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1日 护士?我们还是护工、保洁员

  今天是我的大夜班,再过一会儿我就要出发去医院。一转眼到武汉已经半个多月了,我开始适应这里的环境。

  刚上岗时,我就立刻感受到严重的疫情造成的种种困难。这里的大小医院都普遍缺少护工。因为要直接面对确诊患者,疫情发生后绝大多数护工辞职了,协和江北医院重症科更是一个护工都没有。我来到这里半个多月,既当护士又做护工。往往是刚给病人做完血液快检,病人一拉肚子,又要接着给病人收拾大小便。重症的患者大小便不能自理,以前在家里的医院都是由护工帮病人收拾,这边却只能由我们护士来干。这些天我一直护理的那位70岁的老大爷,我一天要给他收拾3次大便。

  除了兼职护工伺候患者大小便,我们还要兼职病房的保洁员,每天病房里产生的大量医疗垃圾也是我们护士负责。所以我们笑称自己是护士、护工、保洁员三位一体的“全能战神”。

  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后退和抱怨。只要能让患者早一天摆脱病痛的折磨,我们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这不,下午我们微信群里又躁动起来,六床的重症患者也要转到普通病房了!

  这两天真是喜讯不断。身处这场战役的最前沿,我们希望自己能早点吹响反攻号角!

  2月12日 脸上爬满勒痕,我开心地笑了

  8个多小时的大夜班结束,疲惫把身体一直往下拽,可一股强大的幸福感却让我动力十足,感觉自己还能再战一个班。因为今天我负责的六床王大爷各项指标向好,转出到普通病房了!

  之前王大爷气管插管,一直用呼吸机辅助呼吸,医生还说他的肾功能也不太好。我一直担心,王大爷想拔管可能挺困难。但听队友说,从昨天白天开始,王大爷的情况越来越好,等我大夜班的时候,竟然可以使用普通病房的鼻吸氧管。王大爷一直要水喝,我就用注食器给他喂水,但一次也只能喝50毫升,前后喂了10次,老人家总算舒服了些。

  凌晨四点,王大爷的精神越来越足,竟然嚷着要出院,我不断地安抚他,还需要继续观察。为了缓解大爷的焦躁情绪,我陪他唠起嗑来。王大爷的口音比较重,我也是一边听一边猜。他说,就像一场噩梦一样,稀里糊涂就得了这病。不幸中的万幸是,家里人除了他都没有感染,所以他急着出去跟家人团聚。

  我们和王大爷在病房里拍了一张合影,照片上王大爷抬起的胳膊、竖起的拇指充满了力量。上午交班从隔离区走出来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来到武汉这么多天的压力、繁重的工作似乎一下子都离我而去,第一次给自己拍了一张面部的特写照片。

  奋战一夜的脸上,虽然爬满了口罩勒痕,我却开心地笑了。笑我们半个多月来终于克服了物资缺乏、设备不全、流程不顺等困难;笑我们从最初的紧张、恐惧到现在的淡定从容、有条不紊;笑我们的病人在精心治疗护理下逐渐转出重症室,向痊愈迈出了巨大一步;笑我们没有辜负辽河人的嘱托,在武汉前线不辱使命……

  今天坐车回驻地的路上,太阳时不时从云层后面钻出来,每次那一刹那的光亮都能晃得我睁不开眼,我尽情享受那耀眼的阳光,这感觉真好……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