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国际油市“巨震”之②

国际油价暴跌影响了谁?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猝不及防中,国际油价和全球股市相继暴跌。

  3月6日,OPEC+扩大减产谈判无果,引爆原油市场巨震。3月9日布伦特原油期货盘中跳水式下降超31%,全球金融市场遭遇“黑色星期一”,美股开盘仅4分钟就触发熔断机制。

  “巨震”之后余波不停。虽然3月10日WTI油价反弹10.38%,但随后又重返低位震荡。截至3月11日,4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38美元,收于每桶32.98美元,跌幅为4.02%;5月交货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43美元,收于每桶35.79美元,跌幅为3.84%。

  那么,国际油价的这轮暴跌影响了谁?国际原油市场与资本市场之间的涨涨跌跌是否已如影随形?以沙特为首的OPEC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能否挑动世界能源格局巨变?包括美国在内的产油国经济是否将遭遇严峻挑战?

  影响之一:

  国际油市“巨震”引发

  全球资本市场“海啸”

  原油作为经济运行的基础原料,与经济运行紧密相关。在世界经济下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的背景下,能源总体需求或将进一步萎缩。

  从市场反应来看,油价暴跌叠加疫情全球蔓延对全球股市造成巨大冲击。3月8日美股石油已经全线遭遇重挫,雪佛龙、埃克森美孚下跌超13%,斯伦贝谢下跌近30%。而3月9日油市的“巨震”更让全球金融市场“一泻千里”。

  受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影响,全球金融市场遭遇“黑色星期一”。3月9日,美股开盘后4分钟,标普500指数暴跌7%,触发了美国股市的第一层熔断机制,美股暂停交易15分钟。这是美股历史上第二次熔断,上一次发生在1997年10月27日。

  亚洲和欧洲的主要股指集体下挫,日经225指数下跌5.07%,创近一年多来新低;斯托克斯欧洲600指数下跌7.4%,是2008年10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科威特股市、巴西股市、加拿大股市也因为超跌触发了熔断机制。

  “对市场而言,原油已成为比新冠肺炎病毒更大的问题。”业内人士分析。

  随后,美股经历多轮过山车式涨跌,继3月10日强势反弹1100多点后,道琼斯工业指数11日再度暴跌1464.94点,自上月高位狂泻20%。市场人士分析,这或许意味着美股史上最长牛市终结,道琼斯工业指数正式滑入技术性熊市。

  油价下跌加上疫情蔓延,成为压在脆弱经济上的“又一根稻草”。全球整体宏观经济出现明显回落,国际贸易和各国经济增长面临新的不确定性因素,相关机构纷纷下调经济预期,且较为悲观。

  法国央行将法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预期由此前的0.3%下调至0.1%;新加坡经济学家将新加坡经济增长预期下调逾一半至0.6%;标普全球评级认为,2020年亚太区经济增长将放缓至4%,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

  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降可能导致欧佩克的出口收入减少,意味着产油国经济将遭遇严重挑战,导致财政和债务危机。

  全世界身价最高的石油公司沙特阿美,3月9日股价首次跌破去年12月上市时的价格,公司市值面临跳水。当天俄罗斯卢布也大幅贬值,对美元离岸汇率超过75∶1。有俄罗斯国内金融机构估算,未来一周内还将进一步下跌至78∶1,甚至更低。俄罗斯专家表示,忧虑国家的经济前景。因为在6年制裁重压下,俄罗斯经济过去两年虽然恢复了1%至2%的增长,但人均实际可支配收入在持续下降。

  影响之二:

  低油价冲击

  国际原油市场供给格局

  页岩油革命后,世界能源格局变为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产油国、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产油国和以美国为首的新兴产油国“三足鼎立”的格局。

  对于沙特来说,由于正处于重大经济、政治和社会变革之中,价格战的代价很高。沙特王储萨勒曼一直希望利用沙特阿美的资产来进行新型投资,以摆脱石油经济的束缚。但低油价将阻碍沙特刚刚萌芽的经济复苏态势。在油价暴跌之前,沙特政府预计的赤字额度已占今年GDP的6.8%。

  俄罗斯收入的一半来自能源行业,低油价无疑重挫其财政收入。好在卢布的浮动汇率制加上灵活的税收制度缓和了财政冲击。同时,俄罗斯还有1500亿美元的国家福利基金,可以在10年内以每桶25~30美元的价格弥补石油收入损失。

  油市巨震影响最大的,除了桌面上互相对垒、严重依赖石油外汇的沙特和俄罗斯,其实还是美国页岩油企业。目前,美国页岩油日均产量逾920万桶,占全球原油总产量的9.2%。有报告指出,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原本成本就高于中东油和俄油的美国页岩油产业,由于在近10年的高速扩张后仍未盈利,许多投资者已开始考虑撤退。基于此,低油价可能使页岩油面临全行业亏损,对美国经济的损害更严重。

  页岩油开采成本较高,盈亏点在每桶45美元以上。据路透社报道,包括西方石油在内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开始进一步削减支出,这可能导致未来数月美国石油产量减少,美国在市场上的扩张速度将相应减缓。

  相反,如果减产协议在后续的商讨中仍无法签署,进入4月,脱离减产限制的各产油国,尤其是原油开采成本低的沙特、科威特、伊拉克等中东国家,将有可能争相扩张抢夺国际石油市场份额。

  对有些产油国来说,低油价是无妄之灾。比如加拿大的油砂矿是世界上石油生产成本最高的原油品种之一,油价暴跌时利润率将大幅下降;油价跌至每桶30美元时,墨西哥将损失0.15%的GDP;阿根廷虽坐拥Vaca Muerta大油田,但在油价暴跌的情况下,开采这个油田的计划可能搁浅。

  供给端在发生变化,“低油价打击原油供应国,对需求国有利”这一传统逻辑在消费侧也已发生改变——

  对消费国来说,低油价虽然能降低进口成本、促进经济复苏,但对于欧元区等物价低迷的地区来说,极低油价可能加大通缩风险,欧央行或不得不将利率降到更低。同时,在疫情严重的国家(如意大利),原油需求已经十分疲软,未必能享受到低油价的红利。

  当然,原油消费主力国家可能会搭上低油价的“机遇之船”,有效降低能源进口成本。更深层次的影响则表现在,印度政府可能因此实施提高燃油税的计划。而秘鲁作为原油净进口国,去年净进口了56亿美元的石油产品,但低油价也可能使其勘探原油的计划进一步延后。

  影响之三:

  油市风云变幻成为

  行业优胜劣汰催化剂

  种种迹象表明,国际能源市场已进入剧烈变动期。石油供应过剩,国际油价不可避免地迎来暴跌,国际能源市场将重新洗牌。未来三大超级产油国——沙特、俄罗斯和美国将如何博弈,值得业界高度关注。

  目前的局势显示,以“薄利多销”打响原油价格战的沙特正在让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沙特阿美3月10日发布公告,宣布4月将在最大持续产能(MSC)1200万桶/日的基础上再增产30万桶/日。这表明沙特正倾尽全力通过倾销抢占更多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的是,伊拉克也将4月销往世界各地的原油价格每桶下调2.5~5美元。而俄罗斯财政部发表声明称,俄罗斯能够在今后6~10年内承担每桶25~30美元的低油价。

  国际原油价格何时止跌反弹?大幅波动将持续多久?虽然尚无定论,但其对产业链及相关行业的影响,已经开始不同程度地显现出来。

  首先,对大多数石油公司而言,每桶45美元左右的油价已经在盈亏平衡点以下。这意味着,如果国际油价继续走低,石油公司将无利可图,除“坐等”市场回暖外,还必须保持灵活和高效手段,采取大幅度的投资压减和成本削减举措。否则,这轮低油价“寒冬”将异常难过。

  高盛公司跟踪观察北美25家能源企业的近期动态发现,面对油价暴跌,大部分公司在制订今年削减开支的计划,削减幅度在20%~50%。埃克森美孚将削减今年330亿美元的支出计划;西方石油公司刚完成阿纳达科石油收购,分红计划大幅削减90%,如此幅度是30年来首次。

  另外,有分析师称,随着石油公司纷纷减少支出,对新能源的投资也将逐渐放缓甚至停滞。油价若持续处于超低水平,将影响既定的能源转型步伐。整个国际社会向新能源、可再生能源转型的节奏也会放缓。很明显,价格才是决定能源转型速度快慢的主要因素。

  其次,石化产业链下游企业将会因为油价下跌而逐步增加商业库存,成本会大幅降低。对于存货较多的企业,一方面可以通过原油期货套期保值对冲风险,另一方面要尽快消化库存,防止出现油价进一步下跌带来更大的损失。

  最后,对于油服行业而言,上游开采企业资本性支出的减少,无疑将促使全行业收入锐减。美股油服巨头斯伦贝谢闪跌35.18%,独立油气公司DIAMONDBACK能源、综合石油公司赫斯公司更是跌幅超过40%。

  油价涨涨跌跌虽然是市场的正常表现,但每轮油价大幅波动都会推动行业优胜劣汰。因为油价处于下行阶段时,优质企业往往可以通过规模、资金和品牌等优势,实现逆势扩张,提升市场占有率。

  美国已经开始建议谨慎增产,OPEC也会跟随调控价格。长期超低油价不可能,长期超高油价也不现实。从OPEC历次谈判的表现来看,国际油市的动荡可能才刚刚开始。在这种境况之下,无论是各经济体、产油国,还是石油石化企业,都需要做好应对低油价震荡影响的长期准备,实现安全“软着陆”。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