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天气原因,某色布吉(左)和吉勒尔格所在的测量组不能出工,只好待在营地休息,并为次日工作做准备。

  4月29日11时许,天山南库车北,东秋里塔格一处无名帐篷营地。

  放下手里的接收点标志,54岁的某色布吉从裤兜里掏出小荷包和一张纸条,从荷包里取一团烟丝,将其平铺在纸条上,卷起,一根土烟很快就做成了。

  深吸一口,吐出烟雾,他说话了:“今天没去山上是因为下雨,就在这里准备备用材料。”

  “我刚过来的时候,雨已经小了,还能走吗?”记者问。

  某色布吉身后躺在被窝里抽着红塔山的吉勒尔格补充道:“现在走也来不及了,路上要花两个小时。”

  某色布吉是吉勒尔格的舅舅,他们都是来自大凉山的彝族人。今年3月,他们一大家子来到新疆,干起了东秋6、中秋2三维勘探项目的测量活。这是今年塔里木油田重要的物探项目之一。继去年中秋1井发现秋里塔格构造带千亿立方米大气藏后,这里成为油气行业瞩目的焦点区域。负责这个项目的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山地物探项目经理部加大力度招募新员工。

  “找不到其他活,就过来干这个活了。”某色布吉说。他又指指自己18岁的外甥:“他是学汽修的,实习了一阵子,觉得没得意思,也一块过来了。”

  他们所在的大凉山昭觉县尼地乡,因为人多地少,男人们都出来打工,家里只剩下女人。“地不好,只能种土豆。吃的稻米要靠养牛羊去换。”某色布吉说,“我老婆在家养了6只羊、1头花牛,一年也就能赚1万块钱。”

  他四处打零工,今年在亲戚介绍下第一次来到新疆干物探。虽然苦,但是他扛得住。早上7点半起来,吃完早饭、开完早会,9点出发,晚上7点多回来,一天要10来个小时。

  “活儿难度大吗?”

  “难度大在坐车,坐车单程要两个小时,时间都耗在了路上。”习惯了在大凉山生活的他们,爬山是他们天生的技能。面对秋里塔格的刀片山,他们倒也可以应对,坐车倒束缚了他们脚掌的天性。

  帐篷外,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吉勒尔格又抽了一支烟。他无聊地翻弄起正在充电的手机。这个别人送的手机电池已经坏了,充电永远都是0%,更要命的是16G的内存越来越不够用。“领到第一笔钱,我要去换个手机。”他相中了一款价值2999元的手机,父母已经同意了。

  微信朋友圈里,他只发自拍照。在图片软件的处理下,他身着运动卫衣,叼着烟,酷酷地面对镜头,模仿着某香港影星的样子。

  “有对象了吧?”记者问。

  吉勒尔格僵硬地摇摇头。

  某色布吉则咧嘴一笑:“对象已经找好了,明年底结婚。”

  吉勒尔格把头往被窝里缩了缩:“八九岁时见过,现在长啥样都不知道了。”

山地物探项目经理部第四民爆队副队长尹午阳,带领队员苏祖明和张太强背着物资上山。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