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参加了新一期央视《对话》节目的录制,主题为:“新时代中国石油新发现”。王宜林董事长带领中石油各大油田封疆大吏重点讨论如何加大油气勘探开发,确保中国的能源安全。

  今年9月26日,是松辽陆相沉积盆地第三号基准探井喷出工业油流60周年的纪念日,它标志着改变中国国运的大庆油田的诞生。大庆是我们中国独立自主的本钱,也是我们改革开放的本钱。抗美援朝中国志愿军以巨大的牺牲换回了苏联援建156个大型工业项目,帮助中国建立了工业化基础。但由于没有石油,中国的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的独立自主受到严重的掣肘。

  石油是现代工业的血液,没有石油整个经济社会就会立即停止运转。自清末以来,中国多次请来西方国家的地质勘探专家在中国找油,始终未果。“918”事变后,日本侵占我东三省,他们聘请日本石油权威专家高桥纯一在我国东北找油,在松辽和辽河地区都进行过钻探,但没有找到有价值的工业油流。甚至在“松基三井”附近,日本获得了一些粘稠的高硫油,但当时日本的技术无法炼制。最后高桥无奈地告诉日本军部,在中国没有希望了,“你们向南去吧!”。

  最近上映的《决战中途岛》中有一个情节,山本五十六对美国情报官说,“你们美国别逼我,别掐断对我们的石油出口,否则我们就只有发动战争了!”。恰恰是罗斯福总统为了遏制日本在中国咄咄逼人的进攻,1941年8月1日叫停英、美、荷兰石油资本对日本的石油出口,实行全面石油禁运。9月6日,日本天皇裕仁御前会议决定对美国开战。12月7日,在偷袭珍珠港前,日本的石油储备仅能维持3个月。

  大庆的发现,实现了我们梦寐以求的石油“独立自主”,在石油血液支撑下,站起来的中国人民腿不再发软,大脑不再眩晕,面对强权气定神闲,有了底气。在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上,开始走上一条独立自主的道路。

  中国从60年代开始出口石油,换回外汇,在60年代中期,及70年代初期和中后期,先后三次大规模引进石油炼化和化纤、化肥成套设备。化纤替代棉花,将大量棉田转种粮食,增加了粮食种植面积。化肥有效实现了粮食增产。国家还从70年代末开始大量进口粮食,保证农村改革不会影响城市。为什么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靠包产到户能够提升农业效率,而在中国取得了成功?没有大庆和之后发现的一系列油田增加石油产量,没有化肥化纤,以及柴油、农药、农膜等物质的支撑,仅仅靠一个政策是不足以推进农村改革的成功。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对外开放,为什么中国一开放国门就吸引了那么多投资?国家的国际支付能力是一个关键因素。从1975年起中国原油出口快速飙升,到1986年出口量达到3520万吨。这些原油出口换回的外汇超过百亿美元,按照当时中国的经济规模,这笔钱成为外商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的定心丸。所以说,石油是我们改革开放的本钱。但是从1993年之后中国从石油出口国变为进口国,这个本钱逐渐花光了,此后石油对外依存度持续走高,能源安全问题直逼而来。

  2018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升至70.8%,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升至45.3%。2006年美国由于国内产量下降和进口飙升,对外依存度达到67.4%的历史最高值。1992年美国的石油产量还超过4.13亿吨,消费量7.71亿吨。到2005年石油消费超过9.39亿吨,国内产量跌至3.09亿吨。在这一过程中,国际油价从1998年全年平均12.72美元持续飙升到2012年111.26美元,当年美国为进口原油支付了接近4000亿美元。

  在此期间,美国的外交、军事、情报等部门的主要任务就是保证石油供应的安全。因为,石油是现在经济社会的血液,没有石油整个经济就会崩溃。出于此种担心,美国利用海湾战争、“911”恐怖袭击等事件,在中东和中亚实现了大规模军事部署,大量驻军投入兵力,不断发动和参与各种军事行动,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花费了大量军费,导致美国经济债台高筑至今无法自拔。

  美国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而且有诸多盟国共同维护石油安全利益。美国能源信息署11月29日宣布,数据显示今年9月单月原油和石油制品出口量大于进口量,70年来首次成为石油净出口国。由于利益格局的变化,角色也在悄然变化,美国从一个维护石油共同安全利益的领导者变成了局外人,而且无法排除它会利用这种利益局外的身份,通过与以往截然相反的做法来实现“美国优先”。

  中国是一个没有经历过石油危机的国家,政府和国民对于能源安全的认识非常有限,而且从未感同身受。中国今天面临的安全压力实际上远远超越当初的美国。尽管中国确实没有与美国为敌的意愿,美国还是将中国视为最大的对手,而且朝野同仇敌忾,对中国无所不用其极。最近,美国说服北约将中国视为“威胁”,中国被迫成为了他们的“敌人”。中国已经没有办法回避能源安全的威胁。

  多年以来,一句耳熟能详的话就是中国“富煤、缺油、少气”,这种认识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因为请来的外国专家没有找到有价值的工业油气资源,大家就此相信中国没有油气。直到新中国之初“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年代,自信的中国人民解放思想改天换地。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发扬“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这精神的深处就是一股子“不信邪”的创新精神和奋斗精神。但是,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缺油少气又成为一种新共识。

  参加这期对话的不仅有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和中石油负责勘探的李鹭光副总裁,还有中石油股份公司执行董事兼大庆油田党委书记孙龙德。中石油总助兼新疆油田党委书记、总经理陈新发,长庆油田党委书记、总经理付锁堂,塔里木油田党工委书记、总经理杨学文,西南油气田党委书记、总经理马新华。他们每个人带来的情况都是各自油气田有新的大型油气资源被发现。

  ——镇守准噶尔盆地的新疆油田建设了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克拉玛依油田。他们最近发现了全球最大砾岩油田——玛湖十亿吨级特大油田,储量大概有30亿吨,开发工作已经全面铺开。目前正在天山以北地区进行勘探,可能会再发现一个超级油气田;

  ——鄂尔多斯盆地是中国的“聚宝盆”,拥有丰富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中石油长庆油田是该盆地开发的主力军。鄂尔多斯盆地以陆相湖盆沉积为主,储油层致密坚硬,被认为不可能形成大油田。就在这样的资源条件下,长庆油田2013年油气当量突破5000万吨成为国内最大油气田,其中天然气产量超过300亿方/年,并连续7年稳产。每年新增探明石油储量3亿吨、天然气储量2000亿方。最近在庆阳发现了10亿吨级大油田,标志着国内又一个非常规页岩油气田的诞生,明年长庆油气当量将达6000万吨;

  ——四川盆地的页岩气资源达到21万亿立方米,中石油西南油气田今年在泸州打了中国第一口百万方页岩气井。2020年中石油四川盆地天然气产量将突破300亿方,2025年将建成年产500亿方的特大产气区。未来中石油与中石化等公司共同努力,在四川盆地将可能形成1000亿方天然气的产能规模;

  ——塔里木盆地是我国最大的含油气沉积盆地,面积达40余万平方公里,远景油气资源总量200亿吨油当量,目前探明程度只有22%,是未来中国石油重要的战略接替区。油气资源基本位于深层、超深层,资源丰富,目前探明程度不到10%,油气田勘探开发前景广阔。最近在塔里木克拉2、中秋1和博孜9井等发现了4个万亿方级大气区,2020年塔里木将成为中石油年产超过300亿方大型气田之一。

  ——“见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的大庆油田,已为国家贡献了23.9亿吨原油。2018年大庆油田油气当量仍在4000万吨以上,其中国内原油产量3200万吨,仍占中石油产量的30%。大庆拥有全球最高的油田采收率,其主力油田采收率已突破50%,这一技术意味着同样的资源可以开采出更多的原油。一直以来,有专家认为大庆之下可能存在一个更大的气田,据悉大庆将在明天开始投入勘探,希望有一个大突破。

  除了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在2018年之后都有新的资源斩获。中石化在四川元坝、中江、大邑等气田新增近千亿方探明储量,仅元坝地区的资源潜力将达到万亿方级。中石化在四川探明天然气储量1.2万亿方,天然气年产能120亿方。中石化西北油田位于新疆沙雅县境内的顺北油气田含油面积近2万平方公里,含气面积8000平方公里。顺北4井测试获油气流,最高折算日产天然气和凝析油10.45万方。该油田今年将生产原油77万吨,明年将建成百万吨级产能的大油田。

  年初,中海油董事长杨华宣布,在渤海渤中10-6凝析油气田,发现天然气探明储量超千亿方,凝析油探明地质储量超亿方。下半年,中海油又在南海有突破,在南海东部区域的石油探明程度约20%,折合约11亿吨,该地区有近50亿吨待发现资源量;天然气探明程度不到10%,仍有近2万亿立方米待发现资源量。在海南岛东南180公里的琼东南盆地深水东区成功测试永乐8-3-1探井,获日产百万方优质天然气流……

  大家也许会奇怪,为什么缺油少气的中国,在习近平总书记对油气安全批示后就出现资源迅速增加的局面?资深能源专家陈卫东先生曾经说过,石油和天然气,钱进不去,油气出不来。很多勘探开发是要投入大量资金的,而且是风险投入,也可能有发现,也可能打水漂。对于国有企业而言,打水漂就是国有资产流失,是要负责任的。总书记发了话,企业领导在国资委目前的压力会小一些,投入勘探的资金就会增加,发现油气的几率就会增加。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中国的资源品质不好,用传统技术开采难度大,成本高。在市场环境下,如果单纯强调经济性,开发国内资源不如进口国外油气。况且,三桶油都有上市公司主体,为投资者盈利压力也使他们无法进行大规模前期投入。其实,美国的能源独立是建筑在页岩油气革命上,之前专家们也不看好页岩油气,认为这些资源没有开发价值,一度在美国也是开发国内资源不如进口国外资源。但是,由于不断的创新使页岩油气的开采成本不断下降,不仅为美国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也为中国开辟了新的视野。

  2018年中国进口原油4.62亿吨,按照当年平均油价和汇率,折合人民币15915亿元;进口天然气折合9038.5万吨,折合人民币2646亿元。两项合计18561亿元,这还不包括运费、保险费、仓储费、换汇价差损失等,以及应对安全的石油储备成本。2018年修订后的中国GDP接近919281亿元,进口油气的花费超过了2%,预计今年中国进口油气的费用将超过2万亿。如果这些生产能够留在国内,哪怕是10-20%,将创造多少就业和税收?对于三桶油的价值的提升也是难以估量。

  当然,中国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并不追求绝对的油气自给自足。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很多产品需要出口,进口油气对维持全球贸易平衡和全球经济稳定发展是必要的。我们要在开放的环境下实现油气安全,只需要有能力维持我们的“独立自主”,也就是能源对外依存不至影响到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的“自主”。这个自主的程度要视威胁和技术进步而定,石油对外依存超过70%肯定过高,天然气达到40%以上也不够安全。

  但油气对外依存度降到多少既要看外部形势,也要看我们自身的能力,还要看经济发展的态势。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油气进口国,只要能够维持油气进口的稳定或小幅度下降,对于全球油气价格的稳定,特别是广大油气消费国的经济发展将是积极的。

  中国天然气还需要大幅度增长,以减少目前40亿吨原煤的消费。这些原煤把中国烧的乌烟瘴气,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按照原先设立的目标,到203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要达到6000亿方,这需要国内产量大幅度提升才可能在安全和经济的氛围下,推进对煤炭的替代。

  在国际油价较低位运行的情况下,降低开采成本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中国的资源情况远不如沙特、俄罗斯,甚至不如美国的页岩油气,不能降低成本就会形成“安全有了,经济垮了”的局面。努力降低成本成为最主要的因素,而降低成本的唯一途径就是技术创新。这需要营造一个适合创新的氛围,鼓励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发挥创新的积极性。目前国有企业的体制机制并不适合创新,缺乏对创新者的激励,也缺乏对创新的承受力。这就需要推进体制革命,进一步对内对外开放,鼓励更多的企业和资金投入,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三桶油,特别是中石油要拿出更多的资源与大家共享,在共享中提升行业创新能力,在共享中发展壮大自己。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