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殿杰 摄

  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全球石油行业举步维艰,生存发展面临严峻考验,国内石油企业也不能独善其身。刚过而立之年的塔里木油田如何应对?鏖战在盆地一线的石油人怎样迎战?4月14日至5月4日,中国石油报西部记者站组织一线报道组,沿塔里木盆地北缘,一路向西,走基层、到现场,寻找战严冬、提质增效的鲜活故事、典型案例。

  从库尔勒出发,沿塔里木盆地北缘4218公里一路采访。21个日夜,除了震撼还有感动。

  在库尔楚,记者看到乙烷制乙烯项目建设的如火如荼;在乌恰县,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阿克石油人为保供挑起产能扩建重担;在库车山前,跟随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山地二队的物探队员攀爬至海拔3700米之上的雪峰,记录他们在陡峭山地上找油找气……石油人,正在属于他们的西部战场,用智慧与汗水书写着动人的故事。他们,正不畏艰险、奋勇向前——

  21天的采访,从库尔楚开始;库尔楚的故事是从塔里木乙烷制乙烯项目建设现场开始的。这里,一场实现乙烯领域首次“自有资源+自有技术”的增效战役正火热进行。

  4月14日,在塔里木乙烷制乙烯项目建设现场,从管理层到一线员工,质量和效益成为大家口中出现频次最高的两个词。风险突如其来,延伸产业价值链,将低附加值产品转变为高附加值产品,培育新的效益增长点,提高企业抗风险能力,成为塔里木油田低油价时期弯道超车的重要选择。兵贵神速,施工现场机器轰鸣,不同单位、不同工种密切配合,竭力抢回因疫情耽误的工期,努力让工程尽早投产运行。截至4月14日,核心装置裂解炉辐射段箱体安装已完成70%。

  在帕米尔高原上的阿克莫木气田,记者深切体会到责任二字。气田产能建设工程投运后,向南疆三地州的供气能力将显著提升,对于环网季节调峰及保供能力的提升具有重要意义。阿克人牢记保供之责,咬定青山不放松,誓要打赢保供攻坚战。截至4月26日,工程进度已达84%,预计今年建成投产。

  4月28日,记者跟随塔里木油田南疆利民油气运行中心喀什管理站巡线工,巡检乌恰至阿克段管道。南疆利民油气管道横跨塔里木盆地,为南疆四地州的29个县市、20个农团牧场共计351万群众供气,一头连着油气生产,一头连着千家万户。

  在库车山前,5月2日,历经8个小时的攀爬,我们跟随物探人艰难地触摸到海拔3700米之上的雪峰。3700米的背后,是找油找气人的默默付出。嶙峋山岩,物资靠直升机运送。寒风凛冽、雨雪交加,更让在陡坡上工作的物探人难上加难。山巅严寒,故事温暖。结束一天工作的物探人,大口吃着刚出锅的白米饭,冻僵的脸庞挂着满足;想家的物探人,站在山脊,举着手机,尝试搜寻一丝微弱的信号……

  一个个感人的瞬间让记者的眼眶湿了又湿;一个个喜人数据的背后,是石油人在无数个日夜的辛勤付出。春风劲起,大潮涌动,石油人正奋勇前行!(张镭馨 高屾)

万里攻坚路 脚踏实地每一步

实习记者 张镭馨 通讯员 赵子叶

图为施工人员进行急冷水塔焊接。

  4月14日,漠风袭来,黄尘铺天盖地,位于库尔楚的塔里木乙烷制乙烯项目建设工地上一片混沌。空气中弥漫着苦涩的土腥味,被沙尘折射的昏黄阳光下,3200余名施工人员正热火朝天地忙碌着。

  目前,国内乙烯产品市场需求强劲,乙烷制乙烯项目是塔里木油田延伸、提升产业价值链,培育新型效益增长点的重要契机。

  但受疫情影响,工程进度滞后。“总目标不变,工期不等人”是乙烯工程建设项目经理部副经理谭建华这两个多月来最头疼的事。为追回进度,谭建华基本每天早中晚都与北京寰球公司的设计经理对接项目进展情况,每周和设计单位进行视频会议,指出设计问题,找出解决措施,平时更是工作电话不断。“午休时间,和家人微信视频的一会儿工夫,就有电话打进来中断视频……”谭建华苦笑着说。

  为了加快进度,工地上越来越需要人,每周都有新人加入。“这是六建师傅,那几位是七建师傅……”在现场,大家很少互叫姓名,单位就是名片。现场的每个人都专注地干着手里的活。

  现场很嘈杂,整个采访过程全靠喊来交流。一台台吊装机挥舞着长臂,机器轰鸣,焊花飞扬……

  同在这一区域的还有十余位施工人员正忙着维修焊机。项目部施工副经理房家轩介绍,目前这样的施工人员有140人,但随着地上管道工程的推进,预计八九月份,人数将慢慢达到500人。

  “维修工人不容易,活虽简单,但站没法站、坐没法坐,只能弓着腰,一个动作、一个姿势保持大半天。修好的焊机还得用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筋像挑扁担似的扛过去,数十斤重,一趟下来,肩膀上都是红印子。”房家轩心疼地说。工地上车多人多,路也坑洼,常是大坑连小坑,有的人一不小心就摔了,沙土里爬起来,拍拍衣服,接着干。

  为了慰劳大家,激发干劲,谭建华准备了很多小奖品,有时是一件简单的文化衫,有时是一个印有“乙烯工程建设项目部”的陶瓷杯,让兄弟们能够时时刻刻感受到被关怀的温暖。

  正午时分,风起沙砾飞。伴着焊机、吊装机等机器设备的轰鸣声,石油工人正一步一个脚印,砥砺前行,唱响激昂的奋进战歌。

图为阿克莫木气田老厂全景。

  帕米尔高原的春天,来得要晚一些。4月26日,迎着料峭春风,记者一行到达祖国西极的塔里木油田塔西南勘探开发公司阿克采气作业区。

  红褐色的砂岩山与皑皑雪山纵横交错,连绵不断。昆仑山下,挖掘机挥舞着手臂,阿克莫木气田产能建设工程擂响降本增效的战鼓,鏖战市场严冬。

  阿克莫木气田产能建设工程正伴随着油气市场带来的“倒春寒”以及疫情带来的诸多不便而有序推进着。这一工程有助于优化南疆供气格局,提升环网季节调峰保供能力,对于南疆地区保民生、促经济和建小康具有重要意义。

  在阿克莫木气田产能建设工程现场,泽普油气开发部阿克采气作业区采气工程师王少峰刚完成站外单井集气流程工艺设备管理,便匆匆赶往401井。“到时间了,我得去老厂检查维护一下采气树。”王少峰迈着大步,边走边说。据王少峰介绍,阿克莫木气田产能建设工程正在对采气树进行更换,为降低成本,阿克采气作业区取消了部分承包业务合同的签订,由作业区技术人员自行实施,采气树维护只是其中之一。

  “目前我们实施的产能建设工程设计,不仅是为了降低老厂的运行成本,更是对阿克作业区的一次管理改革。”泽普油气开发部阿克采气作业区副经理李宏捷解释道。降低成本只是一个小切口,通过阿克莫木气田的产能建设工程,实现作业区的挖潜增效才是背后的大文章。

  尘土四扬的施工现场,泽普油气开发部阿克采气作业区管理人员黄禧指着不远处一座10余米高的杆塔说:“过去,承包商拉线路为井口供电,我们支付线路费;如今考虑到这个问题,正修建新的供电系统,计划5月停止AK101和AK401井口的动力支出,用自己的集输线路,可以更省钱、更高效。”

  据了解,目前,阿克莫木气田产能建设工程总体施工进度达84%。今年是工程收官之年,预计6月底正式投产运行。工程投产运行后,阿克莫木气田向喀什、和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三地的供气能力将得到明显提升。

帕米尔高原巡线人

实习记者 高屾 通讯员 廖春保

图为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认真查看巡检卡。

  4月的帕米尔高原,群山之上仍被冰雪覆盖,山脚下洁白的杏花已争相绽放。不远处,拖拉机轰鸣声不时传来。

  “阿达西,管道周边5米不能耕种,千万别忘了。”一路上,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不停地向牧民叮嘱着。

  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是塔里木油田南疆利民油气运行中心的巡线工。从2012年南疆天然气利民工程试投产算起,这已经是他在这条管道巡线的第9个年头。

  他负责的这条管线从乌恰到阿克,地处祖国版图的最西端,是我国最晚送走太阳的地方。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说,他与南疆天然气利民工程同时“扎根”在这里,将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这条管线。

  9年里,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和同事每3天就要对这条管线巡检一遍,每趟来回奔波200多公里。久而久之,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对这条管线的运行和走向埋深等情况了如指掌,也因此被同事们称为“活地图”。

  4月27日前后,乌恰县连降暴雨,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和同事从喀什驱车80多公里直奔阿克作业区。下车后,他们沿着河床一路小跑,认真检查是否有被洪水冲裸露的管线。

  暴雨过后的河道,河水暴涨,水流湍急,旁边的巡线便道已经冲毁。“你看那个水泥桩,下面就是我们的管道,还好没事。”河床旁没有标志桩,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凭着经验判断出管道的位置和走向。确定一切完好后,他长舒了一口气。

  帕米尔高原气候奇特,夏季短而凉爽,冬季长而多雪。要适应这种气候,对巡线人员来说,也个不小的挑战。“缺氧,但只要不跑就还好。”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说得云淡风轻。

  看参数,做记录,走家入户宣讲管道保护知识……沿途壮美的雪山,在他的眼中已经稀松平常。工作之余,他最牵挂的,还是爱人和儿子。

  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的家,远在300公里之外的泽普石油基地,每隔40天才能回去一次。每天只要完成巡线任务,他都会和家人视频聊天。这也是他一天中最幸福、最惬意的时刻。尽管对家庭的照顾少之又少,但只要轮休,他总会亲自下厨,给爱人和孩子做上一顿丰盛大餐。

  “明天就是我30岁生日了。都说三十而立,立家立业,管道是家,巡线是业,我还会在这条路上好好地走下去。”艾力亚尔·白合提亚尔坚定地说。

3700米之上

实习记者 张镭馨 通讯员 冯晓斌

图为物探队员背负钻机转移到下一个施工地点。

  爬,不停地往上爬。

  山风凛冽,风声盖住了喘息声,贴在近90度的崖壁上,大半个身子暴露在外,一侧目,便是百米深的山崖。

  5月2日,记者和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山地二队的物探队员们,经过8个小时的攀爬,来到他们承担采集任务的依北二维地震勘探项目二号营地。

  依北二维地震勘探项目位于天山南麓,海拔3700余米雪线之上。登山路程漫长,每段路程都有各自的艰难。山路凶险、山崖陡立、碎石路滑,我们不得不如同返祖的猿类一般,手脚并用,维持平衡。

  爬到一半,每走一步脚下都钻心地疼,想坐下来放松一下发抖的双腿,却发现根本找不到能立足的地方。最后,记者只能跪到坑洼的地方,用这种奇怪的姿势休息片刻。山高坡陡,记者每走几步就得停下来喘口气,羡慕地看着物探队员们快速从身边经过。

  “这里本来就没有路,别松懈,一直往上爬就对了。”机组组长武俊辉对记者说。因为要检查钻机受损情况,武俊辉已经连续3天上下往返,鞋都磨坏一双了。

  经历众多“生不如死”的时刻,记者一行终于到达二号营地。3700余米海拔所带来的高原反应则是另一种“磨难”:胸闷,喘不上气,抬头都费劲。

  上山途中,我们遇到了另一组物探队员。他们正弓着背,踩着散落在山坡上的积雪,背着钻机设备移动至下一个井位。物探队员高文康气喘吁吁地说:“我们登山都是经过培训和考核的,而且有保险绳,否则在这布满碎石的陡坡上走,掉下去估计都得等个一分钟才能听到响儿。”他抬起头,因高原反应而充血的眼睛和龟裂的嘴唇同时弯了弯,算是完成了个微笑动作……

  高原反应不仅在物探队员身上烙下印记,对钻机设备也毫不留情。3700余米的山之巅,设备也“缺氧”,马达转速不足,钻机动力不够。“原来一口井两三个小时就能完成,现在要5个多小时。目前这84口井,如果天气不添乱,差不多半个月才能完成。”机组操作手寇光磊抱怨道。

  海拔高处的风又干又冽,吹到脸上刮得生疼,嘴唇很快就龟裂了。高反、寒冷、陡坡,这些在物探队员看来都不是事。“冷倒没啥,一干起活来就暖和了。就怕大风,我们没办法生火做饭,吃不饱就没力气干活……”队员高志豪说。雪线上的山风凶猛、狂躁,一言不合便掀翻营地的帐篷,大家只能冒着寒风啃馕饼或馍馍。

  雪飞落、风刮面。在南天山3700余米的雪线之上,石油人正向地下的油藏宣战,锐不可当,奋勇向前……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