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来,沙特打响的石油价格战受到全球各方高度关注。3月16日WTI原油价格一度跌破每桶30美元,已不足今年1月初价格的一半。特别是此前的3月9日跌幅超过30%,创下近30年来单日最大跌幅纪录。

  影响远不止于此,全球资本市场随即震荡,避险情绪急剧升温。受石油价格战和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双重影响,美股出现罕见暴跌,3月9日和12日两次触发熔断。要知道,美股第一次熔断记录是1997年10月27日,而最近一周内发生的正是历史上第二次和第三次熔断,连“股神”巴菲特也惊呼“活了89年没见过这阵势”。

  原油被称为“大宗商品之王”,可以生产6000余种产品,而如今的油价比矿泉水还要低,所有与之相关的行业都将发生深刻的改变。为什么会这样?全世界时政和财经领域的媒体及专家都在试图寻找答案。

  自新冠肺炎疫情呈全球蔓延趋势以来,市场担忧原油需求疲软,国际油价连续下挫。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中的最大产油国,沙特一直在敦促欧佩克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产油国减产,以支撑油价。

  3月5日,沙特向俄罗斯等国建议,将现有210万桶的日减产协议基础上,继续减产150万桶。然而,在次日谈判时,俄罗斯拒绝了这一提议。7日,沙特发动价格战,宣布将4月原油日产量从当前的970万桶调高至1000万桶、销售价格调低6至8美元,同时声称如有需要可继续增加产量。俄罗斯则表示有能力将日产能提高50万桶,不再受到生产上限或减产的约束。

  据观察者网报道,在美国页岩油产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欧佩克成员国上一次允许全球供应增加是在2014年底,当时油价暴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2016年,俄罗斯与欧佩克达成了一项产量协议,通过减产,在过去三年里帮助推高了油价。

  油价的大幅下跌将伤害到世界各地的石油生产国,尤其是委内瑞拉和伊朗。“沙特发起的‘石油价格战’无异于为海湾邻居们埋下定时炸弹。”英国《金融时报》称,目前30多美元的国际油价,意味着许多欧佩克成员国需动用外汇储备,并提高国内油价,甚至借债才能维持公共财政。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算,饱受西方制裁的伊朗在国际油价达195美元每桶时才能实现预算平衡,沙特则需84美元,阿联酋为70美元,科威特至少需要油价达到55美元。

  相关资料显示,1980年以来国际油价发生了7次大幅下跌,原因包括石油供给增加、需求不景气等。但大跌并不都伴随经济衰退,1990年海湾战争、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2008年次贷危机的油价大跌后,美国经济出现了衰退;而1986年市场供过于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14年页岩油冲击、2018年贸易纷争叠加欧佩克增产的油价大跌期间,美国经济并未出现衰退。其中2014年由于页岩油增产,美国经济增速反而到达了阶段高点。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报道,沙特此轮降价的目的是夺回市场份额,并向俄罗斯施加更大压力。而外界普遍认为,俄罗斯增产的战略目标则是打击美国页岩油行业,并以此作为应对美国制裁俄石油企业的重要手段。

  在石油价格战打响之初,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社交媒体网站发文称“汽油价格下降了,这对消费者有利”,但实际上,如果油价持续暴跌,负债累累的美国石油公司也将面临更大的财务压力。

  近年来,数十家美国石油公司已经破产,美国石油产量可能也会随之下降。有市场分析师表示,美国页岩油和加拿大油砂将迎来噩梦般的一年,“生产将变成一场比拼经济实力的战斗”。

  “从当前局势看,俄沙美正在上演‘三国杀’,这是一场决定石油市场主导权的争斗,也将影响未来国际能源格局变化。”中国经济网分析认为,沙特和美国是传统意义上的坚定盟友,在石油安全保障和地缘政治方面利益一致,但两国固有矛盾摩擦也在累积加大;美国和俄罗斯有着长期战略利益分歧和冲突,而双方也要不时坐下来谈合作;俄罗斯和沙特作为世界最主要两个石油生产商和主导力量,近年来有合作也有对抗。

  石油价格战的背后是大国之间的博弈。美国《纽约时报》称,沙特领导的欧佩克与俄罗斯为支撑油价达成的联盟破裂,可能只是“暂时的”。沙特方面的行动,可能是一场“谈判棋局”的一部分,与俄罗斯仍旧可以达成妥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姜永斌整理)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