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原油正在迅速扩大市场份额。全球原油数据监控平台“hiCargo海运原油”3月17日数据显示,上周(3月9~15日),沙特超大型油轮(VLCC)发货量环比大增23.6%,美国VLCC发货量则环比骤降65.3%,俄罗斯发货量环比下降4%。

  随着欧佩克与俄罗斯围绕减产协议的谈判破裂,原油价格战在全球打响,油价跌至历史低位。另一方面,各大石油进口商趁机买油囤货,直接拉升了原油海运价格。

  据伦敦波罗的海交易所数据,上周,油轮收益率猛增700%,达到每天24.3万美元。3月12日,中东至中国航线超大型油轮等价期租金(VLCC-TD3C TCE)报19.4万美元/日,7日环比上涨533.7%,较去年同期增长482.4%。

  从根本上讲,当前海运价格飙升受到石油供应侧的推动。继沙特、俄罗斯调低油价并发出增产信号之后,伊拉克、尼日利亚和阿联酋也表示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增加供应。这直接影响了运输需求,导致油轮短缺,将租船费率推高至5个月来的最高水平。作为世界最大的原油出口国,沙特希望抢夺更多的市场份额,逼迫俄罗斯回到谈判桌前。据彭博社报道,沙特已告知原油进口商,将以大幅折扣的价格向包括欧洲在内的地区增加交货。沙特阿拉伯国家航运公司(Bahri)租用25~30艘巨型油轮,预计在3月底或4月初完成装货。这些油轮中绝大多数为VLCC,每艘可承载200万桶原油。业内人士评价,Bahri预订其他公司的油轮,实属罕见。

  分析认为,油价暴跌之后,形成了国际原油价格近低远高的趋势,原油贸易商和石油公司试图通过储存低价石油,在日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获利,引发了一系列油轮询价,造成原油溢价不断扩大。全球最大的油轮运输公司之一Frontline日前表示,各大石油公司和石油交易商都在询问浮动储油期权,维托集团(Vitol)和壳牌(Shell)希望能够预订存储船。成品油船公司Torm A/S表示,最近陆续收到了多个不同燃料市场的浮式储油请求。

  Frontline首席执行官Robert Hvide Macleod同时表示,一些石油买家也会采取与浮式储油相类似的手段,通过放慢航行速度使原油更晚到达目的地,以便标出更高的售价。他举例道,油轮一般以13海里/小时的速度航行,但近期有人看到一艘新的超级油轮从亚洲航行到欧洲,航速比装船时的速度慢了2海里/小时。

  “新增装船预计将持续到4月份,这意味着油轮市场将在今年第二季度继续受益。”比利时油轮船东公司Euronav投资者关系经理Brian Gallagher称,运价飙升是因为第一批较旧的船只被用作浮式储油船,而第二批租船人急于确保吨位,以拖运更多的沙特石油,使得限制运价上涨的重要因素被消除。

  对近期油轮市场的乐观预期,带动了原油运输公司的股价纷纷上涨。Frontline的股票连续多个交易日上涨,收盘价从3月6日的7.04美元上涨到3月10日的9.65美元,增幅达37%。

  但业内人士提醒,对油轮市场仍有理由保持谨慎。一方面,运费飙升增加了成本,降低了储油的吸引力。从需求侧看,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能源需求大幅缩减,将新增加的原油供应储存于超级油轮变得愈来愈不划算。从历史经验看,上一轮海运价格达到这一水平时,预订船只的请求随后被取消,高企的运费水准很快变得难以为继。根据雷斯塔能源公司(Rystad Energy)的数据,沙特生产一桶原油需要付出的成本大致为9.9美元,其中资本成本4.5美元、运输成本5.4美元;俄罗斯生产一桶原油需要付出的成本大致为17.3美元,其中资本成本8.9美元、运输成本8.4美元。

  另一方面,因行业自身的巨大风险性,船运行业被比作是“过山车”业务,租船合同由于商业和运营的原因失败已是司空见惯。以Frontline为例,2008年受行业整体景气带动,该公司获得数十亿美元的股息;而在2012年美国水力压裂技术繁荣的同时,油轮运价暴跌,又注入5亿美元的股本。“现在推测这会持续多久还为时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今天很忙!”Robert Hvide MacLeod如是说。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