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走进一线
下药组,左起:张明军、孙涛、刘文科、李军平。

  佳木3项目中,有一项鲜为人知却直接关系到采集质量安全的十分艰险的重要工作,那就是为钻井井点下药,以便获得人工地震波分析地质构造。负责这项工作的人是247队的井监们。他们每天攀爬穿行在高山险壑中,“每口井必到,一个都不能少”是他们的工作准则。

  在“刀片山”林立的1号冲沟,一座800多米高的山顶上有两个井点。按常规,这样的险山是由直升机载井监上山,但因山顶太狭窄直升机无法降落,只得改为人工上山。

  代替直升机上山的井监叫刘文科,是一位有经验、够胆量的年轻人。当他身背十几公斤重的雷管箱,从一条条坎坷山道、一道道软梯、一根根大绳上一点点攀爬到山顶时,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山太险了!刀锋般的山脊只有巴掌大,最窄的地方只够安放他42码的脚。而且山顶风极大,狂风撕拽着他的衣裤,仿佛随时要把他掀翻。刘文科有点害怕了,以至于包炸药时,手忍不住发抖。他害怕巴掌宽的山脊突然垮塌,害怕一阵大风把他吹下山崖。害怕归害怕,手上的活儿却一直没停,包药、下药的每一步,他都做得一丝不苟、一步不落、一个不少。

  井监们的艰辛不仅来自险峻复杂的地形,还有山里变幻莫测的天气。

  6月的一天,年轻的井监张明军正在“大肚子山”的峡谷里工作。阳光灿烂的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雷声,张明军立即招呼同事往外跑。刚跑到峡谷口,洪水就从峡谷里咆哮着追了出来。当他们顺利脱险时才发现,在另一座山上工作的刘文科和其他人没有出来,想打电话又没有信号。雨越下越猛,张明军和同事们站在高处,眼见一条条沟里争先恐后地涌来一股股洪水。不久,山下干涸的大冲沟就变成了一片汪洋,桌子大的石头、几百公斤的钻机,此刻都像饺子一样,在洪水里翻滚几下便没了踪影。张明军的心越揪越紧,好不容易盼到雨停,洪水稍稍减退,他们就蹚着齐胸口深的洪水,回山里寻找刘文科他们。

  那一次,洪水冲毁了所有进山和上山的路。刘文科和张明军等人分别被困在了山上和山下。直到推土机推出新路,饿了一天的他们才被营救出山。

  “每天都累得精疲力尽,每天都提心吊胆。”井监们不约而同这样说。

  在佳木3项目中,井监们每人一天要磨烂一双手套,三四天要磨破一双鞋。夏季正午的悬崖峭壁上,地表温度高达60摄氏度,他们热得嗓子冒烟,却舍不得大口喝水,实在渴得不行才浅浅地抿两口。他们不敢多带水和食物,因为多一分重量就多一分危险。

  他们中有不少是年轻的“油二代”,长得帅,讲究,喜欢在安全帽下戴一顶长檐的帽子遮太阳。汗水把帽子浸湿了,一低头,汗水从帽檐上滴滴答答往下掉。

  每一天,井监们从背上雷管箱爬山开始,人悬在半空,心也悬在半空。直到背上的雷管箱清空,所有井点一个不少地下完药,所有队友一个不少地出了山,他们的心才会放下来,晚上才会安然入梦。第二天早晨6时,在无数人的香甜酣梦中,他们再次出发,再次在高山险壑中攀爬行走。他们的心,再一次悬在半空中。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