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被称为“洗罐工”,负责火车罐车内部清洗。这项工作属于高风险作业。他们来自五湖四海,365天在岗位坚守,每月洗罐500多节,涉及汽油、柴油、航煤、苯、乙二醇等多种介质。高筒雨鞋、防毒面具、安全帽、安全绳,是他们的标准配置。

  10月11日18时,在一列独山子石化号内燃机车的牵引下,6节乙二醇空罐被推送到人工洗罐站台。听到火车的鸣笛声,大家习惯性地全身披挂,三三两两地向位于室内的站台走去。

  1997年初,独山子石化公司铁路运输公司炼油联合站洗罐站人工洗罐系统开始筹建,到2007年已经成为新疆规模最大的容器清洗装置,一次可同时清洗火车罐车20节。

  来自陕西的张晓飞在这里干了12年,担任洗罐班班长。张晓飞刚来应聘的时候,有二十几个“洗罐工”分三个班,一个月洗1000多节油罐。现在只剩下7个人,每月洗罐500多节。张晓飞说:“一是运输方式改变了,另外就是年轻人不愿意吃这个苦。”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二层平台,拉水管、开负压抽水泵、通蒸汽,操作规程已经烂熟于心,两个人一组配合非常默契。张晓飞拉过压力十足的水管,准备从人孔注入,水花打到人孔盖上四处飞溅,衣服裤子上甚至脸上立即沾满了油污。张晓飞说:“夏天凉凉的,挺舒服,冬天刺骨地凉。”油罐的清洗要经历初步冲洗、加热、清洗、检验、开作业票、再清洗、通风、检查质量等好几个环节,现在只是第一个环节。

通风后准备登上二层操作平台。

  约一个小时后,进入蒸汽加热环节。因乙二醇有一定的黏性,加热后便于清洗。加热过程大约需要30分钟,哥几个趁这个机会陆续回到距离几十米外的树荫下聊天等待。

  51岁的胡联合来自江苏,大家叫他“老胡”。老胡打开自己的防毒面具,小心地擦拭着旁边的小孔,长长的指甲里填满了油污。其实防毒面具再过几天就要重新更换了,可老胡说:“擦干净了,干活的时候呼吸更顺畅些,中了毒可就不好了。”老胡在洗罐站吃住,站里有一个条件不错的厨房,用电磁炉炒菜,但因为距离市场比较远,老胡吃饭比较凑合。他说,骑电动车买一次菜,要是绿菜多了,不等吃完就发黄了,他买得最多的是土豆、白菜。加上早上基本不吃饭,中午有职工食堂送饭,有时候吃不完就留到晚上吃。站里同事有时也会给老胡拿些菜,拿些好吃的。

  班长张晓飞说:“其实在外面打工跟这里拿的钱也差不多,但自己比较熟悉这个工作,更重要的是铁路运输公司和站里对我们都挺好,也挺人性化。”45岁的张晓飞今年内失去了父母双亲。其间,因为陪老人住院,给老人送葬,先后5次回老家。每次请假,领导都说:“老人的事不要耽误,好好尽孝。”

  拿着四合一报警仪的监护人曾思德提醒大家,可以进罐作业了。标准的火车罐容量60立方米,直径2.8米,长度10.4米,罐口0.5米。每个人进罐,都要事先往罐里放一个梯子,拿着一根长长的杆子,杆头上有一个约60厘米长的硬毛刷,还有专门的抹布。他们借助自己帽子上的照明灯具,开始在比较黑暗的油罐里快速刷洗。罐顶的监护人也打着手电不停地指挥着。曾思德说:“夏天,罐车用蒸汽加热以后,厂房里温度可以达到60摄氏度以上,在罐里干完活,人浑身湿漉漉的。”

抽出罐里的残液。

  年龄最小的李宏宏来自甘肃,大家亲热地叫他“宏宏”。宏宏很认真,他很看重这份相对固定的工作。他说:“父母知道我在石油单位工作,都说不错,让我好好干。我说我干的工作很重要,要是油罐洗不干净,油就卖不出去。”宏宏的父亲觉得儿子很了不起。

  听着他们的叙述,记者感慨万千:公司连续多年实现出厂产品100%合格,背后有他们的默默付出。


员工罐内罐外互相配合。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