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沙特阿拉伯继续进行原油市场份额之战,其精心培育的可靠石油生产国声誉以及争取视为负责任的全球领导者的愿望将受到威胁。

  目前适值1918年流感大流行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卫生紧急情况,以及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之一,在此之际沙特采取价格战策略极其危险。

  此一时,彼一时。有时,一项策略当初构思和最初执行时的环境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以致于不再适宜和必须进行更改。现在就是这种时候。

  对沙特决策者来说,休战是负责任的做法。

  **走向价格战**

  过去十年来市场份额输给美国页岩油,而且未能与俄罗斯就扩大限产达成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发动价格战是可以理解的,即使存在争议。

  在未能与俄罗斯就应对市场份额损失达成一致后,沙特便立马改变策略,从寻求更深和更长久的减产改为向市场倾注过剩原油。

  实际上,沙特的策略转为"惩罚模式",宣布一系列的产出增加、库存提取、以及产能扩充,意图引发最大的痛苦。

  沙特采用威慑战略的目的,看来在于迫使对手提前恢复协商。

  在沙特宣布4月及5月石油供应将增加逾200万桶/日之后,布兰特原油价格当周就从每桶50美元跌至35美元附近。

  **陷入衰退**

  不过在那之后,这场战争已经被疫情恶化、以及接踵而至的旅运限制和全球商业活动停摆等消息所取代。

  世界上最大的几个行业如航空运输、旅游、娱乐、零售及餐饮等行业的多数活动突然停摆,已然推动全球经济步入2008/09年以来首见的衰退。

  全球石油消费力及下滑的幅度可能会轻易地来到1,000万桶/日,月初下滑的幅度可能只有100万桶/日。

  全球石油消费下滑幅度很容易达到1,000万桶/日,而月初时的下滑幅度可能还只有100万桶/日。

  例如,仅大西洋两岸的航空运输每天就消费大约100万桶石油。美国国内汽油市场每天消耗近1,000万桶。

  对过去10天北美和西欧运输和商业活动下滑的合理预期表明,假设石油消费立马减少1,000万桶/日是合理的。

  全球石油消费的突然停止,是布兰特原油价格自本周初以来进一步下跌10美元的原因所在。

  布兰特原油六个月日历价差已降至每桶8美元的正价差,表明交易员认为,未来几个月大量增加的原油库存将填满所有可用存储设备。

  **最大限度压力**

  已经因为产量战而饱和的石油市场,如今势必将因全球衰退而过度饱和,油价和价差已出现严重困境时的水平。

  在这些生变的情况下,推进产量战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全球供应国应该采取的行动。沙特经常被比作石油市场的央行。

  在全球经济已经面临莫大压力、各国央行与政府努力缓解担忧的情况下,坚持打这场油市价格战正在平添经济与金融不稳定性。

  从营收、投资、高薪与供应链的影响等方面来看,石油业是全球最大产业之一。在这个时候将石油业所受的损害最大化并不明智。

  **宣告胜利**

  全球同步深度衰退导致油市过剩(1,000万桶/日)增加的幅度,已经远超过增产之战带来的增幅(200-300万桶/日)。

  即使沙特停止大幅增产、重新回到比较接近OPEC会议前的产出水准,石油消费减少与低油价仍将持续下去。

  低油价已经迫使美国页岩油业者加快调整脚步,整个页岩油业供应链可能也难逃一场清洗。

  在2014-2016年增产大战期间,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一开始不断虚张声势,表明有能力承受沙特与OPEC大举增产。

  页岩油生产商调整了开采计划,在油价持续大幅下跌之际,产量下降相对缓慢。

  沙特以及OPEC+产油国在2016年底通过减产推高油价的动作可能过快。

  如果他们能够让油价在2016/17年的更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在低位运行,或许能实现更为持久地削减供应链产能,从而减缓美国石油生产的周期性上升。

  2016年12月宣布的合作减产以及随之而来的产量下降可能时机不够成熟,让页岩油生产商获得了生机,并迎来第二次行业繁荣。

  但这一次市场情况有所不同。页岩油企业未能展现出以往的声势。行业供应链更为脆弱。资本市场也更为封闭。

  低油价逼迫生产商缩减开采计划,全球衰退的前景应会导致减产成真。

  **叫停价格战**

  在当前的疫情和经济紧急情况下,对于沙特来说,负责任的做法是叫停价格战,停止向市场漫灌原油。

  由于消费环境恶化,叫停价格战可能无法使油价回到OPEC会议之前的水平,也无法拯救美国页岩油公司以及其他OPEC成员国或其他石油生产国。

  但这将有助于缓解目前能源和金融市场的剧烈震荡态势,也将有助于抗击疫情并避免全球经济萧条。

  休战可以是暂时的。如果沙特仍担心竞争对手的产量,那么当疫情得到控制、经济企稳时,还可以重新开打价格战。

  与此同时,沙特的政策制定者应该抓住这次机会,展现真正的全球领导力,赢得为经济和整个行业利益而服务的赞誉。

  如果他们需要以外交名义执行战略改变,那么白宫或许能够帮上忙,白宫可以强调稳定油市的重要性。

  无论怎样,随着全球卫生、石油、经济危机加剧,美国政府都可能会向沙特领导人施压,以促使其转向更加保守的生产政策。

  白宫不会允许石油战威胁到美国整个页岩行业的生存或其"能源独立"梦,因此政治和外交压力是不可避免的。

  但沙特可能理所当然地要求美国推动俄罗斯至少做出某种可增强信心的合作举动。

  俄罗斯可能会同意合作,条件是美国在其他地方做出让步,如北溪2号项目,以及放松制裁执行。

  如果当前的危机不再大幅恶化,那么沙特、美国和俄罗斯的决策者都需要面对变化的环境调整策略,展现真正的领导力。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