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加班错过饭点,辛酸

  安全帽当碗,这画面滑稽又心酸

  新疆油田准东采油厂沙南作业区 夏美斯亚·哈米提

  那天我们正在中心站吃午饭,看到北16片区的班长张少江师傅开着车路过。我跟他打了个招呼,问他吃饭了没有。他摇下车窗摆摆手说:“刚看天气预报,马上要有雨雪天气,得抓紧去各井场,把保温情况再查一遍。”说完就摇上车窗要走。我连忙喊住他:“饭还是要吃的。”继续劝了他几句,他才跳下车接过饭,把饭连着塑料袋放进安全帽,就着帽子大口吃了起来。这个画面又滑稽又令人感动。几口解决完,他开着巡井车一溜烟消失在了荒漠中。

  皮卡车灯下,趴在缆盘上吃冷饭

  新疆油田工程技术研究院储层改造研究所 汪志

  2019年7月31日23时40分,在风城油田作业区位于乌尔禾的连续测试管预制现场,因为需要尽快完成连续测试管的预制工作,以便为下一步的工作做好准备,大家一直忙碌着。饭其实20时就送过来了,但现场施工无法停止,所有同志都默默地干着活。在所有工作完成后,大家才聚在一起,借助皮卡车灯的光亮,趴在缆盘上津津有味吃着早已经变凉的晚饭。

  老坛酸菜,加班时的最爱

  西部钻探地质研究院实验检测中心 经俭波

  周六,我又一个人坐在了办公室。

  作为研究院南缘技术保障组的副组长,我主要负责南缘区域井地化样分析数据的再解释。这份工作具有极强的时效性,工作强度完全取决于现场的钻进速度。加班自然是常有的事,所以我也就有了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泡面哥。

  加班着急没有时间吃饭,我就会选择泡面。啥味的我都吃过,但是最喜欢的还是老坛酸菜面。虽然和老家的不一样,但一吃起来就会想起酸菜炖粉条,老馋了。时间充裕的时候还能整个豪华的,来个卤蛋,加个香肠,攒劲!三口并两口,一阵狼吞虎咽后,我又一头扎进了数据分析的海洋里。(周雪采写)

  下午四时的早餐

  运输公司一公司兵团乌石化配送中心 马智明

  2007年10月初的一天,我们接到油井抢修任务,早晨7时前往200多公里外的英买力一试采进行抢修作业。

  时间紧,任务重。两辆车6个人,早上一口饭没吃就匆匆出发了。经过库车时,看到一家早餐店,连忙下车将刚出锅的5屉包子包圆。上车后我招呼大家:“包子趁热吃啊。”结果大家都说不饿,等到井上再吃。经过一路颠簸,11时30分左右终于赶到了作业地点。我再次招呼大家先吃包子,吃完再干。大家都摆摆手,马上投入抢修中去。

  抢修工作直到下午4时才结束。我在井场外的一块空地摆好了“早餐”,这时大家如狼似虎地向包子扑来……大半天过去了,冰冰凉的肉包子三口两口被大家一扫而光。现在还记得那天的包子,肉馅带着酱汁充满口腔,两三口一个滑入肠胃,别提有多舒坦了。

  二、遇到一个好厨师,幸福

  钻井营地刀削面,我可以吃三碗

  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第四运输队 叶丽梅

  我在不同地方、不同场合吃过无数次刀削面,印象最深、最美味的还是在戈壁滩上钻井营地吃的那次。

  2019年4月中旬,我前往西南分公司山地物探经理部承担的东秋6三维项目现场。我随着第四运输队送水车在戈壁滩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下午3时终于来到了钻井工程队第6机场,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机场营地建在一个冲沟里。由于刚搬过来,营地还没整理好,生活用水需要车送过来。机长汪海泉见水到了大喜:“张大姐,快,快,刀削面可以煮了。”

  张大姐是陕西人,做面食地道。虽然条件简陋,但用一把大菜刀削面也虎虎生风毫不含糊,盖浇上西红柿炒鸡蛋,看得我直咽口水,我觉得我可以吃3碗!

  难忘的南疆石油物探钻井营地午餐!戈壁滩,太阳下,冲沟里,四面环山,捧着一大搪瓷碗刀削面,乍暖还寒的风里带着沙尘,和大家席地而坐,我吃得很香甜!

  沙漠里的羊肉汤还想再来一碗

  西部钻探试油公司测试分公司地面队CS2361班 马勇

  2017年10月1日,我和队伍深入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进行试油测试工作。带班干部“老狼”刘新贵是做肉菜的行家。他说:“这次咱们将近20人能在沙漠里一起度国庆就是缘分。我炖了两大锅羊肉,保证今晚让大伙不饱不归。”

  每人碗里盛满香喷喷的羊肉。同事小曹拿出手机想拍个照片时,发现大家已经“张牙舞爪”地吃起来。“刘师傅,还有没有肉了?”看着身边人陆续端起吃空的碗,小曹赶紧放下手机,开始“埋头苦干”。

  当天,气温接近零摄氏度,我喝着羊肉汤额头却出了汗。正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就听小曹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道:“太香了!刘……刘师傅,我……我还想再来一碗。”

  第二年的同一天,我们又在这片沙漠,喝到了“老狼”做的羊肉汤。这一次,小曹喝得比谁都快。

  三、过节在岗位上吃到的食物,很美

  围着车厢,吃一顿沙漠里的盒饭

  运输公司沙运司塔中油田建设服务公司 王鹏

  2018年6月18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骄阳并没有因为端午节的来临变得温柔,肆意的风沙也没有因佳节的到来而缓和。为了赶任务,我们只能如往常一样在施工现场就餐。一样的盒饭,一样的只能随意围着车厢站着,陪着我们的还是只有卡车、铁桶、铁锹这些日日相伴的“老伙计”。不一样的是,空气中多了节日的欢乐气息。大家围车而餐,谈笑风生,相互道着节日的祝福。还有人拿出手机,用电话送出了对亲人的思念。满满的温情荡漾在浩瀚的沙海中,就连盒饭的味道也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了。

  把馕吃出月饼的味道

  中油测井新疆分公司C4471队 谢俊君

  中秋佳节意味着团圆,这是一年中最温暖幸福的节日。但对我来说,2019年的中秋节很难忘。

  2019年9月13日中秋节,我所在的C4471队进行着连续第18天的奋战。在克拉玛依油田作业现场,我们经过10个小时的连续作业,终于能休息一会儿了。大家围坐在一起,抱着“新疆月饼”——馕,大口大口地啃着,随意聊着家长里短。我突然发现,口中的馕格外香甜;有一群兄弟陪着过节,也挺好。

  这顿节日宴虽然只有普通的皮牙子馕,只有普通的茶水,但我格外开心,吃出了幸福的味道。

  为了一顿火锅,跑四小时路买菜

  中油测井青海分公司 刘青涛

  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顿工作餐是2010年端午节的那顿火锅。每天我都要在地化房工作15个小时,满脑子都是各种数据,累得很。而井队每天的伙食就是馒头,再配一个菜。

  终于,这口井在端午节前一天完钻了。端午当天,队长说:“顺利完钻,大家都辛苦了。今天是端午节,咱们离基地又远,不如一起吃顿火锅,过这个节!”于是我们坐了4个多小时的车,到最近的村里买了煮火锅用的菜。饭前,我和同事莉莉还拿出特意准备的彩绳,营造些许节日气氛。在完工的喜悦和美味的带动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气氛热烈。我说:“队长,你吃牛肉,煮好了;三姐,你不吃肉,快吃油麦菜,也煮好了!”昊子和友刚碰着杯,得伟和鑫鑫还在互相让着菜。现在回忆起那顿火锅,好像就在昨天。

  四、风沙极寒极热下有得吃,满足

  45℃火焰山下,凉面变炒面

  西部钻探吐哈钻井K50550队 李小琳

  2018年,我所在的西部钻探吐哈钻井K50550队,在新疆吐鲁番火焰山脚下进行搬家作业。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火焰山的“热情”,45摄氏度气温加90摄氏度地表高温那滋味别提多“酸爽”。

  当时我负责连接井架,由于高空作业不能停顿,误了饭点,同事帮我打了凉面放在井架钢板上。当我饥肠辘辘地将面条送入口中时,烫豆腐划过食道的窒息感瞬间传遍全身。等我缓过神来,惊奇地发现凉面里的油花竟然打起了滚。

  “谁说今天吃凉面?这不是炒面嘛!”其实我心里清楚这是井架钢板太热造成的。“这算啥,一会我用井架煎个鸡蛋给你尝尝。”厨工笑着回了我一句。后来听老师傅说,他们真的吃过。甩一个鸡蛋上去,半个小时就熟了。(罗洋采写)

  风沙过后的那牙西瓜,舍不得扔掉

  川庆钻探新疆分公司作业12队 党晓刚

  在钻井队工作10多年,最让我难忘的食物还是风沙过后,那牙变成了“面包”的西瓜。

  2012年夏天,当时我所在的作业队正从塔中16井区搬迁至塔中一号丛式平台。烈日下,我和弟兄们一起卸车、敲榔头……中午饭点时,管家除了带来饭菜,还在现场给我们切了一个西瓜。

  正当兄弟们准备分着吃的时候,突然一阵沙尘吹过。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红艳艳的西瓜瞬间变成了“烤黄的面包”。但是又渴又累的我们哪舍得丢掉刚切好的西瓜,用刀刮掉表面的半公分沙土还是吃得很爽。

  九天九夜解堵现场,用热汤面抗冻

  新疆油田吉庆油田作业区 金羽书

  这一碗热汤面,是页岩油人在连续油管解堵施工现场的宵夜。

  当时零下29摄氏度,要进行连续油管施工,给设备功能性和施工安全性带来极大挑战。数千米的连续油管停上几分钟就可能冻堵,泵车一冻就罢工。但上产会战一刻也不能耽误,这两口井产量高、生产形势好,没有理由拖延!

  连续九天九夜,我们这支“抗冻”队伍一直在JHW032井进行“长征式”解堵作业。为了温暖大家的胃,食堂大师傅坚持每天带着热气腾腾的保温桶,到现场跟大家一起作战。宵夜时间到了,大家聚在一起,“来,干了这碗热汤面。”

  搬家路上的泥土味午餐,别有风味

  西部钻探地质研究院(克拉玛依录井公司) 王芳

  跟随着搬家车队前往库参1井,路途远且一路尘,为防止陷入虚土沙堆,负载着地质房的平板车只好缓慢前行。

  临近中午,饥肠辘辘的我早已按捺不住对食物的渴望,但身处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滩,不敢奢望。就在这时,随行同事从车上找了几张硬纸板铺在地上,将前一天买好的馕、咸菜、矿泉水摆了上去,午餐开始。

  戈壁的尘土在风的吹送下总会落在馕和咸菜上,挡也挡不住,擦也擦不完,索性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没有大鱼大肉,没有雅座包间,有的是和同事边吃边玩笑以及在戈壁风沙中的惬意。这顿和着泥土味的午餐,别有风味。

  野外的第一顿是馒头咸菜,我哭了

  运输公司沙运司塔中油田技术西部服务公司 安楠

  我刚参加工作时,在维护班组的工作是通球,任务是在野外守着一段管线等待球通过并记录相关数据。秋季傍晚的沙漠,天是灰的,地是黄的,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颜色了。在这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荒凉沙漠中,伴随阵阵秋风,独自守着这段管线,不禁有些凉意。

  “饭怎么还没来,最好有口热汤,再来点肉,岂不美滋滋。”想着想着,看到远处来了辆车,快步跑上去准备大吃一顿,接过来的却是馒头和咸菜,心凉了半截。我记得那天风很大,风景看不清,阳光看不清,却只看得清离家越来越远。我转过头流下了两行眼泪,爸妈,我想家。

  五、又饿又累时的饭菜,真香

  就着剩鱼汤,吃了三碗白米饭

  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 苏玲

  2019年10月10日下午,我接到任务,要先去参加准噶尔盆地南缘的一个重要技术会议,再去南缘的钻井队。到达乌苏会场时,天色已晚,错过了饭点。一位老师傅告诉我们,餐厅正好给工作人员开了一桌餐。进去一看,一大桌子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我们和大家挤在一起。眼前有一条清蒸鱼,已经没什么肉了,但酱油色的鱼汤还挺诱人。我们每人盛了一碗白米饭,用勺子把鱼汤浇到米饭上一拌,香啊!于是我就着剩鱼汤,居然吃了3碗白米饭。

  跟钻井队接触多了,越来越能够感受到他们的苦与累,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想想钻井队也就释然了。

  三口吞下一个肉夹馍

  运输公司塔运司 郭立安

  一年一度的装置停产检修如期而至,对于我们泵修班组来说,检修是一场体力战。那天中午空冷器解体过程中,由于体积、质量较大,吊装作业遇到一些困难,到中午饭点还没有完成拆装。我草草吃了几口,就进站加班了。

  在检修高强度的工作下,人很容易饿。18时左右的时候,我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好在检修期间单位每天下午都会给我们增加一顿检修餐。当天送来的是肉夹馍。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我当时的吃相,“吞”应该是最恰当不过的。对于一天没怎么吃饭的我来说,那个肉夹馍简直是人间美味,3口吞下肚,一旁的同事都看呆了。(策    划:王晓群 文字整理:杨子仪 郭思清)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