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OPEC+谈崩了,油价滑向深渊,折射出新的能源格局下,沙特、俄罗斯及美国这三大原油产油国深度博弈。作为全球三大千万桶每日原油生产国俱乐部成员, 2018年,美国能源产品出口占出口总量的10.5%,俄罗斯为56.7%,沙特则达到了惊人的86%。石油收入俨然是这些国家财政收支的“生命线”。

  对沙特而言,2014年10月国际油价开启暴跌以来,深度依赖石油的沙特已连续6年财政赤字。尽管沙特井口价领先于全球,但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沙特需要每桶70美元以上的原油价格才能实现预算平衡。为此,2016年以来,沙特一方面力推与俄罗斯结盟组成OPEC+减产稳油价,另一方面力推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IPO。在当前的油价困局中,沙特不得不接受不断被侵蚀的市场份额及勉强维持的油价。

  对俄罗斯而言,出于对美国不断挤占OPEC+减产所流失的市场份额的担心,一直在减产协议中呈现出摇摆姿态。公开数据显示,2020财年预算中俄罗斯设定的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为每桶42.40美元。但是俄罗斯也无法稳坐钓鱼台。油价大幅跌落下,国债和企业债券被大量抛售,外资撤离。俄罗斯经济界预计,除非疫苗研制成功或者OPEC+达成减产协议,新冠肺炎将对俄罗斯货币造成5年来最大挑战。

  而对美国而言,是不容忽视的“影子选手”。美国页岩油已知成熟的管理好的区块,井口价能够达到30美元/桶以内的水平,但是新的区块,因为大量采用了高杠杆借款,成本有的已经达到了每桶50多美元,高的达到每桶80多美元的水平。现在价格战,不排除俄罗斯和沙特都想来测试一下美页岩油底部价格在哪。

  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破坏性目前尚难以预期,国际油价何去何从也未有定数,但宏观经济因素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思路。

  原油价格根本上是由供需面决定的,供应决定底部在什么位置,但是对于需求来说,全球宏观经济走势好时,国际油价走势相对较好。例如2008年,市场对中国有很高的期望,高盛认为国际原油价格会涨到每桶200美元的价值区间。2008年金融风暴后,OPEC三次动用减产,累计减产达到了每日300万桶的规模,但是实际收效也不理想。2009年3月中国实行4万亿的基建计划,产生了很强的市场正向走势。我们今天谈论国际油价,不能只看OPEC的作用,而是应该关注宏观。

  全球金融市场具有非常强的互动性,因为股票市场和汇率市场、债券市场、大宗商品市场本身是互相联通的。国际市场好的时候,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场会呈现好的走势。此次石油价格大跌,直接触发了美股熔断。现在美国股市跌得最惨的就是石油公司的股票,特别是与页岩油相关的企业。有数据显示,美国的页岩油今年会达到偿债的高峰期,如果持续超低油价的话,美国的这些能源公司债务是没有办法展期的。

  而对于中国市场来说,因为中国疫情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很多基金公司都建议配置大量的中国资产,认为中国的资产是目前形势下最好的避险资产。

  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维持石油市场相对平衡来满足国内财务收支和政局稳定,再度联合并非不可能。而特朗普要连任,必须考虑如何维持任期内股市大牛市的态势,也必然需要美国股市呈现出好的态势。而作为油价最大不确定性因素的疫情发展,尤其在伊朗及中东地区可能给供给端带来的影响,值得关注。

  国际油价固然受到供给侧托底作用,但是疫情是最大宏观。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与演化对需求侧的抑制与扰动是国际油价最大变量指标。在全球央行放水背景下,全球金融市场的大幅震荡是近期大概率事件,如何共克时艰是全球执政者面前的大考。

  (张龙星为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油品事业部总监,刘宁洁为本报记者)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