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抵御一年四季不停的大风,野营房四周被厚厚的砂土围城一个保护圈,24小时、365天9级以上的狂风,吹掉了野营房原本的颜色。

  5月12日,吐哈油田三塘湖采油厂马49油井管理站,风很大,一连串大颗粒的雨点子时不时砸到记者脸上,砂石也耐不住寂寞地随风狂舞,使劲往人怀里钻。忽明忽暗的光线,一刻不停的野风,让人总有种就要入冬的错觉。

  驻守在吐哈油田三塘湖采油厂马49油井管理站的胡学斌、韩耀芳夫妇俩这轮班已经上了35天,还有5天就要返回甘肃定西和刚考上研究生的儿子团聚。虽是野营房,但一切井然有序,除了放在窗沿上的手机,所有的物品都有自己的位置;虽然大风卷尘,但房间里一尘不染,洗得发白的黄绿条纹床单,沿着床边铺出一条深深的床沿印子,韩耀芳把一切打理得妥妥当当。

忙碌一整天的胡学斌不偷懒,巡检回来就钻进厨房给妻子帮忙。

   6年前,吐哈油田三塘湖采油厂先后在北小湖、条17、马49、西峡沟建立了油井管理站,让遥远的油井有人看护。在杳无人烟的茫茫戈壁,最远的管理站距离生活点100多公里,为了让守在这里的员工不那么孤单,采油厂把这些小站建成了夫妻站,每个小站两对夫妻轮流值守。胡学斌、韩耀芳夫妇俩是第一对来到马49站的夫妻,小站已经为这片热土贡献了近6万多吨的原油产量。

  胡学斌没有洗脸,就去井场跑了一圈,大风把他一晚上压皱的头发弄得更加凌乱。早上7时量油完毕,胡学斌被风吹回小站,在微信群里给工区领导上报数据。手机只有放在窗沿上,才能接收到一点微弱的信号,用完还得缓缓放回原位,等待着接收信息。

产量好的时候,小站每天拉运两车油。每次装油的时候,胡学斌夫妇才能见到除了彼此以外的人。

  韩耀芳在小站的工作就是做好后勤保障,但她也能对小站最近产量最高的油井、报表上复杂的数据说得头头是道,“今天可以晚点做饭,早上那车油装了一个小时,下午这车估计也快不了。”说着,韩耀芳把堆在三角梅花盆里的10个鸡蛋壳往土里按了按。

   “我不知道今天星期几,也不知道今天几号,这些鸡蛋是我的日历。”韩耀芳不善言辞,到了小站后,就更不爱说话了。提起记录时间的方式,她笑了,有点不好意思。“每轮班40天我都带90个鸡蛋,日常炒菜、烧汤用掉10个,每天早餐我和他(胡学斌)一人吃一个,等90个鸡蛋吃完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晚上12时,采油厂技术人员打来电话说马49-5H井出油不正常,要求改单量,胡学斌拿上手电筒,快步跑到阀组前。

  ”韩耀芳最害怕油井有问题。问题不解决,胡学斌焦虑,韩耀芳跟着着急。问题解决了,胡学斌还是睡不踏实,半夜三更总要起来几回跑出去查看,肆虐的大风和焦灼的等待,总是让韩耀芳坐卧不安。“马49―6H井今天换了盘根,这一晚上,他不放心,我就别想闭眼。”韩耀芳说话间,胡学斌又拿着手电筒出发了,沿着戈壁上隆起的沟沟壑壑,深一脚浅一脚地向马49―6H井走去。这已经是他天黑后第三次巡检了。

每小时量油一次,是胡学斌必须要完成的工作。他说,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上做石油人,这样的记录,是他工作的乐趣。
胡学斌、韩耀芳夫妇每天晚饭后都要绕着马49站的十几口油井散步,不能参与巡检工作的韩耀芳只有这个时候,能把丈夫每天走数次的路一步步走一遍。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