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辽河油田钻采院钻井设计中心副主任杜昌雷的桌案上,一摞一摞的纸质资料从这头摆到那头。

  “这些都是做完地质设计,送来要做工程设计的。”他一边介绍,一边招呼记者坐下。

  在屋里环视一圈之后,他才发现,屋里竟找不到一把干净椅子,便随手拍了拍靠窗那把椅子,自己坐上去后,请记者坐到他的保健椅上。“不到40岁,腰已经是千年老‘腰’。”他自嘲道。

  钻采院钻井工程设计中心,是辽河油田从事新井工程设计的唯一机构。这里的22名设计人员,负责油田每年上千口探井、产能井、侧钻井的工程设计。辽河百日劳动竞赛开始后,由于各单位抢着在五六月份投产一批新井,这里的工作节奏也提挡加速。杜昌雷告诉记者,他们现在基本是“866工作制”——早8点、晚6点、一周6天。年初到现在,他们接了580口井的设计,做完了380口。

  “嘟嘟嘟——”话匣子刚打开,催设计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一看尾号,就知道是哪个单位的。这样的电话,他一天要接数十个。拿起电话,对方少不了寒暄几句,杜昌雷没有那个耐心,他希望对方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哪口井马上就能上钻了,他可以尽快安排出设计。

  “没办法,各家都着急,我们的人手就这么多。”他说。为了平衡各家需求,他们根据油田公司全年生产重点排计划,优先开展重点区块、重点井的设计工作。在他的桌面上,靠近电脑的是“急诊”,靠近门的是“普通号”,桌面下的是准备“出院”的。

  “设计一口井有多大工作量?”记者问。

  他俯身从桌下抽出一本资料递给记者,随即打开它的电子文本。电脑显示:这本资料有50页、25556字、1000个数据、30多张图表。“这么一个‘大部头’,设计时间只有5天,不加班能行吗?”

  设计资料的前两页,是签名页。记者略略一数,从上到下共有九级签字。“这么多人审核,要几天?”

  “现在走网上平台,比以前快多了。”他说。以前做完设计,要抱着一大堆纸质资料来回找领导签字,有时遇着领导不在,一等就是半天。院里研发的设计平台投入使用后,实现了网上审核签字,节省了大量时间。

  “设计要提速,光靠设计人员加班加点是不够的,必须加强前后各环节的协作。”杜昌雷说。今年设计提速提效的原因之一,是地质工程一体化的推进。

  正在做设计的锦150块,就是一个例子。这是一个注水开发老区块,地下剩余油捕获难度大,局部井控风险高,征地协调难。情况如此复杂的一个区块,如果再采取各自为战的方式,来回修改设计,势必会影响施工周期和建产效果。年初以来,在辽河相关部门协调下,他们与兄弟单位共同论证,最终敲定了“用7个平台打19口水平井”一体化施工方案,设计质量和进度都有明显提高。

  聊着聊着,不觉窗外暮色四合。这时,电话不响了,敲门的也少了,正是杜昌雷一天中工作效率最高的时段。送别记者,他又沉浸到一大堆图表和数据中。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