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以来,OPEC+谈判失败开始的本轮油价暴跌叠加疫情全球性蔓延,预计不仅大幅增加油气行业面临的不确定性,还有可能引发新一轮经济危机。短期看,有利于降低中国经济成本,长期则不利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油气行业面临的不确定性大幅增加。一是上游投资面临大幅缩减。目前,全球油气生产盈亏平衡点除了中东是27美元/桶,其他地区为41至75美元/桶不等,当前不到30美元/桶的油价已经严重影响石油公司的盈利能力,上游投资面临大幅缩减。除埃克森美孚宣布了330亿美元削减计划外,几乎所有的石油公司都在制定具体的支出削减计划。Husky Energy宣布将削减33%的上游支出(约为9亿美元的资本项目),并推迟开发中国15/33区块和印尼MDA-MBH天然气田,减少油井维修活动,停止勘探活动。Rystad Energy预计,今年美国页岩气投资将减少650亿美元,水平井数量将减少一半。伍德麦肯锡也表示,如果油价维持低位,将推迟和Santos公司合作的价值数十亿的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开发项目。二是公司股价将长期低位运行。2014年至2016年油价下跌时期,石油公司股价普遍下跌。此轮油价暴跌除了供给端冲击,还有疫情和经济疲软导致的需求端风险,因此股价下降非常猛烈。3月9日,埃克森美孚、壳牌、雪佛龙、BP、道达尔股价分别下跌12.22%、17.17%、15.37% 、19.1%、17.82%。不少专家认为此次油价暴跌将影响长期石油市场格局,低油价将成为新常态,因此投资者普遍看空能源行业,油气公司将有可能长期低位运行,这对高度依靠外部融资的美国页岩油气公司将形成巨大打击。三是现金流面临断裂风险。油价下跌侵蚀企业利润,需求不振导致库存增加,资本市场持续走弱降低外部融资,将导致油气企业面临巨大现金流困难。伍德麦肯锡预测,如果2020年平均油价为每桶35美元,Santos和自己现金流预计将分别下降25%和40%左右。

  或引发新一轮经济危机。石油作为最重要的大宗商品,是大量金融衍生产品的基础资产。石油价格波动对资本市场和世界经济具有重要的溢出效应。3月9日油价暴跌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恐慌性抛售,叠加疫情影响,美国股市全线暴跌,在过去两周内熔断4次,美股三大股指全部跌入熊市区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跌至历史低点,进一步加深各界对经济下行的担忧。具体来看,此轮油价暴跌对经济有三个方面影响:一是资源国政府财政压力增大,加剧全球流动性紧张。资源国财政和经济高度依赖石油收入,以沙特阿拉伯为例,其石油出口收入占总出口额比重一直保持在80%以上。在世界石油供需持续宽松、国际石油价格大幅下降的背景下,资源国经济增长和出口收入都将随之放缓,面临经济和财政双重压力,可能导致货币大幅贬值和主权信用评级下调,石油美元大幅回流资源国,加剧全球流动性紧张。二是页岩油气生产商资金链断裂可能加剧资本市场危机。2014年至2016年的低油价导致了大量美国小型页岩气公司倒闭。此轮低油价下,不少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已开始大幅削减2020年的资本支出计划,Diamondback Energy和Parsley Energy已经宣布今年将削减超过20亿的资本项目。但更大的问题在于美国页岩油公司的融资模式,高度依赖资本市场融资和发行大量资质较差的债券。据莫尼塔宏观研究报告显示,高收益债(BB及以下)发行人的全部未偿还金额为7.39万亿美元,数额非常庞大。如果油价和股市持续低位运行,将导致大量能源企业债券违约、债务链条断裂,加剧资本市场危机。三是全球投资者避险情绪高涨,政府政策工具匮乏。油价暴跌叠加全球疫情进一步打击了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代表市场恐慌情绪的VIX指数3月16日高点已触及82.69,明显高于中美贸易冲突的峰值和欧债危机的峰值,市场恐慌程度不断累积。目前各国债务水平已经处于历史较高水平,利率处于较低水平,可供政府选择的政策工具已经不多,如果资本市场不能尽快企稳,或将引发全球系统性经济危机。

  油价下跌短期内有助于中国降低经济成本,长期不利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2019年,中国原油进口金额约1662.7亿美元,油价下跌短期看可以降低国家用油成本,为国家节约大量外汇开支,有助于增加项目盈余,缓解疫情对国家经济的影响。但长期来看将不利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近年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快速攀升,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石油对外依存度分别达64.2%、67.2%、69.7%和70.8%。油价下跌将下挫国内石油公司产量,将导致油气对外依存度进一步增加。如果国际油价长期低位运行,将导致国内石油公司业绩亏损,经营压力增大,部分上游成本较高的油田面临关停的风险,不利于国有石油公司增储上产,也不利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如果油价下跌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将引发国内市场剧烈波动,外部需求持续下降,增加整体经济下行压力。

  (康煜为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本报记者张景瑜采写)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