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礼貌 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基于对气候变化的关注以及化石能源消费峰值的判断,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将石油从公司名字中拿掉,壳牌、道达尔、BP等大石油公司建立“大能源”发展模式,提供包括油气在内,涵盖风能、太阳能、地热、生物质能乃至电力传输与分配等多元化的能源产品。怎么看油公司向能源公司转型?

  石油公司“大能源”模式符合能源发展趋势,这将是一个长期、渐进过程,需要壳牌、道达尔等能源转型公司保持战略定力并付出艰辛努力

  基于对气候变化的关注以及化石能源消费峰值将会到来的判断,壳牌、道达尔、BP等大石油公司建立“大能源”发展模式,提供包括油气在内,涵盖风能、太阳能、地热、生物质能乃至电力传输与分配等多元化的能源产品。壳牌追求商业价值,也富有情怀色彩,提出要向社会提供符合《巴黎协定》要求的产品。事实上主要是壳牌、道达尔等公司基于能源趋势的一种判断,认为低碳、清洁产品将是趋势,希望在能源格局大变革中掌握先机,成为未来能源行业的引领者。

  “大能源”发展模式着重突出天然气的核心位置。壳牌明确提出提供越来越低碳的产品,道达尔意图通过低碳电力和天然气业务引领未来,BP力图转型成为一家天然气公司。天然气在大石油公司能源转型过程中扮演极为重要角色,成为所有实施能源转型公司的共同选择。转型公司将天然气视为能源转型的重要载体,在全球构建体量庞大的LNG组合,延伸天然气产业链,直接面向终端用户并拓展至天然气发电及电力传输与配置领域。壳牌是当前全球最大的LNG贸易商,2016年液化能力达到4000万吨,并持续建设LNG项目夯实在业内LNG领导者地位。壳牌启动了以其为首、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等加入的年产规模达2800万吨的加拿大LNG项目。道达尔目标是成为仅次于壳牌的第二大LNG贸易商。道达尔收购了Engie的LNG资产,并启动了规模超过高更LNG项目,投资达400亿美元的澳大利亚Ichthys等项目以及俄罗斯亚马尔第三套、第四套装置,并陆续有北极LNG-2、美国卡梅隆(Cameron)项目等在等待最终投资决定。BP在LNG上的势头不如壳牌、道达尔,但转型天然气的决心不可逆转。2016年BP收购的5笔资产中3笔是天然气资产,2017年投产的7个油气项目中6个是大型天然气项目。

  低碳电力是“大能源”模式“两翼”之一。在BP、壳牌等公司看来,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未来将成为世界能源供应的主体。壳牌在全球各地有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项目,并投资北海风能项目。BP于2017年重回太阳能领域,并继续大力推进美国和荷兰的陆上风电。道达尔收购主要业务为风能、太阳能及水电的可再生能源公司EREN RE主要股份,力图成为全球领先的光伏公司。道达尔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新能源长期规划,计划到2035年可再生能源产品占比达到20%。

  布局出行领域是“大能源”模式前瞻性业务。出行领域已经超出能源生产,是石油公司最大的战略跨界。BP最为激进,2018年收购英国最大的电动汽车公司经营公共充电网络的子公司,与中国的蔚来资本签署建立在中国移动出行高端领域探索新机遇的长期合作关系,还对“超速充电”创业公司StoreDot进行风险投资。BP认为共享汽车将成为未来人们主要出行方式,并且大部分汽车使用新能源。壳牌同样紧盯未来交通。2017年壳牌投资了电动汽车充电站运营商New Motion,和欧洲Lonity公司达成合作协议,要在2019年前在欧洲高速公路建立80个充电站点。道达尔相对谨慎,仅收购了一家电池制造公司。总体而言,大石油公司在交通出行领域投入比例较小,处于摸索阶段。

  “大能源”发展模式没有摆脱石油色彩。无论是壳牌、道达尔还是BP,油气仍然是这些公司最为主要资产,公司业务围绕油气展开。壳牌实施大能源全套战略选择,意味并不放弃石油。壳牌最近加码了巴西盐下和美国墨西哥湾深水资产,在争夺必和必拓位于美国非常规资产时,以微弱的价格劣势惜败于BP,也显示了壳牌对石油的重视。道达尔在油价大幅下降以来积极寻求优质石油资产并购机会,斥巨资购买马士基石油、进入阿布扎比陆上油田等,体现了道达尔对石油业务的依赖。道达尔和其他石油公司一样,在努力寻求提高组合质量,拉低整体资产盈亏平衡成本。事实上,上游业务也是实施“大能源”模式公司最赚钱的业务,是大石油公司进行能源转型最主要的现金流保障。道达尔2017年上游调整后净经营利润达到60亿美元,贡献集团净利润的50%。石油公司的发展目前很难离开石油,只有在石油业务基础上,大石油公司才得以在新能源及出行领域施展拳脚。

  石油公司“大能源”模式面临种种挑战。当前转型公司最为倚重的LNG业务,尽管其消费需求持续看涨,全球庞大的LNG供应潜力使其有可能面临供应过剩局面。壳牌认为未来全球LNG需求增速是天然气的2倍,达到4%,按这个增速2025年全球LNG消费可能达到4亿吨。而全球LNG主要出口潜力国家美国、加拿大、俄罗斯、莫桑比克以及澳大利亚、巴新等国家都有大量LNG项目已经或者即将通过最终投资决定,预计未来两年新增天然气液化能力1.5亿吨, 2020年全球LNG出口能力达到4.5亿吨,将超过市场对LNG的需求。供应过剩将拉低LNG的价格,进而影响LNG的竞争力。当前全球大部分LNG长贸合同价格仍然和油价挂钩,而飘忽不定的油价也使得LNG的回报有很大不确定性。根据伍德麦肯锡的分析数据,当油价低于50美元/桶时,大部分LNG项目如巴新T3LNG、西非FLNG、俄罗斯北极第二套LNG及美国、莫桑比克等大型LNG项目都不具备经济性。只有当国际油价高于70美元/桶,大部分LNG项目才能满足投资标准。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业务回报不及石油。具有示范性的太阳能、风能项目投资收益率达到10%,而陆上常规石油能够达到15%,北美非常规的回报率更高。电力业务则是一种跨越,尽管是天然气业务的自然延伸,但是电力贸易对于石油公司而言仍然是全新领域,其盈利模式尚未建立。至于移动出行业务则是转型公司最大的战略跨界,目前处于非常早期阶段,盈利为时尚远。另外,“大能源”模式跨越不同业务领域,再加上体量庞大,这将对公司的管理能力、财务能力、短期效益与长远发展平衡能力等都形成巨大挑战。

  成长需要付出代价,“大能源”模式的发展不会是一帆风顺,但行业的进步需要有壳牌、道达尔等具有创新精神勇于探索的先行者。石油公司“大能源”模式符合能源发展趋势,这将是一个长期、渐进过程,需要壳牌、道达尔等能源转型公司保持战略定力并付出艰辛努力。(刘宁洁 组稿)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