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秧子”逆袭“壮劳力”

塔里木油田老气田综合治理侧记

  治理成效怎么样?井口最有发言权。得益于精准救治“手术”,关停近8年的大北103井恢复元气,入冬前加入保供行列,目前累计供气超过1.2亿立方米。

  和大北103井被锁住“气管”一样,西气东输的主力气田克拉2、迪那2、克深气田也饱受井筒堵塞困扰,让气井患上“哮喘”,其中克深2区块异常井达80%左右。

  库车山前井筒堵塞是顽疾,只有号准脉,看准病,开对方,才能治好病。

  初期,受限于“山前高压井不会出现垢堵”的传统思维,大北2井先前被诊断为蜡堵后关井。在经过复诊后,发现大北气田部分单井患上垢堵和蜡堵的综合征。

  医治综合征需要“组合拳”。针对凝析气井蜡垢复合堵,开展清蜡剂室内优选评价实验,优选出溶蜡效果好的清蜡剂,形成化学清蜡加井筒酸化复合解堵技术,即为先泵注化学清蜡剂解除蜡堵,再泵注酸液解除垢堵的复合解堵工艺,因井筒堵塞“卧床”两年之久的大北2井成功实施解垢后起死回生,日产50万立方米保持了近500天。

  疏堵有方,排水有道。与井筒堵塞一样,威胁气井健康寿命的另一大“杀手”是水患。因受边底水的推进导致气井水淹停喷,造成水封气,躺井率不断增加。克深2区块投产两年后,见水井超过三分之一,年产能由8.8亿立方米降至3.47亿立方米。大北区块21口生产井中12口见水,产能由15亿立方米降至9.2亿立方米。

  一般来说,如果没有断裂,无论边水还是底水都只能沿着岩石基质侵入产层,气水界面缓慢抬升,能保持较长时间的无水采气期。

  克拉2气藏断层裂缝发育,如同给水侵提供了高速通道,沿断层或断裂网状通道快速淹没产层,大幅降低气井产能、缩短气井寿命,使气田长期稳产面临极大风险。

  摸清水的来龙,疏通气的去脉。科研人员对氯根异常井的产量、油压、水气比等资料进行细致诊断和对比,结合岩芯实验、断裂与裂缝刻画,综合分析评价气藏的连通性、渗流机理和水侵规律。

  随着科研攻关的深入,科研人员刻画出一幅清晰的大北、克深气田“水墨画”,也找到了地下的“蓄水池”,顺藤摸瓜,对症下药,开出排水采气的良方,初步敲定排水采气井17口,目前已实施7口,水侵得到有效控制,近一年无新增见水井。通过整体治水,预计克深2区块最终可提高采收率3.56%,大北区块可提高采收率7%。

  克拉2气田开发至今,19口生产井已有7口见水,其中5口关井,2口带水生产。另一主力气田迪那2气田经过多年高速开采,如今也有2口井见水。

  如何让气与水“和谐相处”?克拉2气田优选老躺井克拉2-10井实施排水采气试验,紧邻的克拉2-1井的边底水推进强度降低。同时,对克拉2-1井实施控压生产,日产天然气32万立方米,边底水推进速度得到有效遏制。通过该井连续排水生产,有效延长克拉2气田东部气井的无水采气时间。

  在气田西部,克拉2-8井见水后,作业区及时优化平面采气结构,对相邻的克拉2-7井采取保护性开采,日产量从300多万立方米控制到150万立方米,有效防止储层水侵,减缓边底水侵入。

  在迪那2区块,科研人员精细刻画断裂,定量评价水侵参数,明确水体规模和水侵模式,目前已形成1井排水、3井带水生产的排水规模,以延缓东部边水、中部底水水侵速度,保障气田长期稳产。

  摸透前世今生,看清往后余生。按照“四清楚一具体”要求,常态化开展老油气田综合治理,从地下到地面,系统排查气井的低产、出水、出砂、堵塞、井身质量以及停躺的原因,逐一制定相应的治理措施,天然气产量创历史新高的同时,主力气田负荷因子逐年降低,天然气开发步入良性循环。

  库车山前井筒解堵逐步“定制化”

  延伸阅读

  塔里木油田油气工程研究院采油气所三级工程师 吴红军

  库车山前高压气井面临着井筒堵塞严重影响油气产量的难题。随着作业井况的复杂化和堵塞认识的深入,解堵作业面临新挑战。为此,发挥地质工程一体化优势,针对不同堵塞情况开展技术攻关,持续优化完善解堵工艺,取得良好的复产效果。

  针对凝析气井蜡垢复合堵,优选出溶蜡效果好的清蜡剂,形成先泵注化学清蜡剂解除蜡堵再泵注酸液解除垢堵的复合解堵工艺;针对油套连通堵塞井,形成油套同注酸化解堵技术。

  随着井筒堵塞认识的不断深入,堵塞认识由井筒堵塞扩展至附近产层,综合考虑井筒和附近产层解堵,优化解堵酸液规模,充分解除堵塞。

  目前正在对已用解堵酸液体系优化,开展非酸性解堵液的评价优选,均已完成室内实验评价,准备开展现场试验,以达到既解除井筒堵塞,又进一步降低管柱腐蚀的目的。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