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集团公司石油精神教育基地⑤

追寻精神的力量:长庆

  “好汉坡”精神是延安精神、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传承,是长庆文化的重要名片。

  “好汉坡”精神是长庆油田在开发安塞油田过程中凝结而成的,是长庆石油人克服艰苦的自然环境、地质条件,在低渗透上建设大油气田的缩影和精神支柱。

  在长庆油田,“好汉坡”精神已渗透到企业精神文明建设和企业发展的方方面面。经过不断创新和发展,与“苏里格”精神、“山丹花”精神一道,成为长庆油田“磨刀石”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艰苦创业、勇攀高峰”的精神内涵,造就了长庆石油人永无止境的拼搏精神。

  在长庆油田,可以说每一个油气田都是一道“好汉坡”,每一项技术创新都是一道“好汉坡”。“好汉坡”精神已延伸到长庆千里油气区的每一个角落,延伸到每一位长庆石油人的血液里,成为促进长庆油田年5000万吨油气当量持续稳产和高质量发展的无穷动力。

  陕参一井

  我国最大天然气区发现井

  陕参一井1988年1月24日开钻,历时516天钻井试气,获得无阻流量28.3万立方米高产工业气流,是长庆气区的功勋井。陕参一井的成功勘探,不仅揭开了鄂尔多斯盆地中部大规模天然气勘探的序幕,实现了长庆油田从单纯找油向油气并举转变,而且我国陆上最大的气区——长庆气区由此横空出世。目前,30岁高龄的陕参一井,日配产天然气仍高达3.8万立方米,是长庆气区气井平均日产量的4倍左右,30年累计生产天然气已达3.09亿立方米。陕参一井在30年的时间里,长期保持高产稳产,已成为长庆油田对低渗透气田实施精准措施、精细管理的一面旗帜。

  作为国家当时部署的科探井,自陕参一井的重大发现后,长庆油田目前已探明靖边、榆林、苏里格、神木、米脂、子洲、宜黄、陇东等12大气区,年生产能力高达400亿立方米,成为我国天然气生产的骨干力量。

  好汉坡

  “好汉坡”精神的发祥地

  长庆安塞油田的王三计量站管辖的10多口油井都在海拔1300多米高的大山之巅,山顶到沟底高度达100多米。由于王三计量站地处一条山沟,两山相靠、深涧相连,山势险峻、沟壁陡立,坡度有70多度,坡上植被稀少,全是虚浮的黄土。人要爬着上山,稍有闪失,便会滚下几十米深的石涧,因此它被称为“阎王坡”“无人沟”。当地群众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上了‘阎王坡’,十人九哆嗦。从上往下看,吓得魂魄落。”

  1990年,正值安塞油田进入全面开发时期,王三计量站建成投产。由于安塞油田建设初期上井道路全是土路,夏天尘土飞扬,雨天稀泥漫路。

  为保证山顶11口油水井的正常生产,当时站上的采油工只好沿着羊径登山,每天都要爬上这面陡峭的山坡巡护山顶的油井。久而久之,员工就自称为爬坡好汉,好汉爬的坡就成了好汉坡。

  长庆采气二厂榆12集气站站长、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陈思杨说:

  “工作中每爬过一道坎,就有一道曙光”

  2007年6月,陈思杨大学毕业后,来到长庆油田采气二厂。满目的荒凉及一望无际的沙漠,给陈思杨浇了一盆冷水。但看到师傅们一个个奋斗的身影,陈思杨又发现,只要能耐得住寂寞,这里大有可为。从上班的第一天开始,陈思杨就一头钻进陌生的采气技术、工艺流程里,啃理论、勤实践。白天,陈思杨抢着干活,虚心向师傅请教操作要领;晚上,又钻研设备原理,甚至拆开阀门仔细琢磨。不到1个月,两双手套磨破了,3个笔记本记满了,新工服也变得又脏又旧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工作一年时间,陈思杨的技术在作业区崭露头角,在推荐参加全厂技能竞赛时夺得了第三名。后来,又斩获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长庆杯”职工技能大赛采气专业金牌。

  2008年5月,陈思杨被破格聘为榆12集气站副站长,10月份又被聘为站长。面对的舞台更大了,迎接的挑战更多了,肩上的担子更重了。2012年12月底,一条气井到站上的支线出现较多积液,如果处置不当就会造成管线冻堵,影响冬季保供任务。当时的气温已低至零下20摄氏度,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关键时刻,陈思杨在现场坚守,持续8天8夜,直到险情解除。

  几年来,陈思杨参与研发了气井排水装置、井口保护器拆卸装置等22项创新成果,运用到生产现场,年节约成本达到162万元;并先后获得陕西“青年五四奖章”,中国石油“青年岗位能手”,宁夏回族自治区职工技能大赛金牌,长庆油田公司“劳动模范”等多项荣誉。陈思杨说:“工作中每爬过一道坎,就有一道曙光!”

  长庆采气一厂“杨玲工作室”领衔人、集团公司采气技能专家杨玲说:

  “干就要干出点名堂来”

  今年已是杨玲参加工作的第24个年头。24年来,杨玲从事过机械制造、天然气开采、集输和员工培训等工作。2012年,杨玲被聘为长庆油田公司采气技能专家,2015年被聘为集团公司采气技能专家,先后荣获“全国技术能手”“‘十一五’优秀兼职培训师”、长庆油田公司“劳动模范”“优秀技能人才”和“全国首届创新方法大赛优胜奖”等荣誉。

  杨玲出生于1975年,姊妹三人,家庭条件艰苦。刚来到采气一厂时,荒凉的沙漠,孤单的小站,说刮就刮的沙尘暴,让杨玲的心里产生了很大的落差。杨玲曾扪心自问:“难道我的时光就这样混下去吗?既然选择了,干就要干出点名堂来!”

  后来,通过努力学习,杨玲先后撰写《员工星级认定新方式的探索》《隔膜泵改造效果分析》等19篇论文,其中1篇在国际期刊上发表、15篇在省部级以上期刊发表、3篇获得厂级奖项,《天然气采集、净化处理技能操作读本》等6本专著分别由石油工业出版社、长春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共计200万字。“一种泡沫排水采气装置”等7项专利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一种‘回’形密封管道堵漏卡具”等3项成果获得长庆油田公司“五小”科技成果三等奖。

  现在,杨玲不仅被聘为培训师,而且有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工作室,还被集团公司确立为“石油名匠”重点培养。

  长庆采油一厂副厂长、王三计量站第一任站长梁冬说:

  “‘好汉坡’精神不断激励着我们”

  1990年,正值安塞油田进入全面开发时期,王三计量站建成投产。为保证山顶11口油水井的正常生产,当时站上的采油工只好沿着羊径登山,每天都要爬上这面陡峭的山坡巡护山顶的油井。有一次,我带领几名采油工上坡巡井时,有名新来的同志不小心脚底一滑,人便失去了平衡,幸亏他将手中的改锥牢牢扎入土中,才保证了安全。说实话,在当时的条件下,员工每爬一次坡,都是对生命的一次考验,也是对胆识的一次锤炼。每巡一次井爬一次坡,都必须有“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勇气。久而久之,员工就自称为爬坡好汉,好汉爬的坡就成了“好汉坡”。

  1996年,原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王涛登好汉坡时,有感而发写下了“安塞油田出好汉,好汉坡上好汉多”的感言。随后,采油一厂又以命名“好汉井”“好汉站”为方式,进一步延伸了“好汉坡”精神的内涵,并对“好汉坡”精神进行总结提炼和大力弘扬,以此助推安塞油田大规模建设和高速发展。

  在“好汉坡”精神的感召下,采油一厂先后涌现出了“中国石油榜样”郭秀玲、“中央企业十大杰出青年岗位能手”付彦丽、长庆油田“十大杰出青年”景小龙、全国劳动模范惠新阳等不同层面的时代榜样和模范人物。

  梁冬说:“‘好汉坡’精神不断激励着我们,已成为激励石油人不断进取的强大精神动力和思想基础。”

  长庆采油一厂副总机械师、全国劳动模范惠新阳说:

  “那段经历,让我至今难忘”

  好汉坡是长庆油田艰苦创业的见证,在好汉坡采油站的小陈列室,可以看到10多年来在这里工作过的所有“好汉”的名字与身影。

  “好汉坡上好汉多,风似钢刀雨如梭。让那青春来拼搏,莫将岁月空蹉跎。”可以说,这是安塞油田每一位员工发自内心的誓言。虽然过去20多年了,惠新阳对第一次在好汉坡看到的情景仍记忆犹新。当时正值严冬,小站显得格外阴森寒冷。那时的条件极差,由于不允许在站内动火做饭,员工每天上班前都得带足一整天的干粮和水,开饭时找个有电的地方加热一下便是一顿美餐了。一旦刮风下雨下雪,就只能吃冷食。有时大雪封山,一连几天只能挨饿受冻,但攀坡巡井的任务不能停。惠新阳说:“那段经历,让我至今难忘。”

  可以说,“好汉坡”精神代表了长庆创业时期,员工队伍不怕吃苦,敢打敢拼的精神风貌,也记录了创业初期长庆人在管理中不甘平庸、追求卓越的进取状态,是长庆“磨刀石”精神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好汉坡磨炼了一代人,“好汉坡”精神仍在代代相传。长庆油田每个时期都会涌现出一批油田“好汉”。从“全国人民群众见义勇为积极分子”陈小军,到“中国石油·榜样人物”谢银武;从“全国劳动模范”刘玲玲,到“长庆铁人”张文正……“好汉坡”精神薪火相传。

  “好汉坡”精神已成为推动企业发展的强大动力。在科技创新方面,安塞油田不断发展和丰富“安塞模式”,形成以精细注水稳产、酸化压裂增产、滚动扩边建产等六大技术系列为内容的24项关键技术,不仅建成了年产300万吨的大油田,而且使老油田连续20多年保持Ⅰ类油藏开发水平,为长庆特低渗透油田的高效开发和持续稳产发挥了先导作用。

  长庆采油一厂王窑作业区王二转中心站站长李强说:

  “技术创新的坡还要继续爬”

  2008年,李强来到“好汉坡”精神的发源地安塞油田,当了一名采油工。作为油二代,李强是幸运的。更幸运的是,由于油田的数字化建设,从李强参加工作开始,不仅单井不用住人了,后来好多增压站、注水站等站点都不用住人了。现在,油区巡护有了摄像头及视频监控后,也不用人工半夜巡井了。油井生产数据的采集,因为有了数据远程自动生成及传输,也不用人工上井采集了。

  现在的单井看管、功图计量、投球及抽油机、输油泵的启停等这些原来要依靠人工完成的工作,已全部实现自动化。就油井做功图而言,一个作业区的规模,如用人工做,需要15人,每口井10天才能做一次,而现在一个人把所有油井10分钟就可以做一次,效率提高的幅度可想而知。

  说起数字化,更像一根保险带,不仅保护着我们的自身安全,而且为油田大发展提供着安全保障。李强记得,有一天值班时,在视频监控画面发现有不法分子进入井场。虽然他们是悄悄潜入井场,但视频窗口里便立即出现了他们的身影,数字化就像给我们安了“千里眼”。

  作业区山大沟深、梁峁纵横,每当雨雪天气,投球、资料录取、上罐量油、定点巡检、夜间巡查等工作就成了大家最头疼的事情。李强说:“记得那年冬天,为了确保原油产量的及时完成,井区书记带着巡井班员工每晚巡护在单井和外输管线上,数九寒天他们就裹着棉大衣睡在管线旁,这一幕让我至今难忘。”

  作为采油工,我们的工作,以前是看井,现在还是看井,但看井的方式有了天壤之别。过去巡井,每天两次负重往返于好汉坡463级陡峭台阶间,只为了用手背摸一下抽油机光杆,看是否烫手。现在坐在办公室,通过鼠标就能进行抽油机停启、功图分析、投球等工作,极大降低了劳动强度,提高了工作效率,也减少了隐患。李强说:“在未来,我们要继续加大科技创新力度,技术创新的坡还要继续爬。”

长庆油田第一天然气净化厂。黄陈晨 摄

  感言

  好汉坡作为集团公司石油精神教育基地,每年在“七一”之前,我们都要组织党支部成员和新入党党员、积极分子前往接受教育,爬坡体验。每爬一次坡,都会有不同的收获。好汉坡463级台阶,台台有故事,次次有感触。在新时代安塞油田推进高质量发展征程中,我们将大力弘扬“好汉坡”精神,让“好汉坡”精神在原油生产组织、安全环保管理、基础工作提升、和谐团队塑造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长庆采油一厂王南作业区员工尉强

  曾经被外国专家断定为“边际油藏”“无开采价值”的安塞油田,在“好汉坡”精神的指引下,几代采油一厂人历经不懈努力,探索形成了以“三大技术系列,8项配套技术”为主要内容的技术系列,使石油得以工业化开发,而且走出了一条低渗透油田开发的成功之路,创建了“安塞模式”。随着科技不断进步和开发实践,我们经过不断总结和完善,形成了稳产时期的“五大技术系列、24项配套技术”,进一步丰富了“安塞模式”的新内涵,使安塞油田在2010年跨越300万吨并连续9年保持稳产。——长庆采油一厂工艺研究所员工侯军刚

  对油田来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员工的工作生活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千变万变,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能变,石油精神的本色永远不能褪。——长庆采油十二厂板桥作业区员工贺世宏

  刚参加工作就到好汉坡接受入厂教育,是“好汉坡”精神给予了我工作和生活的信心与动力。如今,我已成为厂里为数不多的85后采油高级工。在今后工作中,我将更加努力,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用实际行动诠释好“好汉坡”精神、践行好“好汉坡”精神,让“好汉坡”精神发扬光大。——长庆采油一厂杏河作业区员工张娜娜

  用打陕参一井的探索精神,推动我们的改革创新。在G03-13大型丛式井组布井,可以说是我们绿色发展、提质增效、减少用工等各方面的革命性举措。仅这个大井组,节约土地就达117亩,节约综合费用2000多万元。——长庆油田采气一厂作业九区员工任发俊

  井站还是原来的井站,产量没有减少,一线员工人数减少了。我们就是用爬“好汉坡”的精神投入改革,通过数字化及扁平化管理,实现增产不增人。——长庆油田采气二厂作业五区员工马军弟

  从参加工作起就在好汉坡,近20年的工作使我对好汉坡很有感情,点点滴滴都记在心里。如今,好汉坡已名声在外。被命名为集团公司石油精神教育基地后,来这里参观学习的人更多了。现在我有“一个愿望”和“一个梦想”:愿望就是当好义务解说员,让更多的人知道好汉坡,让“好汉坡”精神传得更广、走得更远;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站在更大的舞台上讲述好汉坡的故事。——长庆采油一厂员工阳静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井场周围不管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远程监控系统会在第一时间报警,气井无论出现哪些“头痛脑热”,智能化管理系统也会在第一时间显示。可以说,智慧油田建设给生产带来了巨大变化。——长庆油田采气一厂作业三区员工李柏鹏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