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盆地页岩气资源丰富,其龙马溪组深水陆棚发育区优质页岩气层厚度可达34至40米,晚期保存良好、地层压力高,目前已知探明储量达2248亿立方米,是国内页岩气开发的重要区域之一。

坐落在乌蒙山间的长宁14平台。

  四川兴文县九丝镇。进入4月底,接近30摄氏度的气温让九丝镇所在的乌蒙山脉透出湿闷。采访车在狭窄的环山路上辗转颠簸,极目远眺之下,数支井架巍巍高耸在山峦桑田之间。

  2018年10月,西部钻探吐哈钻井5支队伍带着“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推动能源高质量发展”的使命,从新疆吐鲁番长途跋涉两千多公里来到四川九丝镇,成为西南长宁油田页岩气开发的主力军之一。

设备保养是新员工必修课之一。

  今年,吐哈钻井公司的队伍已经增加至12支。随着夏日将近,从吐鲁番火焰山脚下走出来的“火洲尖兵”,即将面对四川大山里的“桑拿天”考验,他们近况如何?是否像业内传闻的那样,初来乍到便已初露锋芒了?

  采访车出九丝镇行驶大约8公里,路面向上逐渐变陡、变窄。本地司机师傅告诉记者,我们要去的这条山路是井队设备运输、物资供应的必经之路,路面宽度不到6米,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过,运输车辆长度不能超过9.5米,否则就会卡在弯道上。

  走入宁14平台,吐哈钻井70002队与70006队在同时作业。两部崭新的70D电动钻机声音很小,感受不到明显的震动。

  在70002队的循环池上,记者发现井筒内黑色的泥浆不停地涌向振动筛,一股浓郁的类似于柏油马路的气味扑入鼻腔。

  “这是油基泥浆,西南页岩气开发的必备工艺。”泥浆大班李延龙戴着胶皮手套一边抓岩屑一边向记者解说。说话间他的脸颊已是汗水淋漓,让人感受到了四川大山是“蒸”热。

35摄氏度的湿热天气,让北方汉子大汗淋漓。

  据李延龙介绍,页岩遇水膨胀,容易引起井眼垮塌,而油基泥浆对页岩能够起到支撑作用,油分子很难进入页岩的空隙中,防塌性能好,是安全优快钻进的“神器”。

  “油基泥浆虽然好,但是粘在衣服和皮肤上就很难洗掉。”李延龙皱着眉头搓了搓手指。记者发现他的指甲缝里全是黑油渍。

  员工们身上沾满的油渍和周围的环境形成鲜明对比。井队运用的泥浆不落地工艺,确保了污水无害蒸发、岩屑打包无残留,有效保卫了井场周边的青山绿水。

休息时,员工用凉水冲脸解暑。

  70002队承钻的宁209H14-4井,设计井深4836米,应用旋转导向、螺杆配合PDC钻头、油基泥浆和伽玛地质预测等新工艺新技术,已施工52天,并安全高效钻至井深4300米。队长顾开亮告诉记者,这口井预计62天完井,能够再次满足甲方一类井考核指标要求。

  顾开亮介绍道,长宁页岩气勘探区块井深在4500到5500米之间,水平段设计均在1500至2000米之间,属于超高难度中深井。“这比我们在吐哈油田最长水平段还要多出两倍!”顾开亮竖起两根手指,瞪圆了双眼向记者说道。

  而70002队在今年完成的宁209H14-3井中,采用“旋转导向+螺杆+PDC钻头+伽玛”的吐哈钻录一体化作业模式,搭配高泵压、大排量、高钻速的“激进式”钻井方法,实现了单日进尺270米;二开单支钻头1508米一趟钻;三开钻井周期21.5天,创下长宁页岩气区块单日进尺最高、单支钻头进尺最多、三开钻井周期最短的“三最”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起下钻作业,穿戴护具阻隔油基泥浆的污染。

  “上口井进入甲方一类指标,按照公司劳动竞赛规定,我队获得5万元奖励。”谈到成绩,顾开亮嘴角上扬。一季度,70002队被西部钻探授予季度“红旗队”称号。

  70002队在长宁页岩气区块并非一枝独秀。为了满足甲方提速的要求,西部钻探建立了“水平井+体积压裂”的一体化保障模式,包括代管队在内的12支队伍全部配置带顶驱的环保电动钻机、52兆帕高压泥浆泵;采用泥浆不落地钻井工艺;编制成熟有效的区域提速模板,实现了绿色、静音、高效钻井。长宁区块整体机速同比提高26%,获得甲方致信表扬。

井架工在40米高的二层台进行起下钻作业。

  截至4月30日,这个公司在西南共开钻11口,完钻9口,完成进尺6.3882万米,共创各类先进指标7项,3口井达到甲方一类指标。其中,70002队完成进尺7720米,在长宁油田118支钻井队中排名前十。

  夕阳的余晖在乌蒙山间留下最后一抹金黄,钻塔灯光闪亮如星星般点缀其中,璀璨夺目,似乎预示着中国页岩气革命的前景一片光明。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