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西部钻探巴州分公司90001钻井队员工在交接班时合唱的情景。李涛 摄

  入夏,随着气温的升高,生产也进入“高温期”。现在是西部油区的上产旺季,对员工来说,却是难挨的暑季。然而,奋战在一线的员工斗志昂扬,西部几个主战场热火朝天。库车山前,各路人马齐头并进;玛湖、吉木萨尔快速突破;火焰山激战犹酣……

激情战玛湖

通讯员 王艳

图为队长张永亮通过报话机指挥吊车起吊,任何一个环节都要严格按照标准流程,严格管控。王艳 摄

  北疆今年的天气可以用屡屡开春“失败”来形容。5月以来,玛湖就像患了感冒,天稍一暖和,就会来一场雨,把温度降下去。

  “就AHHW2026这口井,我们遇上5次大风、1场暴雨。”中油测井新疆分公司第七项目部党支部书记刘宗胜说。担心井上的情况,刚到队上的他快速扒拉几口饭,就去了现场。

  “姐,我们铆足了劲,准备一天冲个8段,要是成功了,记得给我们合张影。”一个叫黄安富的小伙子凑过来对我说。聊熟了,他也不见外,主动当起了向导,给我讲着他的小自豪。

  “看!这是咱们发明的柔性滚轮短节,这是井下张力仪。这些都是模块,全是我们自己的技术。我今年才到这个队,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专利,回家吹牛都有资本。”黄安富笑着说。

  为保障玛湖地区桥射联作高效运转,中油测井新疆分公司通过经验累积,在3年中自主研发智能点火等10余项专利及创新技术,有效“抚平”了井下的各种“小情绪”。

  5月23日,入夜,井场灯火通明。皎洁的月光下,AHHW2026两井平台的井场上,中油测井新疆分公司C3524队的队员们依然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浓浓夜色中,钻塔在远处闪着光。23时20分,队长张永亮、操作员甘玉平带领人员开始进行下一级桥射准备。

  甘玉平抱起定位器,招呼黄安富、王方荣把70多公斤的加重棒一起抬到操作间,进行通断绝缘检查。拿过万用表,甘玉平开始做通断绝缘检查。“数值正常。”甘玉平让黄安富把数值认真填写在数据表上。这是他们每一级都要重复的工作。认真的检查,换来了高效的保障。

  “要干第五段了,大家打起精神来!”甘玉平大声提醒大家。

  与此同时,绞车工殷道勇、王麦留从防喷管里拉出电缆。为防止放喷管里的密封脂污染环境,李松莹戴上厚厚的防油手套,拿起沾过清洗剂的大布认真擦拭着电缆。

  配合着打开防爆箱,地面班长陆世明带着卢江帆,小心地把射孔弹箱放在指定装炮区域内。

  “我们今天要试试在这两个平台井上冲刺8段,这是第5段。一上这口井,我就和压裂队长商量好了。”队长张永亮介绍说。

  5月24日0时55分,第四段压裂完成,井被正式移交张永亮。

  吊车、人员全部就位,第五段作业启动。

  “起泵,排量每分钟0.6立方米。”通过观察绞车面板速度及张力变化,张永亮通过报话机实时调整排量数据,与压裂方完美配合。

  6时55分,“第七级,准备点火!”张永亮下达指令。

  10时06分,“第八级,准备点火!”

  笔者看了看记录本上第一段的接井时间,距离现在已经过去23小时26分钟。大家激战犹酣。

火焰山的温度

记者 安凤霞

图为铁浩(右)在现场检查动火作业。冯有龙 摄

  火焰山的夏天来得早,还不到7时,就已经日上三竿了。

  6月2日一大早,吐哈油田公司监督中心的安全监督铁浩和冯彦斌,驱车从神泉生活点赶往恰4站,对固定场站进行检查。

  恰4站位于火焰山脚下,百里戈壁,沟壑纵横,自然环境恶劣。走进倒水泵房,轰鸣的机器声刺激着铁浩和冯彦斌的耳膜。在泵房西南角,一个固定式可燃气体检测器引起了铁浩的注意。按照规定,检测器安装高度应距离地面30厘米以上,而这个只有20厘米左右。铁浩要求现场人员立即整改。

  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温逐渐攀升,温度计显示达39摄氏度。阳光炙烤着土地,不过10分钟,停在站外的车就被晒得烫手。

  2012年4月监督中心成立后,吐哈油田从一线生产单位抽调了一批人员,专门负责油田勘探、开发、工程建设的现场监督工作。铁浩就是从原特车公司抽调过来的。现在,他要在工作中监督以前一起共过事的老战友了。

  “油田就这么大,工作检查中难免遇到朋友或以前的同事,一旦查出问题肯定要处罚,他们不理解也没办法。做监督就不能怕得罪人,得罪人说明我对工作认真负责了。”铁浩对记者说。

  场站大、设备多,铁浩和冯彦斌爬高上低,逐一检查原油装卸栈桥、三相分离器、原油储罐等。烈日下,他们的衬衫后背、前胸早已被汗水浸湿,晒得黑红的脸上也布满汗水。

  几十公里外的玉北15-9井场,高耸的钻机直入云霄,孤零零地矗立在无垠的戈壁上。四周没有一丝风,放眼望去,砂石仿佛在蒸腾的烈焰中跳跃。炙热的阳光把安全监督李建军的影子拉得越来越短。

  临近中午,太阳更加毒辣。火焰山斜亘在戈壁滩上,像一条蔓延的火龙,呼啸着一直窜到地平线的那边。

  钻井平台上,李建军顶着高温检查循环系统。玉北15-9井是鲁克沁油田的一口重点定向井,目前正常钻进。“把好井身质量监督关是钻进中最重要的。钻井队短拉、长拉时,我要旁站监督,及时跟踪测斜,确保井身质量符合工程设计要求。”李建军说。

  目前正值油田生产旺季,钻井监督的工作比以前更忙了。由于人员较少,每个监督平均要负责3口井。

  除了负责玉北15-9井,李建军还要组织玉北区块其他井的监督验收工作。每天从8时开始,他就开着车在戈壁上巡回监督,一天跑下来,精疲力竭。“通井、下套管、井口试压等重要环节,我们必须全程监督,取全取准各项资料。干了这么多年监督,越干越怕,生怕有什么疏忽引发事故。”李建军说。

离岗位最远的那口井

记者 周蕊

图为张霞对I317-3-9井进行检查和维护。朱俊霖 摄

  5月26日清晨,玉门油田公司老君庙采油厂采油四队19号岗位长张霞,在班前会上仔细交代了当天的工作内容:哪口井要重点检查、哪口井正在大修、哪口井需要上措施……

  恰逢交接班,这天的班前会张霞不仅要安全讲话,还要对轮班发现的问题进行汇总,并与几位采油工一起商量处理方法,尽可能在他们轮班期间解决。

  沿着曲折的山路,巡井车把采油工一个个沿路放下,直到最后只剩下张霞。作为岗位长,她要承担更多的工作。“离岗位最远的这部分油井都是新井,产量高,但地层压力下降得快,产量波动也比较大,所以我得多看看。”张霞站在I317-3-9井场,从远处观望了一下整体情况。这是一个平台井,有3口抽油机并排站立。她走到每口井前,绕着抽油机转了一圈,在光杆上行时,脱下手套,摸了摸光杆是否发热,然后仔细观察压力变化,小心听着井口发出的声音。

  张霞说:“庙北I317冲断带的这些油井套管气大,容易气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提高了巡井频率,以便及时发现油井问题。昨天,下午二次巡检的时候,我们发现I317-11井、I317-16井产量有波动。因为发现及时,采取措施及时,现在这两口井都生产平稳。”

  庙北I317冲断带油气资源丰富,是老君庙采油厂乃至玉门油田稳油上产的主战场之一。2015年至2018年,庙北I317冲断带快速上产,截至目前共部署生产井92口,累计生产原油7.4万吨,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而庙北I317冲断带的大部分油井都归19号岗位管理。

  张霞说:“冲断带上的新井产量都很好,但由于地层压力下降快,新井产量下降也快,今年采油四队要在这个区块打一部分注水井,以增加地层压力,保障油井长周期平稳生产。”

  油水井情况比较复杂,既要保持新井高产,也要稳定老井产量。19号岗位坚持油井憋压、定期热洗、每日管井例会等工作制度,同时发挥老员工经验丰富和新员工知识储备足的特点,让管理油井的手段更加多样。

  张霞每到一口井,都会认真观察油井情况:“巡井不能着急,必须掌握每口油井的生产情况,特别是对一些产量高的井更是要多检查。我们巡井要有目标,要了解每口井的问题,及时解决这些问题,让油水井得到更好的照顾。”张霞和同事们根据巡井掌握的油井动态,及时更新加药、换管、动液面、作业情况等信息,详细录取各项资料,将数据的误差降到最低。

  随着太阳高升,日头越来越毒,温度也越来越高。张霞来到离岗位最远的一口井——I317-28井。这口井与距离19号岗位最近的油井,相距20多公里。张霞笑着说:“翻过这个山头,就到石油沟油田了,不过随着地质的深入研究,我们有可能在更远的地方打井,但无论多远,只要有油,我都乐意去。”

大山里的歌声

记者 郭万江 通讯员 李涛 实习记者 杨子仪

图为90001队承钻的克深35井进行下钻作业。李涛 摄

  5月29日12时许,顶着烈日,我们缓慢行驶在南部天山的大山里。车子一路颠簸,如同醉汉般摇摇晃晃。简易的井场道路,尘土飞扬。

  随行人员介绍,我们要去的西部钻探巴州分公司90001钻井队承钻的克深35井井场,位于拜城县北部的群山中,海拔在2000米以上。那里别说WiFi了,就连手机信号都是时有时无的。

  这口井是今年巴州分公司与另一家国内钻井公司的对标示范井。分公司和井队都压力山大。

  14时许,我们终于到达群山环绕的90001队营地,年轻的平台经理葛佳迎上前来。

  “听说你们在和对手打‘擂台’,有获胜的把握吗?”记者开门见山。

  “必须的,比起很多后起的90型钻机队伍,咱是‘正规军’中的王牌。”今年33岁、已在钻井一线坚守快10个年头的葛佳自信满满地说。

  据了解,他们目前仍在使用的90DB型钻机,是中国石油成立后组建的第一部9000米钻机。2006年以来,这部钻机已在大山里打了7口井。

  在这个队的荣誉室里,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人先锋号”、中国石油“金牌队”、西部钻探“铁人队”等奖牌挂满一面墙,好像在诉说着这个队伍的辉煌。

  “对手没有在山前打过井,就夸下海口,要大幅缩减钻进周期,还请了外国专家团队协助提速。我们也不能轻视对手,真要输了,脸可真没地方放了。”葛佳边走边说。

  “这是荣誉之战,更是西部钻探和巴州分公司的阵地保卫战,要想战胜对手,我们有一系列应对措施……”

  “更换新设备了吗?”井场上,只见各种设备摆放整齐、有序、洁净。

  “不是的,近段时间钻进平稳正常,井上不算太忙,我们利用这个时机,组织部分员工保养设备,做防腐处理。设备差不多都重新刷了漆,所以看着像新的一样。这也是提速的应对措施之一,工作尽量往前想、往前赶。其实,我们还有不少办法,明早你们过来看吧。”葛佳卖起关子。

  当晚,寂静的山里只有低鸣的钻机声,满天星斗和井架上的灯光交相辉映。

  第二天早上,当我们再次来到井场时,葛佳早已在现场忙碌,表情严肃。他悄悄告诉记者,他一直在关注着对手的动态。这两天,对手设备好像出问题了——在检修。

  10时整,接班队伍在井场列队完毕,并开始进行走位式井控防喷演练。据介绍,考虑到新员工较多,这种演练他们每天都要做一遍。

  几分钟后,演练结束。此时,刚刚总结完夜班工作的员工也加入到队列中。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当过兵的田伟为大家起了头,歌声在大山间响起,雄壮又响亮。

  “哈哈,这就是我们的‘秘密武器’!”葛佳说,唱歌能激发大家的斗志,凝聚队伍的精气神。他们已经坚持多日,还在年轻员工中征集新歌……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