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3月,一场为争夺石油话语权、价格和市场份额的油价大战拉开序幕,布伦特和WTI油价双双跌破30美元/桶。

  面对来势汹汹的价格战,俄沙双方都有着多重考虑。而对于中国企业来说,需要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中,做好近期应对和远期谋划的两手准备。

2020年油价走势及主控因素   来源:Wind、中信证券研究部

  俄沙双方诉求明确,体现两国政治谋略

  对于此次价格战,俄罗斯作为世界话语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深层的内在思考。

  考量一,俄罗斯在过去三年中与欧佩克合作限产,但是收效甚微,让出的市场份额几乎都被美国页岩油气占领。美国页岩油气“渔翁得利”,产量已增至800万桶/日。另外,美国对北溪2项目和委内瑞拉俄气项目的制裁引发俄罗斯的不满。此次俄罗斯不配合减产,势必拉低油价,这将打击高成本的美国页岩油气。特别是由于前期页岩油气生产商高额举债,现阶段资方希望快速回收投资,使得勘探钻井投入资金减少,无法增加替补产能。加之近期美国页岩油气技术上没有新突破,导致其产能停滞,且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油气消费,使得美国页岩油气发展更加困难。俄罗斯抓住时机,借力拉低油价,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考量二,配合修宪的政治需要。3月11日,俄罗斯拒绝减产的第5天,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表决通过宪法修正案草案,取消了总统任期次数限制,即现任总统的既往任期归零(俄罗斯目前的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不得超过两届,每届四年)。草案已在14日获得总统签署,4月22日举行全民公投。俄罗斯的这一重大政治变化,需要国内和国外的大力支持。俄罗斯巧借减产引发的国际舆论“噪音”,推进变革。俄罗斯需要一位有实力、有胆魄的领导人率领俄罗斯继续向前。如果普京总统再次当选,对稳定俄罗斯政局将十分有利。

  考量三,在沙俄谈判的最后环节,沙特提出在现有削减170万桶产能的基础上,“欧佩克+”再度减产150万桶,并延续到年底,这一过高要求。俄方确实难以接受。俄罗斯希望通过不合作的姿态影响国际油价,展现自身在国际舞台的重要影响力。另外,俄罗斯长期重视战略储备,此番“不合作”可谓底气十足:去年,俄政府的年度预算规定了油价在高于42.3美元/桶时,将盈利上交国家,而低于此价格的利润则归属油公司。因此油价在42美元左右不会对于俄企造成太大影响。

  然而,尽管有如上多重考虑,但俄罗斯也为价格战的迂回留下余地。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近日表示,OPEC+合作的大门并未关闭,下一次OPEC+会议有可能在5-6月召开。

  价格战的另一方——沙特,背水一战,以打促合。沙特发动价格战的首要原因是希望通过价格战逼迫俄罗斯重回谈判桌,存在着如下三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沙特希望借油价下跌,缓解本国内部矛盾。3月7日据《纽约时报》报道,沙特政府以涉嫌叛国罪拘捕了三位高级皇室成员。分析认为,沙特王储为继承王位还会继续采取巩固政权的措施。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国际油价暴跌,恰巧掩护了这些举措,为王储顺利接班铺平了道路。

  第二,沙特出于自身发展的长远考虑,借此机会打压高成本油气,争夺市场份额。实际上,沙特发动价格战不是以打击高成本的美国页岩油气为主要目的,但既成事实却获得了这样的效果,这与俄罗斯不谋而合。

  第三,价格战也是出于对自身产油成本的考虑。沙特虽然油气生产成本低,但多种附加成本高,内部平衡价格为62美元/桶左右。在此情况下,沙特希望以打促谈,促进与俄的减产合作,以期在下半年将油价推高到60-70美元/桶,但目前看难度较大。

  美国大选在即,低油价增添不确定因素

  理性来看,35美元/桶以下的超低油价不可持续。对大多数油气企业来说,这一价格将导致盈利亏损。对沙特来说,这恐将影响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对俄罗斯来说,由于国内经济疲软,货币大幅贬值,如果石油收入下降,将减少勘探技术创新投入,对油气行业和宏观经济将产生影响。

  其次,美国页岩油气不会全军覆没。有预测指出,油价30美元/桶时,美国可维持50%的油气产量,40美元/桶时则可有70%-80%的产量。因此低油价只会挤出部分高成本油气生产商。另外,沙特已向美国提供了6船共计1200万桶原油,主要原因是美国炼厂炼制原油的工艺需要中质油或者中质含硫油掺混,光靠页岩油无法实现多种油品的炼制。因此,在上游企业遭受很大损失的情况下,为避免下游企业亏损,美国将趁低价进口沙特原油,保护本国下游炼油企业。

  再次,美国大选在即,低油价的影响不容小觑。特朗普连任最大的影响因素来自华尔街,目前美股的多次熔断给总统连任增加了不确定性。低油价在短期内可造福美国消费者,有利于美国现任总统竞选;但如果低油价时间过长,可能使得大量油气企业倒闭引起失业,破坏社会稳定,这又会对现任总统的连任造成影响。

  中国油企近期以稳现金流为主,更应着眼远期发展策略

  价格战再次提醒我们:油气行业的命门是新技术和低成本。油企能否持续健康发展,关键在于是否掌握核心技术,是否能够以较低的成本获取较高的利润,提升市场竞争力。

  在此情况下,中国油气企业要做好应对近期和中长期的两手准备。近期来看,一是做到“五控四保”,“五控”是指:控制生产成本、控制勘探支出、控制无效低效投资、控制人员成本、严控生产事故的发生;“四保”是指:保证充足的现金流,尤其是在一些优良资产划拨之后;保股东分红利息,避免出现抛售;保证银行利息,获得良好的借贷信用;国有企业还要力保人员工资,稳定员工队伍。二是要抓住低油价机遇,低价收储,加强战略储备。三是做好各种情况的模型模拟。上下游一体化的公司从整体上进行经济评价和运行分析,通过合理设计实现增损互补,争取在低油价情况下也能增产增收增效。

  中长期,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能源转型和油气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一是要仔细研究、预判油气消费峰值到来后,国家能源结构的发展方向、企业的运营策略,着手培养一批适应未来发展的人才队伍,加强对能源发展路径、方式、结果的研究,以后发优势实现弯道超车。二是要注重研发关键创新技术,创造新的效益增长点。合理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增强投资回报率。三是要进一步加强国际化运作,努力获取优良储量和强有力的合作伙伴。中国石油等企业在国际化上已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跟经验丰富的国际石油公司相比,在经验和人才上还有差距。另外,基于新冠疫情防控的需要,世界多地开始封城和限制出入,形成一个个孤岛,这给企业获取国际优良项目和储量造成重大挑战,需要进一步认真研究。四是要在国际油气市场发出中国声音。当今全球出现了4个“千万桶”国家:沙特、俄罗斯、美国3个国家的产量超1000万桶/日,中国日均消费量达1000万桶以上。如何利用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形成国际话语权,支持并提升中国油气交易中心的地位、作用,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

  (国际能源专家 苏北,本报记者张景瑜采访整理)

近3年前10大石油公司运营费用   来源:Wind,Bloomberg

  专家观点:

  (1)对外经贸大学教授董秀成:目前疫情时间长短的影响,是决定未来油价变化长期因素和短期因素的综合体。世界经济增长作为原油需求的根本性动力,如果长期受到抑制就会形成短时间难以恢复的惯性,甚至形成一个经济下行周期,这也是很多经济学家站出来说明恐慌指数剧增的影响,以及短期内无法形成经济危机的原因。

  (2)石油能源战略学者陆如泉:过去三年,虽然有过你来我往的博弈,但OPEC+的联盟韧性经受住了考验,油价走势保持在相对“合理”的状态,然而价格战开打让很多人心中产生了大大的问号。联盟能否持续? “维也纳联盟”短期会失效,但长期而言会继续发挥作用。在新冠疫情这个突如其来的场外变量因素影响下,沙特或者是俄罗斯如果继续大幅度减产将会陷入一个同世界经济形势走向对赌的局面,一旦疫情持续时间变为不可控因素,世界经济持续放缓,减产将毫无意义。因此,在世界疫情消退的情况下,很可能双方会立刻收战,握手言和,OPEC+作为一种平衡世界原油价格的新形势不会转瞬即逝。在条件允许和疫情影响缩短的前提下,年内未来油价很可能出现“报复式”增长。

  (3)IHS Markit石油分析师、OPEC资深观察员Roger Diwan:第二季度,我们可能会看到过去20年的最低油价,如果疫情持续,油价会持续走低,供需基本面的不确定性也会变得越来越大,沙特和俄罗斯的“价格战”将会持续下去,长时间保持这样的状态会对供需各方都造成一些长期的不良影响。(记者苏子开采访)

  沙特增产背后到底还有多少底牌?

  3月15日,世界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发布财报,该公司2019年全年净收入882亿美元,相比2018年的1111亿美元降幅超20%。财报显示,其净收入减少与原油价格、产量、炼油、化工业务利润率下降和公司的并购业务有关,但鉴于公司高达783亿美元的现金流,公司仍保有“稳健而审慎的财务状况”。

  阿美公司实际产量几乎相当于整个沙特的产量,平均每日产量为1320万桶。有分析认为,近期沙特宣布增产至每日1700万桶的决定,是该公司无法推辞的责任。

  虽然现金流依旧充裕,但低油价背景下的增产无疑会给该公司带来巨大压力。从沙特阿拉伯国家层面看,一方面需要解决去石油化的发展经济层面问题,另一方面是王权政治接续问题延展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后手有什么底牌打出仍就需要加以观察。

  底牌之一:沙特经济转型在低油价下积蓄动因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经济遭受打击不可避免。在原油需求走低的同时,沙特由于自身经济结构问题,其经济发展转型陷入了一种两难境地。一方面,受产业发展单一性制约,大部分国民生产总值来源于石油产业,其中原油生产作为产业链的顶端决定着该国的经济发展命脉;另一方面,在产业多元化的过程中,沙特并未迈出实质性步伐,受制于国内日趋复杂的王权斗争形势,沙特的经济改革并未取得实际成效。

  双重因素叠加,沙特的目标已经从平衡油市供需关系、保持价格稳定重新回到了争取市场份额的老路上。从最新发布的美国能源署(EIA)月度报告看,沙特等欧佩克国家通过减产平衡油价的手段承压巨大。

  如果在减产基础上油价继续下跌,本已脆弱的沙特经济无疑会遭受更大打击。因此,沙特的增产更像是短期的应急行为,或者说是随行就市,重新增产寻找市场份额,而长远发展仍需提振油价。

  底牌之二:沙特阿美上市后虽持续走低,但未来可期

  财报公布后不久,阿美公司首席执行官阿敏·纳赛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沙特阿美正在调整公司本年度的资本支出计划,合理进行投资安排。无疑释放出缩减投资的重要信号,而增产计划能否在这样的财务状况下实现,可以持续多长时间?外界普遍打上了问号。

  就目前情况看,沙特阿美将全力支持本国的政策和战略走向。3月11日,沙特阿美宣布将公司的最大可持续产能(MSC)从每日1200万桶增加到每日1300万桶。

  此前,虽然沙特阿美在本国股市过审上市,但众所周知,其在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上市的计划一波三折,最终还是被搁置下来。很大原因出自投资者对沙特阿美企业性质的担忧,以及未来其市场化发展的程度。在油价走低的趋势下,沙特阿美转型所需的融资渠道将更加收紧。沙特财政难以在低油价下长期增产,因此油价回归到目前各方所能接受的合理区间,依旧是长久对策,这也是沙特阿美能在沙特国家经济转型过程中发挥作用的关键因素。

  沙特阿美最近推出了一系列关于缩减投资、优化业务结构、合理调配现金流使用等应对策略,为疫情结束后的需求重振做好准备。从目前动向看,未来OPEC+的减产协议或许会在未来疫情结束后重新启动。这对于沙特阿美公司上市后的多元化转型大有裨益,沙特阿美多元化的发展策略也会因一系列管理提升措施而夯实,未来值得期待。

  底牌之三:牵制三大产油国的博弈平衡仍是沙特的王牌

  美国作为新科“千万桶”俱乐部成员,在原油供给和消费两端拥有重要话语权。从国际能源署测算的数据看,美国页岩油气开发平均成本为42美元/桶,这意味着虽然有强大的金融体系作为支撑,美国油企依旧面临着比沙特、俄罗斯更高的成本价格。

  从这个层面看,在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借势打压油价占据市场份额,对沙特、俄罗斯两国有着更大的好处,从而获取在未来同美国页岩油气开发者竞争的主动权。这也是为什么沙特甚至是多个中东国家放弃每桶45美元这个“盈亏平衡点”,开打一场看似“双输”价格战的原因。3月18日,高盛全面下调今年年均价格预测,由此前的30美元/桶下调至20美元/桶。据高盛原油价格首席分析师闫建涛介绍,“在期货市场多空平衡的状态下,谁先出手可能决定着后市走向。”

  从过往几年减产协议后的走向看,沙特在三国中的产量占比下降了3.5%、俄罗斯下降3.4%,而美国则上升至9%。在此情况下,如果疫情结束世界经济回暖升温,多空之间的供需博弈将持续,油价回归理性基本面也是大概率事件。日后,留给沙特减产操作空间的余地仍就很大,博弈价格区间的对局会持续上演。

  就长期合理发展而言,价格战引起的波动将是巨大的。在能源转型的当下,原油价格的暴跌会导致新能源替代率的下降。在诸多潜在的长期影响因素作用下,沙特的底牌还有多少,仍将取决于市场的变化。(苏子开)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