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里塔格地表极其复杂,山体断崖遍布、险峰高耸,最高落差达600米,被当地人称为“黄羊和雄鹰到不了的地方”。美国地质学家伊尔玛兹曾经断言,这里为勘探禁区。

  6月28日至7月2日,记者走进这个塔里木探区有史以来工区最复杂、施工难度最大的勘探项目——西秋1山地三维项目现场。

  登上秋里塔格山顶,刀片山层层叠叠,不规则锯齿形的山峰连绵起伏。东方物探塔里木物探处247队队长王超介绍,这里没有人烟、没有道路、没有通信信号,是典型的“三无”地带。而这一地带设计有8824个点的数据采集。

钻井队员刘小宁早上准备出发。他背的是队友的午饭,提的是10公斤重的水壶。送饭的路要走两个多小时,爬18根大绳。

  施工初期,许多员工望而生畏。测量组招收队员600多人,走了192人;钻井组招募209套机组,只有69套机组留下。生产一度受阻,局面极其被动。

  多次反复、详细踏勘工区后,247队采用“天上地上立体推进,南北方向分头突破”的施工方法。修路组组长刘久亮带着队员第一个挺进冲沟:“山再高,没有我们的斗志高;困难再多,没有我们的办法多。只要我们上得去,一切都是小意思!”

这样的山路算是好走的。

  山下,副队长熊建华和7名队友闯进秋里塔格中间的大冲沟,吃住在野外,连续奋战11天,修好30多公里冲沟路,打通了“生命通道”。队上专门成立修路组,一条冲沟一条冲沟地修路上山。推土机推、铲车铲、架桥梁,冲沟里能多往前修一米是一米;到了山上,铁锨挖、镐头刨,打钢钎、架大绳,想方设法达到山顶。

  天上,247队租用两架直升机支持作业,使用无人机踏勘路线、监测施工;出巨资安装移动通信基站和信号放大器,在无人区建立通信网络。数字化信息化工具成为攻坚克难的利器。

  山顶,找个落脚的地方很难。200平方公里的山体区,只有8个地方可以停靠直升机,两个地方可以住人搭帐篷。钻井班班长周四奎带着队友来到最高的支撑点,一干就是3个多月。山顶的风会“玩朋友圈”,经常绕着帐篷刮,光4月就刮倒了两顶帐篷。周四奎急了,把山地钻机调过来,用钻机打好眼,把钢钎砸进去,再把帐篷固定在钢钎上。

  大风治住了,但用水依然是难题。“生产生活物资都是直升机送来的,贵啊!”周四奎说,“这水,一滴都不能浪费!”

  早上洗脸的水存起来,晚上加点热水泡脚,泡完脚的水再背到工地打井用;刷锅洗碗的水,倒进池子里澄清,存起来洗手。“刷牙都是半缸水,没水时或一忙起来,三五天不刷牙也是常事。”周四奎说。

  端午节,队上给山顶的队员送去了粽子。周四奎对队员们说:“大家慢慢吃、细细品,这粽子送上来不容易。”

  5月初,下药组开始施工。下药监督刘文科背好雷管箱,带上视频仪,第一个向大山迈去。这一天,他的任务只有6个点,可需要从西边的沟爬上山去,从东边下山回营地。山上根本没有路,下山的时候,手脚并用,屁股着地,刘文科戏称这是“五点下山法”。虽然每个点下药只需要10到20分钟,可这6个点让刘文科和队友用了7个多小时。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爬山了。

图为修路组队员在布大绳。直升机把队员送到山顶,队员从山上往山下修路,这样会省很多力。后序施工的队友就攀着大绳上山。

  登山期间,一天就磨烂一副手套,5天就要换双胶鞋。两口井的直线距离只有60米,但要到下一口井,有时需要绕行好几公里,甚至要翻好几个断崖。

  7月2日,山顶钻井接近尾声,整个钻井工序完成近半;测量工作完成92%;最后一道工序——采集,经过紧张准备,即将开始。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