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战略学者

冯保国

  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现有可交易的原油接近200个品种。

  中国原油期货是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最新成员。从当前看,国际原油市场的一体化趋势正在逐渐加强,特别是随着美国有望在2020年成为真正的原油净出口国,国际原油市场竞争将进一步加剧,产油国争夺出口市场的竞争将趋于白热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油价格基准将面临新的情况,是坚持现有的原油生产地价格基准模式,还是开启原油消费地价格模式,有待在竞争中明朗化。

  无论何种模式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或是两种模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并存,中国原油期货都必须将自身放在全球化的视野中,正视存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不断加以解决才能不断靠拢成为价格基准的目标。

  价格基准就像生活中的度量衡。就石油价格基准而言,是将某个原油品种作为基准原油,该基准原油的价格即为通常所谓的价格基准。价格基准提供了对其他原油品种,以及对原油衍生品金融资产、经营原油业务的公司进行估价的工具,可以更方便地将不同的原油品种或原油资产投资组合、石油公司的价值放在同一个价值体系中进行比较和衡量,为各种利益相关方进行决策提供了重要依据。

  国际油价基准有哪些

  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现有可交易的原油接近200个品种。由于原油的密度(经常用API度衡量)、含硫量和金属含量等基本品质指标不同,以及受产地、运输等条件的影响,导致其面临的供需关系不同,相应的交易价格存在差异。这些差异通常以与价格基准之间的升水或贴水反映。但是升水或贴水的幅度有可能随着供需关系的变化,而出现一定的波动,甚至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出现反转,即可能由升水变为贴水,也可能由贴水变为升水。升贴水的变化反映了该种原油的产地、生产者或运输条件等多方面的变化。目前,国际原油市场的主要价格基包括——

  Brent Blend

  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Brent Blend)。这是目前全球石油贸易广泛采用的价格基准,代表了轻质低硫高品质原油的市场价格。按照英国伦敦洲际交易所(ICE)公布的数据,2/3的国际石油贸易量使用布伦特价格作为价格基准。英国北海布伦特原油的API度38、含硫量0.45%,主要通过航洋运输送至全球用户。但是,随着北海布伦特原油的减产,普氏报价机构(Platts)加入了英国Forties原油(API度40.3、含硫量0.58%)和挪威生产的Oseberg、Ekofisk原油,2018年1月又加入了Troll原油,这使布伦特原油品质下降,出现了重质化。增加原油品种,使布伦特标原油的产量维持稳定,增加了市场流动性,可以满足标的原油实物交付需要,为其发挥价格基准作用奠定了良好基础。同时,洲际交易所将以上4种原油的价格指数(BFOE Index)确定为布伦特原油期货的交割结算价格。正是布伦特原油在减产过程中出现了标的原油交付困难,促使洲际交易所对布伦特原油期货采取了现金结算交割的方式,不实行实物交割。

  WTI

  WTI期货价格。在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上市交易的WTI原油期货是世界上最早的原油期货,期货合约标的原油API度38.7、含硫量0.24%,品质高于布伦特原油。WTI期货价格体现了轻质低硫优质原油的市场价格,2010年以前长期保持对布伦特的升水,曾经是最重要的国际原油价格基准。WTI标的原油基于管道运输,在期货合约中采取实物交割的方式,规定以美国石油管道聚集地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Cushing, Oklahoma)作为交割地,将WTI原油的市场限制在美国内陆。受到地域限制,WTI价格主要在北美地区原油贸易中采用,其价格基准作用渐渐被市场受众更为广泛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替代。页岩油革命后,美国原油产量快速增加,2018年达到1090万桶/日,超过俄罗斯和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其中页岩油产量超过70%。但是,受制于库欣地区原油储存设施能力不足,以及较为单一的管道原油流向,从2010年8月开始,传统上WTI原油价格与布伦特原油价格之间的升水转变为了贴水,且贴水幅度走宽,使其在国际原油市场上的价格基准作用渐趋弱化。

  Dubai/Oman

  迪拜/阿曼原油期货价格(Dubai/Oman)。迪拜原油API度31、含硫量2.13%。但是,在迪拜原油产量快速下降到10万桶/日后,使其面临实物交割的问题。为此,迪拜商品交易所(DME)从2007年开始加入阿曼原油作为交割油种,调整设立了迪拜/阿曼原油期货合约(AIP度33.34、含硫量1.04%),代表了中质含硫原油的市场价格。阿曼持续增加原油投资,产量迅速上升到了85万桶/日,增加了阿曼原油期货的流动性。目前,迪拜/阿曼原油期货价格在中东和亚太地区的原油贸易中作为价格基准使用,发展成了全球第三大价格基准。沙特阿美2018年10月开始,将其原油出口官价定价公式,改由迪拜/阿曼原油期货月均价格和普氏迪拜原油月均价格50:50确定。沙特在国际原油市场和欧佩克的重要地位将进一步提升迪拜/阿曼原油期货的价格基准作用。

  ASCI

  阿格斯含硫原油指数(Arugs Sour Crude Index, ASCI)。这是2009年由国际原油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发布的基于美国墨西哥湾生产的Mars、Poseidon和Southern Green Canyon的含硫原油价格指数。该指数抵消了美国原油的波动性,能够更加贴切地反映重质含硫原油需求快速增长的趋势。沙特已经对出口到美国沿海地区的原油采取了与该指数挂钩定价的方式。

  ORB

  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OPEC Reference Basket,ORB)。1987年欧佩克引入一揽子平均油价机制,将阿尔及利亚的撒哈拉混合原油、印尼的米那斯原油、尼日利亚的博尼轻质原油、沙特的阿拉伯轻质原油等7种原油平均价作为监控世界石油市场价格和市场稳定性的依据,并试图通过在欧佩克成员国实施原油产量配额并与该一揽子价格挂钩调整的方式将原油价格控制在一定的波动幅度之内,保持原油价格的基本稳定。2005年6月,欧佩克将参与定价的原油品种由7种扩大到11种,导致其原油品质变差,API度由34.6下降到32.7,含硫量由1.44%扩大到了1.77%。目前,卡塔尔2019年退出欧佩克后,一揽子原油包括13个成员国所生产的原油,按照产量和主要市场出口量为权重计算加权平均价格,代表了高含硫原油的价格,较布伦特和WTI存在一定程度的贴水。欧佩克虽然每日更新价格,但是随着原油期货市场的发展,欧佩克成员国出口原油定价已经与布伦特和WTI挂钩,一揽子原油价格已失去价格基准作用。

  EPSO

  东西伯利亚太平洋原油价格(East Siberian Pacific Crude Oil,EPSO)。这是随着俄罗斯在远东地区的太平洋原油管道建成投产而出现的一个新的基准原油品种,API度34、含硫量0.6%,较俄罗斯出口到欧洲的乌拉尔原油(Urals)轻,品质更好。目前在太平洋原油管道位于俄罗斯远东地区沿海的终端科兹米诺港交货,面向日本、韩国、中国和美国西海岸地区等市场出口,是俄罗斯正在强力打造的原油价格基准。由于该原油距离目标市场运距短,需求较旺盛,且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原油新建产能滞后,市场供应能力受限,导致其价格已经较布伦特出现一定程度的溢价。

  何以成为价格基准

  原油价格基准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在不断地变化之中。原油期货价格取代了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在实践中逐渐取代了WTI原油期货价格的重要地位,而随着国际原油密度变大、含硫量上升,阿格斯含硫原油指数和迪拜/阿曼原油期货价格的影响力渐趋形成。同时,受靠近出口市场因素的影响,ESPO有望成为远东地区原油市场的价格基准。综上,原油价格基准具有以下特征:

  1.充分客观地反映标的油种的市场供需状况

  这是价格基准作用得以充分发挥的根本所在。在当前国际原油市场具有重要价格基准作用的布伦特、WTI和迪拜/阿曼原油都遇到了产量变化影响其价格基准作用的事件。其中,布伦特和迪拜原油是因为原油减产导致供应能力不足,市场普遍担心难以顺利交货而对其价格产生上涨预期,使其价格显得不再那么公允,且容易被操控;WTI则是遇到了原油产量快速增长,而受到运输瓶颈的影响不能有效地扩大市场需求,最终出现了与布伦特之间的价格倒挂,不能充分反映其品质特性。面对这些市场供需失衡的矛盾,布伦特加入了三个新的原油品种,迪拜则加入了阿曼原油,改善了市场供需关系,增强了市场流动性,其价格基准的影响力随之稳定且保持扩大趋势;WTI则致力于改善库欣地区的原油储存和管道等基础设施,调整面向墨西哥湾地区的管道流向和输送能力,增强市场受众面,一度缩小了其与布伦特之间的价差。

  2.公开透明地反映标的油种的市场交易状况

  这是形成和保证价格基准作用的重要前提。欧佩克作为全球性的石油生产者垄断组织,试图以实施配额调整原油产量保持其制定的一揽子原油价格的稳定。这实质是利用石油产能以人为的方式对出口的原油进行定价的方式。欧佩克成员国之所以不得不放弃依赖于一揽子原油价格定价而按照出口目的地市场采取紧盯布伦特或WTI期货价格,就在于期货市场参与者众多,交易机制更加健全,是一种依靠买卖双方力量变化而进行自由市场竞争形成价格的方式,其达成的价格更加公开、透明,易于被交易者双方所理解和接受,任何一方都难以实施价格操纵。伴随着原油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做空和做多并存的双向交易机制,在为市场提供了充足流动性的同时,有效规避了市场剧烈波动的风险,为石油行业的广大投资者和参与者提供了原油价格风险管理工具。

  3.快速准确反映标的油种价格的潜在变化

  这是价格基准的灵魂,是使基准原油的价格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重要原因。一方面,布伦特、WTI和迪拜/阿曼作为期货市场的可交易品种,通过市场参与者的交易行为可以快速准确地对影响交易价格的市场供需关系、地缘政治环境、石油公司投资变化等市场因素做出反应,也可以对其标价结算货币的货币供应量、基准利率化等货币政策变化做出及早判断和反应,还可以对市场交易者对以上因素的综合分析判断后所形成的市场预期、交易者情绪等非市场因素做出反应,这使期货市场形成的价格更具有前瞻性。另一方面,阿格斯含硫原油指数的期货交易虽然不够活跃、流动性相对不足,但由于其代表了全球约40%以上的产能,以及在高油价环境下,炼油商拟通过加工品质较差、价格较低的重质高含硫原油以获取稳定的炼油毛利的发展变化趋势,使其影响力得以扩大,被更多的原油出口商所采用。这都使价格基准具有了被广泛接受的属性。

  WTI原油价格与布伦特、迪拜/阿曼原油价格的价差

  资料来源:2018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

  刘佳杰 制图

  中国是世界第三大原油期货交易市场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副总经理 陆丰

  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一周年,已成为仅次于WTI和布伦特的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交易市场。一年来,上海原油期货总体呈现交易平稳、结算流畅、交割顺利、检查严格、风控到位、舆论到位、功能初步显现的良好态势。

  如何理解中国是全世界第三大原油期货的交易市场?印度和俄罗斯现有原油期货交易量非常大,超过上海原油期货,但是他们都是10桶、100桶的迷你和约,是基于WTI或布伦特来结算的,没有现货支撑,不能理解为传统意义的定价市场。有一定定价基准能力的是WTI、布伦特和上海原油期货。

  上海原油期货今后还将面临系列挑战。

  其一,与之对应的中国原油现货市场处于发育初期阶段。国内,原油作为管制类商品,具备贸易资质的企业非常少,而国际上,原油是充分流动市场。原油不同于其他大宗商品,多数原油贸易采取点对点贸易,中间存储状态少,很难形成庞大的现货支撑市场。

  其二,如何让中国原油期货价格成为被亚洲市场接受的基准价?亚洲是全球最大的贸易流入地,是全球原油消费量最大的区域,也是最大的市场。欧美两个市场都不能准确反映亚洲地区原油贸易的价格关系,这个市场必须有自己的基准价。中国原油期货有助于形成亚洲地区的原油现货基准价,这个价格会跟欧美形成一种相互牵制、相互补充的市场关系。一年来的实践证明,原油期货基本上能够满足各类投资者的需求,现货贸易开始在逐步接纳上海原油期货作为基准价。

  

  原油定价中心可能随需求中心东移

  伍德麦肯兹亚太区原油、炼油和油品市场研究总监 Sushant Gupta

  原油需求中心向亚洲东移,定价中心可能随之东移。比如,相对于欧洲和美洲市场,沙特原油对亚太地区长期保持升水,目前沙特担心自己在亚洲市场的份额,愿意与亚洲消费者就升水谈判。西方交通需求达峰会比亚洲更早,欧美国家可能2021年达峰,而亚洲可能2040年都不会达峰,未来亚洲需求中心的作用会进一步凸显,中国的价格可能会成为亚洲的标志,甚至来自中东的原油也可能使用中国期货交易实现定价。

  目前,境外投资机构参与上海原油期货有限。WTI和布伦特是完全自由市场,虽然有时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当地监管机构并没有干预。中国原油期货价格想成为被亚洲市场所接受的基准价,想吸引更多境外投资机构参与,自由度要更高一些。

  

  原油市场波动大上游应多关注保值机会

  国投安信期货能源投研团队首席分析师 高明宇

  上海原油期货上市第一年,就已经在全球原油品种成交量中占比5%,这是一个可圈可点的成绩。2018年,上海原油期货成交量相当于国内原油消费量的近11倍,持仓量的近1.5倍,成为全球排名第三的原油期货和约,成交和持仓已经超过了DME的阿曼原油期货。

  目前原油市场波动较大,地缘风险被不断定价的过程中,我们反而要关注上游的保值机会。比如伊朗、委内瑞拉和沙特减产到不能再减时,肯定面临复产,这是上游企业一个比较好的保值机会。原油期货市场用得较多的套利的模式为跨期、跨市和跨品种套利。

  (来自3月22日中国能源周,刘柏汝采访)

  中国原油期货大事记

  2018年

  3月26日:上海原油期货正式上市交易

  6月20日:大连油库迎来首批期货原油入库

  6月26日:首批50万桶原油标准仓单生成

  7月3日:上海原油期货运行百日,交易量跻身全球前三

  8月31日:上海原油期货迎接首次实物交割

  9月7日:上海原油期货顺利完成首次原油实物交割

  2019年

  3月26日: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一周年

  (王馨悦整理 龙统亚制图)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