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渤海钻探录井二公司L10668录井队的设备抵达花土沟基地。以往都要在花土沟停留3天才能上新井,但3月10日井队就要开钻验收,时间紧迫,没有工夫调整。

  青海油田英雄岭构造带的狮子沟地区,平均海拔2900米。L10668录井队正在工作中的S70井就在这莽莽西北荒原,地面海拔3600米,挑战更大。

  “海拔超过3500米,你晕高吗?”队员魏磊和徐刚边走边聊。“去年我们完成的两口‘一字号’风险探井,海拔在3100米以上。咱们是渤海钻探深井复杂结构第一军,不怕。”两人出发前相互打气。

  S70井是今年这个公司在青海油田中标的首口重点探井,高海拔缺氧,高浓度硫化物,地层压力大,易发生井漏、溢流险情,诸多难点成为了L10668录井队亟待攻克的难题。

  “弟兄们,3600米、复杂工况听起来眩晕,钻井兄弟能调运大吨位的设备上山登顶,我们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项目副经理给大伙做战前动员。“把制氧机、氧气袋,刺五加、茯苓等药品提前备齐,值班车辆随队出发,一旦有紧急情况第一时间撤下来,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录井队长王海海随后补充:“4袋氧气已经充好,制氧机检查运行正常,还带上了项目部配发的6盒红景天,医药保障充足。”

  出了花土沟,无尽的荒漠,大漠的寂寥和生机的脆弱尽收眼底,颠簸了近一个小时土路,顺利抵达新井。

  “不好,有人晕倒了。”井上传来呼救声。魏磊搬出制氧机,立刻对病人进行急救。“这已经是第4个倒下的队员了。”王海海叹气。他安顿好宿舍,大家开始准备井上物料。

  忙碌了一天,大家沉沉睡去。他们商量好不锁门,一旦有情况就敲墙,方便其他人迅速查看。夜里1时,王海海蹑手蹑脚地到每个屋子查看一遍,听到酣畅的呼吸,看到枕边的氧气袋,安心了许多。

  干燥、嘴唇脱皮、鼻腔有堵塞感和血丝,这是他们第二天醒来普遍的感觉。吃过早饭,王海海再次确认各个屋用电线路、地线连接情况,用榔头把不够埋深的地线狠敲了几下,忽然眼睛发黑,出现气喘、头痛、呼吸急促的症状。他心里一惊,快速蹲了下来。“不使猛劲,不走快路。”他仍不忘向队友传授经验。

  王海海原本一口气能上钻台,现在中途需要歇一次;徐刚和王强飞两个人放慢脚步抬传感器;袁立联系钻井方接通电路,魏磊负责上下捆绑仪器信号线……队员们忙碌着开钻前的准备,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中。

  3月10日,在晨光熹微中,钻机马达轰鸣,现场井然有序,L10668录井队5名队员倦容中露出胜利的微笑。仪器设备安装调试运行正常,各项参数达标,如期保障了钻井队顺利开钻。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