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品油市场,云南是个不起眼的地方。以前因为其经济体量小向来不温不火。近几年市场风云突变,曾经在山东等市场“烧”起来的竞争野火,也蔓延到了西南边陲:中国海油强势进入,以闽商为主的民营企业组团抢滩,与原有的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争夺市场。

  市场狼烟四起之中,中国石油稳扎稳打,依靠一体化优势,牢牢站稳成品油市场位置。

西南管道员工在云南成品油管道巡检。马越 摄

  落子管道

  云南成品油走上市场化,一个重要动因是上个世纪末的石油石化行业大重组。

  1998年,中国石油与中国石化进行上中下游的整合,南北分治,东北、西北、西南的勘探开发、炼油化工、销售等业务划归中国石油。但不同于川、渝、藏省市区属石油公司上划中国石油,同属西南的云南省属石油销售公司却划转给了中国石化。这一当时看起来并不显眼的安排,却在后来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石油的南方战略版图。

  北强南弱——大重组后,南方成了中国石油下游的短板。

  如何扭转南方的被动局面?中国石油南方战略应运而生。挤入市场、奋力开拓……剑指南方,几年激战,喜忧参半:喜的是完成了南方成品油市场拼图,忧的是份额、经营依旧处于下风。

  2004年前后,一个事关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被提了出来——在缅甸建立一条管道,把海外原油通过印度洋运入中国西南。此前,云贵川渝并无石油,很大程度上是靠兰成渝管道运来西北炼厂的成品油以及中国石化南方炼厂的成品油。中缅原油管道给中国石油南方市场带来了一个积极的信号:成品油有了油源。

  2017年5月19日,中缅原油管道原油正式由云南瑞丽进入中国。随后,这批原油以每天约50公里的速度继续向内地推进,再经过约650公里长途旅行,最终抵达位于云南省安宁市的云南石化。

  一条跨境管道犹如大动脉,注入西南市场,挑动成品油的大变局。

云南石化生产二部渣油加氢设备管理人员进行装置巡检。黄晓洪 摄

  炼化破局

  原油入滇,距离成品油市场还有“十万八千里”。它们之间还差一个云南石化。

  坐落在昆明市安宁工业园区的云南石化,群山环绕,风景秀丽,拥有年1300万吨炼油加工能力。它的上马,仰赖于中缅油气管道的设想。中缅管道的战略目的是绕过马六甲海峡,把海外原油运达印度洋马德岛,从缅甸进入云南。云南石化作为这一设想的原油炼制单元,2013年开工建设,2016年主体装置建成中交,2017年实现安全平稳绿色一次开车成功。

  它们二者共同构成了西南油气引进和加工的战略格局。一直缺油的云南从此有了本地油。

  然而开工之时,云南石化并不被人看好。有人认为,在东南沿海炼能高度过剩的情况下,云南石化“开工之日即是亏损之时”。

  但云南石化信心十足,抓住集约化程度高、技术起点高、装备档次高等后发优势,优化产品结构,降成本、增效益,快速赶超先建炼厂。生产还不到一年的航煤,占领了云南省75%的市场并无一例质量纠纷。今年年初,云南率先在全国使用国Ⅵ(B)标准汽油、国Ⅵ标准柴油,云南石化成为主要供应者。今年前10个月,原油加工量已达900万吨,预计全年原油加工量达到1050万吨。

云南销售昭通分公司昭鲁加油站经理严洪喜为顾客安装ETC。赵然 摄

  销售冲锋

  彩云之南自古无油。历史上还依靠“蔬菜换石油”从泰国进口成品油。云南石化的建成投产,改写了这一历史。

  资源优势有了,如何转换成市场优势?对中国石油云南销售而言,依靠以往的“一亩三分地”是不足以完成这一任务的。毕竟,中国石化云南石油作为市场的主导者,以占全省三成的加油站控制着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而中国石油云南销售只有近1/5的加油站。

  扩充网络,首当其冲。云南销售积极争取政策开拓网络,2018年新开发62座加油站、投运59座,排名板块第一;积极探索合资合作,破解网络投资成本高、风险大的困局。制定实施《股权企业三年发展规划》,2018年下半年以来,云南销售已与7个政府平台、21家民营企业开展合资合作。

  地理生存空间在扩大,网络营销空间也得进攻。云南销售创新互联网营销模式,持续提升客户体验,扩大销售规模;自主开发惠油购APP,为客户提供高效购油新服务;构建成长值+积分的会员运营体系,实现客户精准营销。

  合纵产销

  云南石化投产后第三个月即获盈利,云南销售当年销售总量增长5%,综合效益排名区外前列。炼厂盈利、销售得利,一支隐秘的“兵团”,在背后默默为中国石油这条成品油产业链做服务。

  云南石化有1300万吨的炼油能力,在中国石油炼化企业中位列第二。而成品油年表观消费量在1000余万吨的云南是个小市场,不但要消化云南石化的油,还要接收中国石化南方炼厂的油。所以云南石化投产之初就面临供大于求的状况。

  如何优化、如何调配,保证炼厂油品有出路、不憋库,考验着肩负调运职责的大区公司——中国石油西北销售。西北销售的策略是:首先保证云南销售有足够的油,尽量实现“滇油滇销”后再考虑外运,一是发往贵州、川渝等地,发挥调剂补充作用;二是往国外运,配合中联油销往缅甸等国。

  “西北销售有力地保障了云南石化的生产后路。”“西北销售高质量地保证了云南销售的油品供应。”产销两端对西北销售的工作高度肯定,不吝赞美。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一体化是中国石油产供运销链条的优势。西北销售作为上联下通的“黄金纽带”,保炼厂和市场的同时,更为产业链价值最大化积极努力。西北销售云南分公司按照地付、管道、铁路运费由低到高的顺序安排资源流向,确保运费最省。持续减少铁路发运量,增加地付及管道资源兑现量;发挥管网优势,精细物流。今年前9个月,配置资源管道占比超过一半,减少铁路发运费用555万元。

  子落局成,云南成品油的产运销大势已成,但市场依然暗潮涌动。要实现市场的稳定控制力,中国石油的产业链必须合力配合,让“宝石花”璀璨绽放,花开彩云之南。


中缅油气管道怒江跨越。胡伟鸣 摄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