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涩北气田一号采气区四号集气站站长红兵巡完井后,钻进值班房搓搓手,便开始认真填写巡井报表。

  红兵管着55口气井,井距不算太远,但由于是绕来绕去的“羊肠路”,整个井区的井巡完一遍需要3天时间。“任何一口井出了问题,都会影响产气量。”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尤其是冬供期间,巡井管井红兵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干了15年采气工,当了9年站长,红兵也摸索出不少经验。入冬前,他就为气井、站内设备穿好了毛毡、电伴热带等御寒“冬衣”。涩北冬天最冷的时候,室外温度达到零下三十多摄氏度,气井很容易出现砂堵、冰堵。细心的他每次巡检,都要认真查看井口压力、保温情况,并对每口井的12个阀门加注黄油、密封脂,确保阀门开关灵活。

  “有些老井‘体质弱’,对这些井还要特别关照。”红兵说。每次巡检,他都会掏出上衣口袋里的笔记本,把容易出现问题的井、容易出现故障的关键部位记下来,随时做好处理准备。

  10月底的一个傍晚,红兵巡检完最后一口井涩4-27井,转身返回时,发现压力表压力突然下降。凭经验判断,是砂堵导致压力下降。井堵,就意味着产量受影响,必须尽快解堵。在寒冷的戈壁滩解堵,考验技术,也考验体力。“顺利的话个把小时,遇到复杂情况就不好说了。”红兵说。

  他迅速拿出工具进行人工助排,开关井、观察压力等动作反复了数次后,压力逐渐恢复,此时他才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他已在井口蹲守了近一个小时。风卷着沙子打到脸上生疼,他根本顾不上这些。

  看看手表,晚上七点半,他心想时间还早,于是径直返回站上,把容易出现问题的井及注意事项一一交代给值夜员工后,才放心地回到宿舍。

  “站长,现在产量波动特别大……”凌晨3点多,监控班打来的电话惊醒了熟睡的红兵。

  “产量波动是大事。”红兵心里嘀咕着。容不得半点迟疑的他,套上棉衣就赶到了四号集气站。分离器、脱水装置等他一一检查,最后发现是高低压外输三阀组电伴热带跳闸,造成了冰堵。

  他敲敲管线,根据声音判断出冰堵的位置。“小何,快回值班室烧热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热水解堵。”就这样,几个人你一桶我一桶,不间断地用热水解堵,直到听见管线刺刺的气流声。十几个回合下来,他已累得满头大汗。

  此时,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他回到值班房,吃了碗热乎的泡面,又拿着工具走向了配电箱。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