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世界天然气价格也呈现出了起伏不定的波动。在能源供需格局正在改变的当下,天然气未来发展走向同样牵动着能源市场的神经。天然气发展格局将在未来影响着国家间的关系和经济发展态势。本文从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的建设投产出发,试图挖掘在这背后对利益相关方的多种影响,分析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同样对中国天然气发展战略有着多方借鉴意义。

  1月8日,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俄罗斯总统普京、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共同出席通气仪式。

  土耳其溪项目是俄罗斯向土耳其及欧洲南部输送天然气的管道项目,从俄罗斯阿纳帕经黑海海底至土耳其基伊科伊,其海底两条管线均长930公里,第一条供应土耳其市场,第二条向南欧与东欧供气。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土耳其溪项目官网称,土耳其溪管道预计服役时间为2020-2070年,年输气315亿立方米,总输气1.575万亿立方米。

  土耳其溪管道建设进程一波三折,时跨6年。2014年12月1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与土耳其博塔斯石油管道公司签署“关于建设土耳其溪管道的谅解备忘录”。2015年俄罗斯战机被土耳其击落事件等因素损害了俄土关系,导致土耳其溪管道推进暂缓。不久双方妥协,关系逐渐修复。2016年10月俄土签署土耳其溪管道协议。2016年12月、2017年2月,南溪运输公司与瑞士海底管道铺设公司全海洋集团分别签署土耳其溪海底第一、第二条管线合同。2017年5月,土耳其溪管道在俄罗斯阿纳帕市黑海海岸开建。2018年11月19日土耳其溪管道海底段竣工,进入收尾阶段。2019年10月,土耳其溪管道开始注气并调试,12月该项目被美国制裁,2020年1月投产运营。

  该管道能克服俄土关系波折、欧美政治风险顺利投产,说明其具有巨大的生命力和发展潜力,将在未来产生较大经济和政治影响力。

  促进俄土贸易

  与伙伴关系的纽带作用

  土耳其卡夫卡萨姆战略研究中心称,土耳其是仅次于德国的俄罗斯第二大欧洲天然气市场。按照《2019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数据,2018年土耳其天然气消费量为473亿立方米,占世界总量的1.2%,在欧洲排名第三,仅次于德国(2.3%)、英国(2%)、意大利(1.8%);2018年土耳其天然气进口量为491亿立方米,管道气与液化气占比分别为76.6%、23.4%,从俄罗斯、伊朗、阿塞拜疆等三国进口管道气228亿立方米(占比60.6%)、76亿立方米(占比20.2%)、72亿立方米(占比19.2%)。

  良好的俄土关系是土耳其溪管道建成的政治保障,双方关系会因该管道而更加紧密。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给予友好国家一定的价格优惠,土耳其从俄罗斯天然气进口享受10.25%的价格折扣。目前,俄罗斯通过蓝溪管道和跨巴尔干天然气管道向土耳其与欧洲市场供应天然气,其中蓝溪管道输气量为每年160亿立方米,已超负荷运营。土耳其溪管道可有效缓解俄罗斯经土耳其对欧洲国家输气的基础设施负荷,提高向土耳其及欧洲市场供气的可靠性,增强土耳其在俄欧能源贸易中的过境枢纽地位。土耳其溪管道官网称,项目可为土耳其与欧洲沿线地区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增强俄欧能源贸易

  的合作性与摩擦性

  2014年乌克兰危机使俄欧能源关系从“合作为主、冲突为辅”变为“合作与摩擦并重”。土耳其溪管道可发挥促进俄欧能源合作与激化俄欧能源摩擦的双重作用。

  一方面,土耳其溪管道可加强俄欧能源贸易合作。2018年欧洲进口天然气3206亿立方米,俄欧天然气贸易总量2006亿立方米,占欧洲天然气进口总量的62.6%。土耳其溪管道可每年增加对欧输气157.5亿立方米,起到了增强俄欧能源贸易稳定双方关系的作用,提升俄罗斯在欧能源市场上的影响力,为欧洲经济发展提供能源保障。

  另一方面,土耳其溪或激化俄欧能源摩擦。一些欧洲国家将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依赖视为亟欲减少或摆脱的包袱。迫于压力,2014年保加利亚阻止了南溪管道项目。同年,根据普京建议,南溪管道改为土耳其溪管道。欧盟支持的纳布科管道项目与俄罗斯支持的南溪管道项目双双流产后,俄欧天然气管道项目之争便转向南部天然气走廊(SGC)与土耳其溪管道之争。欧洲政策分析中心布莱恩·惠特莫尔认为,土耳其溪管道对欧洲安全和跨大西洋团结构成重大威胁。欧盟除了加强液化气进口,还积极扩大从里海、地中海等地区进口。2020年1月2日,希腊、塞浦路斯、以色列签署东地中海管道协议,2025年建成后可将以色列和塞浦路斯天然气送至欧洲,满足欧洲天然气需求的10%。欧盟还利用“第三能源一揽子方案”等法律政策手段,限制俄罗斯对输欧天然气管道等基础设施的垄断。

  土耳其溪管道绕过乌克兰与波兰等传统过境国,可能带来更多第三方阻力。2006、2009年俄乌两次“斗气”、2014年乌克兰危机、2018年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做出的俄向乌支付25.6亿美元补偿金的仲裁,都使俄罗斯下定对欧输气绕过乌克兰的决心。2018年,俄罗斯经乌克兰对欧过境输气每年超过800亿立方米。若土耳其溪与北溪-2管道都投产,每年俄欧天然气贸易将至少有865亿立方米天然气绕过乌克兰与波兰。泽连斯基上台后乌俄关系改善、美国与欧盟的压力等因素,使俄罗斯做出维持乌克兰天然气过境地位的妥协。2019年12月俄乌签署的新过境协议,乌方获得俄方29亿美元的赔付金,俄方经乌方年对欧过境输气量从2020年的650亿立方米减至2021-2024年的400亿立方米,乌方5年内可获得至少70亿美元的过境收入。俄乌天然气纠纷初步解决,俄欧天然气贸易受乌克兰等第三方干扰减少。这体现出俄罗斯的能源外交策略在逐步完善,即吸取南溪管道失败教训,联合土耳其等亲俄国家构建“管网统一战线”,以局部妥协换取主要目标的实现。

  或加剧俄美在欧洲

  天然气市场争夺战

  19世纪俄国里海黑海石油公司与美国洛克菲勒标准石油公司在欧洲的煤油竞争激烈,如今争夺欧洲天然气市场的博弈更趋白热化。2018年美国对欧洲出口液化气39亿立方米,仅占欧洲天然气进口总量的1.22%,远低于俄罗斯在欧天然气市场份额。美国亟须扭转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不利形势,开辟非常规赛道,实现逆袭。

  2019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总统批准“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要求对土耳其溪与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实施制裁。美国抓住俄罗斯管道建设过于依赖欧洲海底铺管公司的弱点,对其进行制裁,企图阻止或拖延项目完成。与北溪-2管道或被延缓不同,美国对土耳其溪管道制裁几乎无影响,工程可顺利投产。

  为扩大欧洲市场,美国对欧洲国家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特朗普政府屡次批评德国被俄罗斯天然气绑架,打压德国等有自主意识与政策的欧洲国家,同时用小恩小惠拉拢欧洲国家。2019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欧洲能源安全与多样化法案》,拟拨款10亿美元支持美国在东欧和欧亚大陆的能源项目,例如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天然气互连设施及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站。《欧洲能源安全与多样化法案》第3条指出,美国的政策是通过协助欧洲和欧亚国家减少对俄罗斯等国家的能源依赖,以防其利用天然气来胁迫、恐吓并影响其他国家,从而推进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发展目标。

  与冷战时美国对西欧与苏联能源贸易的反对无效类似,如今美国在具有独立自主意识、忠于自身国家利益的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面前,其施压制裁等手段收效有限。欧洲国家难以拒绝比美国液化气成本与价格更有竞争力的俄罗斯管道气。美国对欧出口液化气价格为每立方米0.265-0.295美元,而俄罗斯输欧管道气的平均价格为每立方米0.190美元。能源贸易虽有政治与安全等因素影响,但归根结底受经济规律的支配,美国恐难实现在欧洲天然气市场对俄罗斯的逆袭。

  利用政治法律手段打击经济能源竞争对手,是长臂管辖式霸凌行为,也说明能源管道的政治属性日益增强,体现出美国保能源霸权与俄罗斯护能源主权之争日益激烈。土耳其溪管道博弈也对其他国际能源项目应对政治法律风险提供了重要启示。(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