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 : 走进一线
“开路先锋”修路组清除拦路巨石。摄影:吕殿杰

  7月,走进天山之南,白云之下,雪峰连绵,测线穿越,东方物探塔里木物探处247队佳木3三维采集的炮声昼夜不停,震荡着苍茫群山。

  在这片承载着物探人梦想的勘探热土上,3000多名员工迎难而上,擂响攻坚佳木3的战鼓。

  脚下,大地坚韧地伸展,涌动着澎湃的热潮。

  一个故事

  在247队,我们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开工初期,因为没有路,直升机又无法吊运,一个机组用了10天才把山地钻机抬到位。打通工区内的冲沟是必须啃下的“硬骨头”。机械化修路组组长丁海带着2台挖掘机、2台凿岩机、4台铲车和6台推土机钻进冲沟,在遍布乱石的冲沟里左冲右突。

  修一条2至3千米的冲沟路,要耗费4至5天,破碎一块块拦路的巨石。“我们多推一点,机组就少扛一点,飞行成本就多降一点。”探路、爬山、调度机器,每天,丁海像打仗一样,在冲沟里往返穿梭。

  丁海告诉我们,有时路刚修通,返回时,又被落石堵住了。一场洪水就会让几天的成果付诸东流。一条沟往往要反复修几次。4个月,丁海带领修路组修通运输路1785千米,打通大大小小的冲沟近千条。

  在更高的山体上,路是用钢钎和大绳连起来的。56个人工修路组共计280名员工,修路1268公里,用掉钢钎1万多根、大绳45万米。

  工地上,一个个红色身影,平凡得就像山里的一块块石头,却在困难面前迸发出顽强的力量。

  一群硬汉

  佳木3三维133490道检波点位于高大山体上,采用两种节点仪器采集。不同的节点仪器要根据山体的大小程度进行穿插布设。队长王超形容,相当于在大山上“绣十字绣”。

  在一处断崖前,我们遇见了飞虎队队长周继彪,一个40岁的彝族汉子,腰上带着登山装具,手里拿着十字镐。

  周继彪和飞虎队队员们负责高难山体上节点仪器的布设工作。通过队上的登山培训,他们练就了“飞檐走壁”的功夫。测线上山入沟,脚下艰险丛生,有的断崖高近百米,抓住大绳飞身而下,需要果敢,更需要勇气。飞虎队队员们一天平均翻越5至6道断崖,中途还要穿过遍布碎石的大大小小的山峰沟梁,随时要面对山体塌方、空洞陷落、突发洪水等风险和挑战。

  就是这样一个不惧艰险的彝族汉子,有一次,周继彪和队友下了3个断崖后,带的大绳不够用,困在山窝里下不去。救援的直升机在他们头顶盘旋一圈后,由于无法降落,只能空投了几床被褥。第二天,副队长熊建华才带人把周继彪和队员们救出大山。

  开工以来,周继彪和队友们已经穿越了100多个断崖,把超过2.9万个节点仪器埋进大山。

  艰险压不垮勇敢的物探人。大山深处,一个个红色身影,坚如磐石,又挺立如山。

  一种担当

  工地上,我们能够时刻感受到生命坚韧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几乎无处不在。

  小折射组组长孟彦伟做完腹部手术康复不久就上线了。峭壁上,他每爬一步,伤口都在隐隐作痛,爬到半山腰已大汗淋漓,肺像炸了一样。两个多月,他硬是咬牙完成了16口微侧井。

  他讲了很多,讲到儿子出生时早产14天,自己没能及时赶回去,成为一生的遗憾。他说,这么多年,把山都爬够了,但为了满足儿子的愿望,他依然带儿子去登天门山。

  下药组被称为“英雄的班组”。口口井到位,是对下药组的要求。最高的井点位于近千米高的山顶,“上不去怎么办?”“想办法也要上。”军人出身的张明军坚定地回答。攀爬在近乎直立的峭壁上,错过一脚就是百尺深渊,看一眼心都怦怦跳。面对危险,他们选择了无畏。

  指导员谢利伟告诉我们,几代物探人进疆40多年,有40多位英雄长眠于这片土地。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山地换新颜。

  踏着英雄的足迹,勇敢的物探人一次次挑战勘探禁区。去年以来,一些重点探井先后获得重大发现,昂然竖立的井架标注着物探人坚定前行的坐标。

  走进石油门,就拥有了奉献的心,苦在离家走四方,乐在油田井成林。这是一种信念,更是一种担当,在艰苦奋斗的底色上跃动的永远是石油精神的生生不息。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