直起腰:“没事,不是泡泉。”

  1998年抗洪时,饶河大坝是鄱阳湖有名的泡泉区,决堤风险极高。时隔22年,鄱阳湖再次告急,水位上升到历史第二高值。周边多个村庄和数千亩农田被淹,危险一触即发。堤下的渡头村有5300多名村民,一旦决堤,村庄马上就变成汪洋。

  为保护乡亲们的安全,江西销售公司积极响应共青团江西省委和江西省国资委的抗洪抢险号召,选出10名骨干青年员工,组成宝石花抗洪抢险突击队,自7月13日起驻守饶河大坝,负责3个巡逻点共计4.58公里堤坝的巡逻任务。

  这是一支非常年轻的队伍,杨全荣、彭敏、毛尧庆、钱志华、李鑫、周杨、张立鹏7人是80后,黎鑫、肖齐、张凯弈3人则是90后。1982年出生的队长杨全荣已算是老兵。

  他们刚来那天,余志红心里直犯嘀咕:这群白白净净的文弱书生,能指望他们干啥?别给我添乱就行了。

  可是刚过两天时间,他就发现自己错了:“没想到这帮年轻人这么能吃苦,24小时巡坝,不用人监督,从来不偷懒。”

  洪峰没来的日子,抗洪抢险突击队也丝毫不敢松懈,白天顶着38摄氏度的高温,仔细地扒开每一处荆棘和草丛,一寸一寸地把 “责任田”检查完;晚上冒着蚊叮虫咬甚至遇到毒蛇攻击的风险,打着手电筒巡坝。刚来3天,他们的脸和脖子、露在外面的半截胳膊都变得黑红,上晚班的则被蚊子叮出一身包。

  我问一名志愿者,不下雨的时候,水位稳定,干吗还要守着大坝?

  他一听急忙纠正:“对防汛工作来说,‘防’才是最重要的,‘抗’是逼不得已的结果。”

  我恍然大悟——别看大坝顶上平坦完好,但是长期的高水位浸泡,让大堤上的泥土变得松软,随时可能出现泡泉。一处小小的水泡,如果不能及时发现并妥善处理,随时可能引发决堤,眼前的渡头村和下游的8万居民生命财产安全就会受到威胁。

  在第二个巡逻点,我们见到三庙前乡乡长周同才,黑黑瘦瘦,深陷的眼窝,都显示着他近期没睡过好觉。自从进入主汛期,当地乡、村两级部门的党员干部就在包片轮流值守,7月11日江西防汛工作进入一级戒备之后,他们更是24小时值班。长时间下来,不少工作人员滋生了松懈的念头,逐渐放松警惕,这是周同才最担心的。

  “中国石油的志愿者对我们帮助太大了,不仅缓解了我们人手不足的压力,更重要的是让村民们知道,社会各界都在关心着我们,给我们的工作人员很大的精神鼓舞,偷懒的想法消失了。”周同才说。

  临走时,他不忘对突击队员们拱拱手表示感谢。

  傍晚时分,周杨巡堤回来,脱下靴子把被水泡得泛白的脚丫子拿出来晾晾:“坝上蚊子太猖獗了,值一夜班,全身都是包。但是,能让堤坝下的乡亲们睡个安稳觉,值了!”

  1992年出生的肖齐,白白净净的娃娃脸被蚊子叮了好几处红点。队友们叫他“新郎官”,因为前不久刚结过婚。蜜月里接到公司组织抗洪抢险的通知,他丢下新婚妻子就来了。听我们说要采访,连忙问:“不会被我爸妈看到吧?” ——他是瞒着父母来的,怕他们担心。

  和他一样“偷跑”出来的,还有1993年出生的小伙张凯弈。他是趁着女朋友在四川培训的机会报名来当了志愿者。当被问到他如何向女朋友解释时,小伙子突然隔空求婚:“洪水退了,我就娶你!”

  彭敏是这次突击队里唯一的女将。本来志愿者招募中明确写着,原则上只收男性,但她作为公司共青团干部,为了带动士气,也积极报名参加。昨晚她值了夜班,白天在宾馆休息时做了一个噩梦——自己被蛇咬伤了。这是因为她在夜巡时受到了惊吓,一条剧毒的七步蛇跑到她脚下,把她吓得叫不出声,好在一起巡堤的村民眼疾手快,一铁锹拍死了这条蛇。

  江西多蛇,尤其是在洪水季,晚上毒蛇横行。我问几名队员:“这么恶劣的环境,你们有没有想过退缩?”

  他们觉得我问了一个很幼稚的问题:“怎么可能退呢?我们守护的,可是乡亲们的‘岁月静好’!”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