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天山的塔里木盆地腹地,便是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在大漠深处一个低洼沙丘里,有三间白色铁皮营房,住着一对甘肃夫妻:丈夫柴忠烈和妻子王岑春。他们是塔里木油田的大漠守井人,已经在茫茫大漠里坚守了6年多。

  7月30日,当记者跟随塔里木油田塔中项目部的人员,驱车一个多小时,在沙海里左拐右转,辗转来到距塔中油田前指约100千米的ZG262-H1井场时,身背正压空气呼吸器、头戴安全帽和防沙镜的柴忠烈恰巧巡井回来,正在井场值班房里记录着各井工作数据,并用手机向队站汇报情况。

  今年56岁的柴忠烈身材修长、面庞黝黑,精神矍铄。他告诉记者,他们负责3口油气井的值守和日常巡检工作。每两个小时,要巡检一圈,最远的井场离值守点约有5公里。骑上摩托车,巡检一圈也得一个多小时。遇上沙尘天气,更是费时费力。“好在已经适应这里了,附近的沙丘我都走过好多遍呢!”回到值守点,柴忠烈有些自豪地说。

  6年前,柴忠烈刚来油田,为了考取采油工上岗证和硫化氢防护培训合格证,着实拼了一把。他和妻子王岑春商量,想一起来守井站。此事得到了项目部的大力支持。半年后,王岑春也来到了大漠中。从此,他们相依相伴,一直坚守到现在。

  6年间,他们先后在大漠中的五个井场值守过。变的是井场,不变的是黄沙。

  五十出头的王岑春不善言辞,且很腼腆。我们来到时,她不声不响地拿来矿泉水,然后低头走进另一间营房,择菜洗菜,准备做午饭。收拾家务、做饭、提醒丈夫注意安全,是她每天必做的事。

  “尽管工作、生活条件很艰苦,但他们工作尽心尽责。几年间,老柴多次发现生产隐患,处理都很及时到位。老柴的爱人更是成了安全生产‘监督员’。”项目部的同志提起这对夫妻赞不绝口。

  “上班时我是采油工,就要听领导的,按规矩、制度做,一丁点不能马虎。我做事认死理,不会玩虚的。”柴忠烈表情严肃地说。“那下班了你们都做些什么?”“看看电视,和娃娃们手机聊聊天。下班了我是‘掌柜’,婆娘、娃娃都得听我的。”操着浓重的甘肃话,老柴有点骄傲。

  或许是难得见到这么多的人缘故,老柴谈兴甚浓。他说,和在家里种地相比,这里待遇好、收入高,从不拖欠工资。逢年过节,干部还送来各种慰问品。所以,他们很珍惜这样的工作机会,心里时刻想着要把工作干得更好更出色。

  2017年,在老柴的多次劝说下,大专毕业的儿子柴泽也考取了有关岗位证,来到油田工作。如今,柴泽在塔中天然气回收队工作,在沙漠里也待了一年多。

  大漠深处,黄沙无言。他们已在沙漠腹地过了六个春夏。有思念,有苦涩,但更多的是心中那份沉甸甸的责任。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