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石油公司2020年资本支出比原计划削减20%~30%

全球勘探投入或将进入新一轮下跌周期

  5月12日,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今年一季度,沙特阿美公司营收约合601.5亿美元,同比下降16%;净利润约合166.4亿美元,同比下降25%。为缓解疫情和油价对企业经营的负面影响,沙特阿美计划把2020年资本支出控制在250亿至300亿美元。

  随着一季度财报的相继公布,国际大石油公司纷纷表示将大幅削减资本支出。道达尔将全年净投资从年初的180亿美元进一步降至140亿美元以下,降幅达25%。埃克森美孚将今年的资本支出减少30%至230亿美元。壳牌宣布将2020年资本支出从原计划的250亿美元削减至200亿美元。雪佛龙将资本支出从3月确定的160亿美元再度下调至140亿美元,较年初降幅达30%。

  由于现金流锐减和融资难度加大,国际大石油公司将2020年的资本支出比原计划降低了20%~30%。其中勘探支出的削减最为严重,比年初计划缩水达40%,某些公司削减投资的比例甚至更高。

  油价暴跌导致勘探资本支出同比降低40%

  上游勘探是缩减资本支出的主要领域,鉴于其投资见效周期长,且支出相对于产业链其他环节的资产组合灵活性高,国际大石油公司计划将常规勘探活动的资本支出在2019年的基础上下调40%。

  根据各公司调整后的资本支出数据,不仅2020年勘探支出将大幅缩减,2021年的勘探支出将再削减10%~20%。进一步下调的原因包括:预期油价将持续走低、现有合同到期后钻机和其他勘探合同的灵活性增强以及新冠疫情可能带来的更多后勤保障障碍等。这种渐进式和长期化的勘探支出减少既是公司资本预算最优化的需要,也受能源转型导致石油需求峰值临近以及投资组合专业化程度提升的影响。

  虽然只有几家公司公布了有关勘探活动的详细指导意见,但从这些已经公布的措施中可以看出,勘探支出比最初预算要低50%。

  特别是,其中几家公司(如凯恩、赫思、赫斯基能源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石油勘探公司)已经强调将今年尚未进行的勘探活动全部推迟,包括钻井以及地质和地球物理研究。在某些情况下,运营商宁愿接受因取消勘探活动而带来的违约处罚,如BP在今年4月取消了其计划在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近海进行的电磁勘测。

  全球上游投资或陷入低谷

  在3月油价大跌之前,各公司发布的计划中2020年的勘探支出就比2019年下降了5%~10%。如果目前公布的这些削减开支计划得到落实,40%降幅标志着近两年缓慢增长的全球勘探支出重新掉头向下。

  2019年,拥有众多上游项目的国际大石油公司的勘探支出与2018年基本持平,小幅增长1%。但是他们的勘探支出较2016~2017年的低点增长了不到5%,且比2013年的峰值水平低了60%。

  钻井数与勘探支出的趋势是一致的,从钻井活动中也可以看出同样的特征。2019年,大石油公司实施了常规勘探井和评价井共602口,较2018年增加3%(较2016年低谷期增加42%)。钻井工作量比支出的反弹更明显是因为单井成本持续降低。特别是在油服领域,成本控制和富余服务能力的增加使得各大石油公司可以用同样的资本支出开展更多的勘探业务。而且油气勘探重点呈现出从深水和前沿盆地向浅水和成熟盆地转移的趋势,进一步降低了钻井成本。

  勘探支出有望在2021年后缓慢恢复

  展望未来,各大石油公司的勘探支出可能在2021年继续下降,预计将再减少10%~20%,有以下几点影响因素。

  第一,油价将保持低位震荡。IHS Markit预计2020年布伦特原油全年均价为34美元/桶,2021年均价回升到44美元/桶。因此,在现金流持续承压的情况下,大石油公司的预算仍将受到限制。对一些公司来说,2021年的现金流压力可能更大,因为这些公司2020年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的产量将消耗殆尽。

  第二,包括钻井在内的其他勘探合同的灵活性不断提高,增强了运营商缩减开支的能力。根据目前的数据推测,钻井活动将快速减少,因为这些合约将在未来6~12个月内到期,钻探船和半潜式海洋钻井平台的合同数量预计在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初下降近一半。

  第三,新冠肺炎疫情可能造成企业经营业务持续中断,导致宣布由于不可抗力带来勘探活动的停滞。2021年后,随着油价和现金流的好转,勘探活动将恢复增长。不过,勘探支出预计在2026年之前将保持温和增长,在这段时间内,大石油公司的勘探支出将逐步上升。

  总体上看,由于国际油价仍处于宽幅剧烈波动周期中,且随着能源转型的速度和规模逐渐加大,油气需求前景存在不确定性,勘探活动正从长周期项目转移到非常规油气这类的短周期资产,勘探支出和钻井数量的降低表明了大石油公司在大幅降低对勘探开发的重视程度。此外,专业化程度的提高导致石油公司将其投资组合更多集中在核心盆地,在运营效率和规模经济方面展开竞争,从而间接限制未来勘探活动的大幅增长。

  因此,未来各大石油公司的勘探战略将进一步分化。对于那些预计油气需求将长期持续增长的公司来说,勘探活动可能会更受重视,并向油价崩溃前的支出水平靠拢,尤其是在油价前景迅速改善且价格波动性降低的情况下。相反,对于那些选择将投资组合向低碳转变的公司,正计划将原本用于勘探的资金更多地向低碳领域的新业务转移,比如BP和壳牌相继公布了2050年实现碳排放“净零”的愿景,埃尼近期公布了2025年油气净产量达到峰值的计划。(作者单位: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展战略所)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