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东 中国石油规划总院工程经济研究所所长

  “如果说几年前企业增效是油价驱使的话,那么现在的成本优势则是由科技创新造就的。”今年剑桥能源周,雪佛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迈克·沃斯这样说。科技创新已经成为能源企业发展的新动能。

  能源行业汇聚大量前沿科技

  世界石油公司高度重视科技创新。

  埃克森美孚、BP、壳牌、雪佛龙、道达尔等国际石油公司和沙特阿美等国家石油公司都意识到科技创新和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意义。很多企业都在内部组建了类似Digital Resource的技术团队,专门研究数据管理。公司内部正考虑重塑管理架构、进行公司业务流程再造以适应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

  非传统能源公司,如微软、亚马逊、福特汽车等世界制造业巨头参与能源产业发展的跟进意识十分强烈。传统制造企业利用现有的网络经济技术、大数据以及其他先进工具,为油气企业开展类似EPC的技术服务,在全产业链上降低成本15%至20%。同时,利用这些技术帮助能源企业改进管理决策流程,进行优化选择。

  大批前沿科技成果被应用在能源领域。

  如果说去年剑桥能源周上出现的创新集市Agora还是一种尝试和探索的话,那么今年的创新集市已经成为会议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今年的Agora不仅有丰富的会议议程安排,有充满科技感的互动体验场,还在各个重点展台旁“搭台开讲”——设立专门的分论坛即Studio。ABB、亚马逊等企业还将无人机、遥感传感装备运到现场,让与会人员亲自体验先进科技装备如何用在能源开发场景中。

  数字化技术推动社会转型

  数字化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向各行业蔓延,推动工业社会向数字社会转型。世界各国纷纷以数字化技术抢抓发展先机,加速产业结构优化调整,加快新兴产业发展,力图占领战略制高点。

  G20杭州峰会上,中国作为主席国起草了《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GDP占比达32.9%。专家测算,2018年上半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为16万亿元,GDP占比达38.2%。不过,这一数据仍低于美、日、德、英等发达国家50%以上的GDP占比。

  数字经济有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大部分。数字产业化,也称数字经济基础部分,即信息产业,具体业态包括电子信息制造、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互联网等;产业数字化,也称数字经济融合部分,即传统产业由于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提升部分。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7年,中国产业数字规模占GDP比重从8.8%提升到25.4%。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推动传统产业升级改造,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是今年政府工作的重点任务。在企业层面,世界500强多是数字化应用的先行者,他们通过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实现了数字化的产品设计、生产制造、配送与分销、销售与服务,实现全球范围内资源最优配置。当前,以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数字化变革,也为油气产业的转型升级带来支撑。

  合作创新是中国油气的破局之举

  对于中国的石油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是适应油气产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需要。企业不仅需要打造领先的规模实力、经营业绩和核心技术,还需要领先的管理水平。企业应顺应数字化变革的发展趋势,将管理数字化融入各个环节,充分利用现代技术成果,积极推进数字化油田建设,提高油气勘探开发效率,降低油气开采成本;通过实时生产管控和智能巡检,提高炼化装置运行效率和安全性,优化装置负荷率和产品结构;通过大数据分析客户消费习惯、价格弹性,提高成品油销售业务的市场份额和销售效益;通过精准的感知交互和智能预警,提高储运业务运行效率。

  就实现路径而言,Collaboration即合作是核心关键。如何开展公司内部企业间的技术合作,如何与油气服务公司、油气制造企业、网络公司,实现不同层次、不同程度、不同方式的全面技术合作并产生协同效应,针对企业数字化转型,开展企业管理架构重塑、业务流程再造以及管理模式优化是现阶段企业必须面对和亟待解决的课题。 (张景瑜 采访整理)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